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323章 破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醫手遮香 - 第323章 破滅字體大小: A+
     

    張欣激動地道:“去把胡婆子弄來,我有話要問她!”雖然當初該問的已經問清楚了,但現在又不同,她必須再落實細究一遍才行,這關係到怎麼扳倒安怡,一擊致命。

    桂嬤嬤爲難地道:“天都黑了,牛四也跑了,沒那麼方便。這會兒出去,難免又要引得夫人和大爺不高興。多事之秋,奶奶還是忍忍吧,先養好了身子,還有什麼不能做的?”

    是啊,安怡這回打了她個措手不及,牛四也給田家逼得棄了住處不敢露面,這會兒真是不宜有大動靜,免得打草驚蛇,還該穩打穩紮,一步一步地來纔是。

    張欣害怕過後,冷靜下來,對着燈火呲着牙笑了起來,不怕知道,就怕不知道。安九,你來吧,你從前是我的手下敗將,這回也一定是!既然你是個孤魂野鬼,一定會有人能收了你!什麼太后、皇后、貴妃的,什麼謝滿棠、莫天安的,如果知道你是個孤魂野鬼,也一定會好好疼愛你的。甚至於田均,她很想看到田均知道安怡就是安九之後的表情。

    光是想到那場景,張欣就忍不住痛快地笑了起來。

    桂嬤嬤不知她爲何又突然笑了,只覺着背心裡涼幽幽的。忽聽張欣又道:“嬤嬤還記得當初我將要成親時請來作法改風水的那位龍虎山的玄一真人麼?”

    桂嬤嬤記憶尤深:“當然記得,那位道爺真是個有本事的。”那時候田家鬧得厲害,據說田均和其他下人總能聽到莫名其妙的聲響。依着其他人的意思,是要封了這個院子,另外建一座院子做張欣和田均的婚房,但張欣不肯,說是當初是活人時她尚且不怕,現在人死了她就更不怕。便請了這位道爺來作法,一切就都恢復了正常,再沒亂過。

    張欣笑道:“我如今又需要他了,你無論如何也要想辦法把他給請來。”

    桂嬤嬤忙應了,自去安排。

    陳知善從睡夢中醒過來,回想起昨夜那場溫柔旖旎的美夢,想起安怡永遠也不可能如夢中那般待他溫柔,再美的夢,終於也是要破滅的。越想越難受,忍不住哭出了聲。

    忽然,旁邊遞來一塊帶着濃香的紅絹帕,一隻雪白軟綿的藕臂探過來摟住他,一臉殘妝的女子笑得嫵媚極了:“小郎君不要哭麼,難道嫌棄奴家伺候得不好?”

    陳知善頓時眼淚都被嚇回去了,急匆匆抓起被子掩住前胸驚駭地道:“你是誰?你怎會在這裡?”

    喲,還是個害羞的。那女子先是一怔,隨即笑了起來,嬌滴滴地將帕子去擦他脣角上的胭脂:“小郎君,咱們可不興這樣的。您可以出了門拍拍屁股不認人,卻不可以還在牀上就翻臉不認人。這種事情,總是女子吃虧的,您要不想,我總不能強了您,看看這是什麼,您咬的牙印兒,您還問我是誰?”

    女子裸露的前胸上有幾排整齊的牙印。

    陳知善的臉頓時紅得滴血。原來,他夢中的一切都是真的,只不過那個人並不是夢裡的安怡,而是眼前的女子罷了。他只記得昨夜和田家的管事一起喝得酩酊大醉,其他的都想不起來,沒成想卻是這麼一回事。

    陳知善又是噁心,又是慌張,用力推開還想騎到他身上的粉頭,驚驚慌慌、做賊似地撈起扔得到處都是的衣物,不辨前後左右地套上了,不顧身後粉頭的挽留,猛地推開門走出去,頓時被滿眼明亮的日光刺得閉上了眼,然後滿眼的淚花。

    陳喜蹲在牆角畫圈圈,看到他出來就一臉不安地迎上去,聲音都比平日小了許多:“公子。”

    陳知善怒道:“你爲什麼不管着我?”任由他做下這樣不體面的事?

    陳喜漲紅了臉小聲囁嚅道:“小人,小人……”

    陳知善明白了,陳喜和他做了一樣的事兒,還怎麼怪陳喜呢,便怒氣衝衝地往前走:“什麼時辰了?沒和醫館裡說,只怕病人來了找不到人。”

    陳喜更加小聲:“已是未時(下午一點)了。”

    陳知善的臉頓時煞白,他居然荒唐了這麼久,當即鐵青着臉快步往前衝,陳喜不敢說話,埋着頭只管往後追。

    主僕二人衝到長生堂前,恰逢安怡也剛下馬車,師兄妹面對着面沉默片刻,安怡盈盈一禮:“師兄。”

    陳知善忍不住往後退了一大步,滿滿都是對自己的厭惡和對安怡的看不順眼和防備。她做下那樣的惡事,怎麼還能這樣若無其事地在這裡裝成滿懷慈悲,一心爲民的模樣?可是他又有什麼資格指責他?他也不過是個道貌岸然,一肚子男盜女娼的噁心東西罷了,不然也不會隨便喝了點酒,就和青樓女子胡鬧成那個樣子。

    安怡見他滿臉的防備,甚至於還帶了幾分厭惡,不由愕然,面上仍然帶了十二分的笑意:“師兄這是從哪裡來?”

    陳知善並不回答她,垂着眼急匆匆往前頭去了。

    蘭嫂皺眉道:“陳公子看上去有些不對勁。”

    安怡當然知道,陳知善衣裳皺巴巴的,領口殘留着胭脂印子,滿身的酒味和脂粉香味,頭髮也是亂七八糟的,她要是這樣都看不出他到底出了什麼事,這兩輩子就算是白活了。想起昨日其他坐堂大夫說的話,便吩咐蘭嫂:“去打聽一下,昨日是誰來請陳公子去看病的。”即便他已經與她生分,她也不能眼睜睜看着他誤入歧途。

    安怡埋頭忙了將近兩個時辰,診室裡的病人總算是都給她打發走了,洗手泡茶,走到窗前朝陳知善的診室看過去,只見那邊靜悄悄的,一個病人也看不見,不由奇怪起來,招手把欣欣叫過來:“你去廚房裡給我要盤糕點,順便看看陳大夫那邊怎麼樣了?”

    沒多少時候,欣欣端着糕點回來,道:“陳大夫沒在診室裡,診室的門關着呢,婢子問了一下,說是他不舒服,回房去歇着了。”

    安怡沉思片刻,坐下來翻看醫書。傍晚時分,蘭嫂來了:“婢子得了姑娘的吩咐,就回去尋了崔管事……”說到這裡有些憂慮:“陳公子和陳喜昨夜是在金香樓過的夜,請客的是田御史家一個小管事。”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天阿降臨皇叔寵妃悠著點至高學院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如意小郎君
    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黎明之劍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風流小農民後來偏偏喜歡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