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322章 暴露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322章 暴露字體大小: A+
     

    第三更哈

    陳知善頓時左右爲難,走吧,走不掉,留下來,又着實沒有臉面對張欣主僕,只能是憋紅了臉,許久才憋出一句來:“早知道她是這樣的人,當初我就不該救下她。就該任由她死在雪地裡,也就沒有了如今的禍害。”

    總算是說出點有用的東西來了!張欣立時興奮起來,神情越發楚楚:“這,這是怎麼回事?小陳大夫你可別因爲我的事情弄得師兄妹生分了啊。那叫我心裡怎麼過意得去?”

    陳知善只是沉痛地搖頭,本來就生分了,還談什麼師兄妹情分?他爲她飄零異鄉,有家不能回,她把他利用乾淨,就把他一腳蹬掉不聞不問,就連他那樣舍下臉去求她,她也不肯幫忙,反倒成全了一個不知從哪裡冒出來的混小子。

    他毫無保留地把一顆心捧到她面前,她卻視之爲塵土,不屑一顧。她百般討好着謝滿棠,百般奉承莫天安,甚至這樣不知廉恥地****人家的家庭裡去,勾引人家丈夫,殘害人家妻子,唯獨對他視而不見,不過就是因爲他無權無勢,不能給她帶來任何好處。

    早知道她是這樣的人,當初他就不該救下她,應該讓她自生自滅死在雪地裡,更不該和師父說情,收她爲徒。即便是最疼她的師父,若是知道她做下的這些好事,只怕也會爲她不恥吧?

    陳知善憤怒起來,憑什麼!憑什麼這世間盡是好人遭殃,壞人得志?憑什麼!安怡可以這樣地踐踏旁人的好意,可以這樣肆意的作惡,還過得這樣風光自在,心安理得?可是隱隱又有幾分不平,爲什麼她可以對任何一個人那樣,唯獨就是不肯對他稍許好一點?

    張欣見陳知善神情憤怒地不肯再往下說了,小聲道:“小陳大夫,你別生氣。我不是有意要瞞着你,也不是有意要說給你聽,想要挑唆你們兄妹不和。當初之所以瞞着你,是因爲只有安大夫知道解藥,她不肯給,我就想着你們是同門師兄妹,你一定知道,我怕說出來你護着師妹不肯幫忙,只好行此下策。若是早知道你和她不是一路人,我怎麼也不會瞞着你……”

    陳知善萬念俱灰,憤恨和嫉妒,酸楚與幻滅交織在一起,實在無心應付張欣,只想趕緊逃離開去:“師門不幸,出此惡徒,我一定會將此事告訴師父,給田大奶奶一個交代的。”

    “不敢,您快別,安大夫會生氣的。只求陳大夫替我說說情,她要什麼我都給,就是求她別讓我夫君休了我……”張欣給桂嬤嬤使了個眼色,示意桂嬤嬤下去安排,她自己則嗚嗚咽咽地哭着做戲,等陳知善走出門了,才累癱在牀上邊大口喘氣邊惡狠狠地想,只要能把安怡鬥翻,哪怕她去了半條命也在所不惜,安怡一定要死,一定要死得很慘纔好,不然怎麼對得起自己吃過的這些苦頭?

    陳知善渾渾噩噩地走出院門,迎頭遇到一個三十左右的美男子風度翩翩地走過來,想到能在田家亂走的男人一定身份不低,便下意識地讓到一旁行禮。

    那人停下來注視着他語氣不善地問道:“這是誰?”

    奉命送他出去的桂嬤嬤頓時噤若寒蟬:“回大爺的話,這是請來給奶奶看病的大夫。”

    那人收回目光,淡淡地應了一聲,問也不問張欣的身體,自顧自地走了。

    桂嬤嬤見人走遠了,才小聲道:“這是我們家大爺。”

    呵呵……陳知善忍不住地冷笑起來。看來安怡的愛好是一貫的,都是身居高位,風度翩翩,貌美能幹的男子。他這樣小門小戶,其貌不揚,唯一拿得出手的醫術也拼不過她,不得不依靠着她過日子的窮小子,她如何看得上眼?

    桂嬤嬤不動聲色地將陳知善引出去,再交給自己的乾兒子艾富。艾富生拉活扯地把陳知善主僕二人一起拉去了酒樓,先說是奉了張欣之命要請他們主僕吃酒答謝他們,又說是要拜託他們幫忙和安怡說情。不去就是不管張欣的死活,就是和安怡一樣的狠心。

    陳知善哪裡會是艾富的對手?加上心裡着實煩悶憂傷,實在不想回長生堂,也正想借酒澆愁,便跟了艾富去,不用艾富多勸,自己就把自己喝暈了,被艾富引着,又哭又鬧,把從前的事兒倒了個底朝天。

    桂嬤嬤興奮地湊在昏睡的張欣耳邊輕聲道:“奶奶,艾富來回話了。這小子辦事得力,差不多將安怡怎麼被救,怎麼被收徒,怎麼去青龍山發家,怎麼遇到謝滿棠的事情都問出來了……賤人真不要臉,原來是這樣廉不知恥地攀上謝滿棠的……”

    張欣聽着聽着,只覺得一股寒氣自腳底升起,順着四肢百骸爬上去,盤繞在背脊上盤旋不去,讓她骨縫生寒,驚恐難耐。

    安怡恰好是那一年的二月裡被陳知善給救下來的,安九也恰好是那一年的二月裡死去的。從那之後,安怡就變了個人……還恰恰去了青龍山,恰恰找上了胡三賴一家人,恰恰的胡三賴就此消失不見了,胡家就被燒了……入京後有武婆子梳頭,白老二的衣裙,那手漂亮的書法,那封蓋着安九印戳的神秘書信,還有那首熟悉的梅花引……

    從前想不通的許多事豁然被連接起來,串成了線。若不是還魂復生,又怎會有這樣的巧事?難怪她第一次見到安怡就覺得全身不舒服,難怪安怡從始至終能猜着她的心思,每次都能防患於未然,一步一步引她入彀……張欣裹緊被子,驚恐地看着忽明忽滅的燈火,顫着聲音道:“陳知善現在哪裡?”

    “現下陳知善和他那長隨都喝醉了躺在酒樓裡,艾富怕他們醒過來跑掉,就又請了兩個粉頭照顧他們,一準兒把他們伺候得舒舒坦坦的,指不定還能再問出些有用的來……”桂嬤嬤得意地給自己的乾兒子表着功,突然發現張欣的神色不對,忙停下來問道:“奶奶,您這是怎麼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諸天盡頭天阿降臨皇叔寵妃悠著點至高學院腹黑首領的甜心BOSS
    如意小郎君虧成首富從游戲開始黎明之劍天才相師:重生億萬小富風流小農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