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312章 好運氣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312章 好運氣字體大小: A+
     

    羅嬤嬤手腳發顫地站在同錦堂‘門’前。

    ‘私’底下請個大夫給田均看看不算什麼,可她真是不想知道這樣可怕的秘辛,不然日後若是有個風吹草動的,田家母子二人最先懷疑的就是她這個知情人。田夫人倒也罷了,田均卻恐怕容不下她了,只怕一瞧着她就會想起這件事來。

    但只是出面請個大夫……她若是不去做,田夫人只怕第一個就饒不過她。羅嬤嬤左思右想,拿定了主意,慢悠悠地走進去問夥計:“麥老大夫在麼?”

    夥計忙將她引去尋人,羅嬤嬤並不着急,等到診室裡沒有了其他人,才恭恭敬敬地上前去請麥老大夫出診。

    臨時包下來的普通小客棧,不是遇着知道根底的熟人,誰也料不到會在這裡碰見田家母子。田均有些嫌棄地盯着桌子上的油漬,伸手撈起茶碗又嫌棄地放回去,抱怨道:“母親到底想要做什麼?不就是看個病麼?非要‘弄’得這樣神秘。連個伺候的人都沒有,這種地方的茶點能吃麼?髒死了。”

    田夫人心‘亂’如麻地飛快轉動着手裡的佛珠串,聞言皺眉道:“你知道什麼?難不成你做了官,就不聽我的話了?”

    田均忙道:“好,好,我不說了。您說什麼就是什麼。”

    ‘門’外傳來一陣腳步聲,田夫人立刻就聽出是羅嬤嬤帶人來了,便神情緊張地站起身來,按住田均的肩頭,眼瞅着窗外低聲道:“稍後大夫問你什麼,你就答什麼,不要多問,不要多事。”

    田均好笑地道:“這是怎麼了?原來是給我看病的麼?我自己有病我都不知道,母親倒知道了?”

    田夫人不耐煩起來,紅了眼圈道:“你可是要不孝?”

    田均只得無奈地應了,心裡的疑問卻是越來越大。轉眼間,頭髮盡白、老態龍鍾的麥老大夫帶着‘藥’童走進來,略掃了一眼室內的情形,便繞過田夫人直奔田均而去。

    田均氣悶地任由他號了左脈又號右脈,看完舌苔又觀面‘色’。麥老大夫皺着眉頭默默坐了半晌,纔開口問道:“不知客人成親幾載,家中有妻妾幾人,每月****幾次?”

    田均聽到這裡,哪裡還能不明白是怎麼回事?他本來成親多年,連娶了兩房妻室,姬妾也不少,偏一男半‘女’也沒有,這些年風言風語也是聽了不少,哪裡經得住這樣的刺‘激’?腦子裡當即“轟”地一聲響,又羞又怒,赤紅了臉瞪着眼惡聲惡氣地道:“你看的什麼病?問這個做什麼?”

    田夫人心裡卻是隱隱猜到了幾分,只不過強撐着一口氣自欺欺人地想着,只要大夫還沒下定論,那就是外頭的人惡意中傷。見田均這樣的失態,忙起身按住田均,低聲勸道:“你閉嘴!忘記答應我的話了麼?”又和那老大夫賠禮:“您別和他一般見識。”

    麥老大夫不以爲忤,反過來勸田夫人:“夫人莫着急,老朽見得多了。這樣的病人,初始之際多半都是如此的,等到後來總會平心靜氣的。”

    田均越聽越惱火,擡手就要去推打麥老大夫,罵道:“老眼昏‘花’的老東西,你看的什麼病?爺爺是什麼樣的病人?滿嘴胡唚什麼?”

    本來就是悄悄來看病的,這要是‘弄’出點什麼事兒來,豈不是更要鬧得滿城風雨?田夫人大急,拼命攔住田均,又哭又罵:“你這個孽障,還不快住手?”

    麥老大夫卻是真沒說謊,這樣不能生育,或是生育裡極弱的男人他見得多了,多半都是暴躁不能容人,更聽不得見不得旁人提起半點的,不然就要發瘋打人。不管是斯文的讀書人也好,還是賣苦力的窮人也好,俱都一個模樣。

    因此見這母子二人鬧得不可開‘交’,並不過多糾纏,更不生氣,背起‘藥’箱就要走人:“二位也不用急,想清楚了,商量好了再來請老朽,老朽一準兒還來。”又勸田均:“客人還年輕,若是好生用‘藥’,鍼灸治療,說不定也能留下個一男半‘女’的好繼承香火。”

    “你說什麼?老狗才!你胡說什麼?爺爺自有兒子!”

    麥老先生一臉的驚訝:“什麼?”再盯着田均的臉仔細看了幾眼,不敢相信地道:“竟然有這樣的好運氣?”

    “什麼好運氣?你給爺說清楚!是誰收買了你,讓你來滿口噴糞?不許走,說清楚才準走!”田均一直緊繃着的那根弦突然間就崩斷了,面紅耳赤、暴跳如雷地要跳起去追打麥老大夫,哪裡管得田夫人是不是攔在中間。

    麥老大夫嘆口氣,帶着‘藥’童一溜煙的走了。田均還要去揪人,卻不防將田夫人給撞倒在地。聽到母親的慘叫聲,他才意猶未盡地停下來,血紅了眼睛先瞪走一直留在外頭看‘門’、聽到動靜探頭探腦看過來的羅嬤嬤,轉頭憤恨不平地怒視着田夫人道:“母親,你何故要這樣的氣我?難道我不是你的親生兒子?”

    田夫人被撞着了腰,疼得滿頭大汗,見他不肯來扶自己,只管質問自己,索‘性’坐在地上拿帕子掩着眼睛大哭起來:“我爲什麼要這樣的氣你?我還要問你爲什麼這樣的氣我?難道我不是你的親孃?”

    田均和她糾纏不清,氣得要叫羅嬤嬤:“你進來說說這都是怎麼回事,若說不清楚,你這就滾!”

    羅嬤嬤抖抖索索地走過來,哭喪着臉跪在地上只管磕頭不說話。田均看得心急,擡起腳就朝她踹過去,羅嬤嬤卻是又‘奸’又滑,驚恐之極地尖叫一聲就歪在地上,堪堪躲過去,苦苦哀求田夫人:“夫人救命,夫人救命!”

    田夫人無奈,只好叫她:“你還是去看着‘門’,不要讓人過來。”言罷拽着田均的袖子哭道:“你這個不爭氣的孽障,若不是你娶了那喪‘門’星進‘門’,也不會讓我被人這樣嘲笑,也不會讓田家這樣的丟臉,我沒臉出去見人了,你卻還什麼都不知道……”

    田均窩着一口惡氣,聽田夫人斷斷續續地把事情的經過說了個大概,不及聽完,便‘抽’出腰間佩戴的小刀要往外頭衝:“是哪個殺千刀的這樣惡毒地污衊我,我殺了他全家!”



    上一頁 ←    → 下一頁

    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嬈人公主(網王NP)一不小心潛了總裁重生之都市修仙嬌妻誘情
    至尊劍皇英雄聯盟之決勝巔峰民國諜影我只想安靜地打游戲家有庶夫套路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