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307章 相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307章 相處字體大小: A+
     

    每一句話都戳在田夫人的肺上,田夫人的臉色越發難看:“你起來,她懷着身子,脾氣難免怪些,這些日子你別往她跟前湊也就是了。”

    羅嬤嬤聽話地起了身,趁勢道:“大奶奶從前還好,最近的確是脾氣怪了些,聽說方寧寺有好符,好些孕婦都去求,求了都是平安順遂,不如去求求?”

    田夫人嘆口氣:“那就去試試吧。”家門不幸,攤上了這樣的兒媳婦,打不得罵不得,離不掉,還不是隻有盼着她平安順遂地把這胎生下來?不然真是要絕後了。

    羅嬤嬤小心伺候她歇下,回到自己的房裡,一掃剛纔的委屈模樣,同在門前蹲着撿石子兒玩的小丫頭道:“去告訴你們姨娘,很快就順遂了。”

    小丫頭才留了頭,仰起頭來還是一臉的天真,笑眯眯地道:“知道了。”言罷一溜煙地跑走了。

    羅嬤嬤眯着眼目送小丫頭走遠,微微冷笑起來。什麼東西,仗着自己是尚書府的小姐,便不把人當人看,不就是懷個孕麼?有什麼了不起的?連母雞都會下蛋哩,憑什麼就這樣的猖狂?別說外頭還有那樣可怕的流言,哪怕就是沒有,她也有辦法讓張欣日子不好過。

    安怡一覺睡到了天亮,醒來才發現變了天,外頭淅淅瀝瀝的雨聲砸在窗紙上,讓人無端就覺得身上寒涼了一層。到底是入了秋。

    這時候昌黎想必已經霜凍很重了吧?也不知道謝滿棠是否一切順利?安怡靠在牀頭上發了一會兒呆,才叫人進來伺候她起身吃早飯。她要趕早進宮,便不去打擾安老太等人,悄悄兒地讓人開了門,讓老焦趕着車送她入宮。

    因了黃淑妃的事兒,宮裡安靜得很,沒人敢在這個時候跳出來生事,都是閉門不出,能不露臉就不露臉。安怡先去看過六皇子,才又去了寧壽宮裡給鄭王妃送那兩箱子的東西。

    連太后在哄哭鬧的七公主,並不曾陪着鄭王妃。鄭王妃安靜地坐在廊下聽雨,聽見甘草說安怡來了,便漾起笑臉:“小安你來啦?這會兒雨還大,怎麼就不等雨歇了纔來?身上溼了麼?”

    安怡笑道:“有雨具呢,都幹着的。”待她將東西交割清楚,瞭然與陳院判也一起來了,三人一同給鄭王妃看過了眼睛,便要尋個地方一起商討治療方案。

    安怡本想趁早與瞭然和陳院判一同出宮,以便去赴田均的約。誰知鄭王妃和顏悅色地留她下來:“有些日子沒回家了,也不知家裡如何。小安你替我給樑豐帶幾句話去。”

    瞭然和陳院判只好先行告退,安怡恭敬地束手站在一旁,含笑道:“您說。我一定把話帶到。”

    鄭王妃隨意說了幾句,輕輕眨了眨沒有光澤、看上去又深又遠的眼睛,輕聲道:“小安大夫才從宮外回來,你們家又是昌黎來的,有沒有聽說阿蠻的消息?”

    難道謝滿棠就只給她寫了信,不曾給鄭王妃寫信?這樣也過分了些,安怡由不得有些心虛,就好像自己無意之中偷了別人的寶貝一樣。

    做母親的擔心兒子,總不能因爲怕鄭王妃生氣就不告訴她實情,安怡略一沉吟,甜甜笑道:“我也是聽樑總管隨意提了兩句,謝大人一切安好,路上還有閒情雅緻行獵呢。王妃也莫要擔憂,想必樑總管很快就會送進消息來了吧?”

    鄭王妃沉默不語,兩條秀眉反倒蹙了起來。

    安怡有些不安,卻不好再多說,便也安靜地陪在一旁。

    忽聽鄭王妃似是自言自語一般地道:“我得到的消息也是說他挺好的,但今日早間,我無意間聽說,他不見了。我昨夜裡做了個夢,起來就一直心驚肉跳的……我便想着,你才從宮外回來,見的人多,興許知道的要多些。”

    安怡的心猛地往下一沉,就好像一隻手突然之間狠狠攥住了她的心臟,疼得她喘不過氣來。很難想象,那麼可恨可愛的人突然就不見了。安怡用力掐緊掌心,拒絕相信這個消息,照舊笑容甜美、聲音堅定地道:“夢是反的,至於消息……外頭的傳言怎會有自家的消息更可信呢?冒昧的問一句,不知王妃是聽誰說的呢?”

    “無意中聽了一耳朵,沒看清是誰。”鄭王妃輕輕嘆了口氣,宮中的消息當不得真,卻也當得真。已經有人在懷疑謝滿棠不在京中,更不在府裡了,暴露總是遲早的事。當初謝滿棠走前曾和她說,冬天前一定會趕回來的,可這立刻就要中秋了。

    “興許只是試探罷了。”安怡和鄭王妃講起第一次見着謝滿棠時的情景:“謝大人無論做什麼,總是胸有成竹的,旁人想不到的事情他都能想得到,人又仗義又能幹……”

    女孩子的聲音甜美乾脆,不急不緩,彷彿一汪清甜甘冽的山泉,不知不覺就流進人的心裡去,讓人也跟着平靜起來。鄭王妃等安怡說完一個段落後,才微笑着道:“煩勞小安你陪我了,你不比我是閒人,先去忙吧。”

    安怡默默一禮便退了下去。

    鄭王妃聽着木屐敲擊在石板路上的清脆聲不急不緩、節奏分明地漸漸遠去,輕聲問一旁伺立的侍女甘草:“甘草,你覺得小安大夫是個什麼樣的人?”

    這是她第二次問甘草同樣的問題,甘草就算是再笨,也略略猜着了些,便微笑着道:“小安大夫是個很有耐心的人,還是個心軟的人。”

    鄭王妃搖頭:“不,她的確是個很有耐性的人,否則她難成名醫。卻不見得就真的心軟,不然她怎能如此年輕就走到這一步?”

    甘草道:“那大概是分人的吧。小安大夫是個聰明人。”能被國公爺看上的女子,怎會差到哪裡去?

    鄭王妃不再說話,默默想着心事。

    安怡快步出了宮門,先遣人去給陳院判等人送信,表示自己有事要晚一點到,隨即驅車直奔盤龍寺去。

    田均着了一身竹葉青的素錦長袍,手擎一把素淡的油紙傘,獨自站在盤龍寺的煙雨桂花裡,看着一步一步朝他走進的安怡笑了起來:“你來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後一個使徒逆天至尊帝國總裁霸道寵符皇毒妃戲邪王:馭獸大小姐
    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嬈人公主(網王NP)一不小心潛了總裁重生之都市修仙嬌妻誘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