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305章 猖狂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305章 猖狂字體大小: A+
     

    (⊙⊙b汗,忙暈頭了,又定時錯鳥,趕緊放出來,明天恢復雙更哈,謝謝大家的訂閱和推薦、留言、打賞和月票,愛你們)

    張欣抱着肚子坐在燈下看丫頭做小衣裳,雖然確定有孕還沒多久,卻已經足夠讓她歡喜不已。畢竟這一胎,她已經等了太久,中間受過的苦楚只有她才知道。

    羅嬤嬤帶着個小丫頭提了食盒進來,還沒開口就先堆了一臉的笑容:“給大‘奶’‘奶’請安。老奴奉了夫人之命,給大‘奶’‘奶’送補湯來。”目光落在張欣還很平坦的小腹上,喜氣洋洋地道:“夫人本來要親自過來看大‘奶’‘奶’,但因着之前在觀音大士面前許過願,這會兒好夢成真,便要忙着誦經還願了。”

    張欣頓時得意不已,總算是揚眉吐氣了。之前她與田夫人的關係已經僵硬得不得了,多虧懷上了這一胎,才讓田夫人的態度來了個一百八十度的大轉變,幾乎是有求必應,即便是田均,也是輕易不去惹她生氣,走到哪裡都是衆星捧月一般的,衆人都怕碰着她、氣着她。

    喝過了補湯,羅嬤嬤笑道:“說起來,這事兒真要感謝小安大夫,多虧她和夫人提了江西顛道人這一脈的本事……”

    話未說完,張欣已經翻了臉,冷哼道:“快別和我提那妖‘女’!”

    羅嬤嬤的笑頓時凝固在臉上。

    張欣想起張婕妤使人來罵自己的事,越說越生氣:“也不知道你們是不是都眼瞎了,那就是個沒安好心的掃把星……”轉過頭又諷刺羅嬤嬤:“嬤嬤的兒子病好些了吧?你倒是真的需要謝謝她,我就不必了。”

    桂嬤嬤適時勸了一聲:“‘奶’‘奶’快別爲那些沒眼‘色’的東西動氣。這時候什麼能有您肚子裡的小少爺更貴重的?”

    張欣就道:“你說得是,賤人就是賤人。”

    當着滿屋子的人,羅嬤嬤被這主僕二人一唱一和地嘲諷了個夠,又不好得反諷回去,便強撐着笑道:“‘奶’‘奶’您歇着,老奴出來得有些久了,只恐夫人那裡有事。”

    張欣從前吃她的惡氣太多,好不容易有了機會咬回去,又因心中還有被張婕妤痛罵、害安怡不成的惡氣淤着,正想找個人發泄,當然不肯放她走。便叫住她,皮笑‘肉’不笑地道:“不知怎麼,我最近總是腳疼,聽聞嬤嬤有一手好針線活兒,要煩勞嬤嬤幫忙做一做。”

    做奴僕的,給主子做雙鞋不算什麼,羅嬤嬤心中雖然有氣,卻也不好說什麼,便賠笑道:“承‘蒙’‘奶’‘奶’看得起,老奴一定‘精’心做來。煩勞哪位姐姐趁便把‘奶’‘奶’的鞋樣子拿來,老奴回去有了空就做。”

    丫頭們都知道張欣要收拾羅嬤嬤,便你推我,我推你,都說找不見鞋樣子了。桂嬤嬤作勢罵了丫頭們一頓,滿臉爲難地和羅嬤嬤道:“老姐姐,真是對不住了,待我給‘奶’‘奶’量了再給你送過來,只是我不擅針線,近年來又添了個眼‘花’的老‘毛’病……”

    羅嬤嬤已經知道今日之事難逃一辱,便道:“老奴這就給‘奶’‘奶’量吧。”言罷小意奉承,蹲跪下去準備褪掉張欣的鞋子好量尺寸,誰知手剛碰到張欣的鞋子,就聽張欣“呀”了一聲,接着張欣一腳蹬在她臉上,不痛不癢,卻足夠讓人羞憤‘欲’死。

    羅嬤嬤就勢一屁股坐在地上,氣得臉一陣白一陣青的,她好歹也伺候了田夫人半輩子,哪家的媳‘婦’敢這樣的不敬婆婆身邊的近人?這還只是懷個孕呢,真生下個兒子還不知能猖狂成什麼樣兒。

    這邊張欣已經急急忙忙地要站起來扶羅嬤嬤,裝腔作勢地道:“都是我的不是,我真不是有意的,我是,那什麼,不知怎麼的,腳突然‘抽’了一下,控制不住,嬤嬤快起來,讓人來給你瞧瞧,千萬別傷着哪裡,不然我可真是……”

    桂嬤嬤早把張欣一把按住了,急吼吼地道:“我的‘奶’‘奶’,您急什麼?不是還有下頭人在麼?大夫早說了,您得靜養。”又罵周圍的丫頭:“你們都眼瞎了?不知道‘奶’‘奶’身子重麼?怎麼就由着‘奶’‘奶’胡鬧?”

    羅嬤嬤抖着手自己爬起來,灰白着嘴‘脣’小聲道:“是老奴老了沒蹲穩,哪裡就是‘奶’‘奶’的錯了?”

    張欣就勢坐回去,眯着眼笑:“這樣我就放心了,別傳出去說我仗勢欺人,不敬婆婆身邊的老人,那可叫我活不成了。”

    明目張膽的欺負人。羅嬤嬤卻不敢吭氣,強撐着照舊給張欣把腳量了,退出去,才走到‘門’口就流了淚。

    桂嬤嬤聽小丫頭稟告了,便道:“‘奶’‘奶’,那姓羅的老虔婆哭着出去的,給人瞧見了還不知怎麼‘亂’傳呢。若是去夫人面前告了狀,還不知要怎麼鬧呢。”

    張欣滿肚子的惡氣總算散去了一大半,不屑地道:“她敢,這還只是個開始呢。”等過些日子,她再尋個錯處,直接把羅嬤嬤這個老東西打發出去,叫這老東西從前一直幫着田夫人收拾她,不趁這個機會動手,還要等到什麼時候?

    只要羅嬤嬤被趕走了,這滿府最得臉的人可不就是自己了?桂嬤嬤好生滿意,少不得在張欣面前曲意奉承。見張欣伸手去‘摸’靶鏡,便主動將那碧‘玉’膏拿過來:“‘奶’‘奶’是要用這個麼?”

    張欣有些猶豫:“也不知道這東西對胎兒有否影響?”

    這個問題桂嬤嬤答不上來,心裡卻知道張欣搽這個‘藥’膏是上了癮的,便道:“大概沒有吧?”

    張欣左思右想,還是強忍着放下了。放是放下了,卻總是覺着差了點什麼,一時覺着臉上的瘢痕顏‘色’又重了,一時覺着自己又黑了,突然間發現天‘色’已經黑透了,田均卻還沒回來,少不得要追問田均的去向:“大爺呢?怎麼還沒回來?有沒有讓人回來說過他有事或是去了哪裡?”

    桂嬤嬤忙道:“不曾。”

    那就是要回來的,張欣剛把心思放下,就見一個才留頭的小丫頭鬼鬼祟祟地在廊下晃了一晃,當即一推桂嬤嬤:“去瞧瞧。”

    桂嬤嬤趕緊追去,掐住了那丫頭一番揪打,回來道:“‘奶’‘奶’,是佟姨娘那邊的秀‘春’過來打探消息的。說是大爺今早說過晚上要去佟姨娘那裡,卻始終不見人來,便過來瞅瞅是怎麼回事。”

    這麼說,是意外了。張欣把臉一沉,冷聲道:“去,立即去找人。”



    上一頁 ←    → 下一頁

    總裁大人,放肆愛!妖孽奶爸在都市最後一個使徒逆天至尊帝國總裁霸道寵
    符皇毒妃戲邪王:馭獸大小姐穿越火線之一槍飆血嬈人公主(網王NP)一不小心潛了總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