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299章 嫉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299章 嫉妒字體大小: A+
     

    夕陽下的皇城金碧輝煌,高大巍峨。

    安怡走出宮門,直覺得身上突然間熱乎了許多,回家的心情變得很急迫,恨不得兩肋生翅,直奔家中。忽聽有人在旁喊道:“姑娘,姑娘!”

    安怡回頭,只見車伕老焦趕着家裡的車笑眯眯地等在一旁,另有幾個以往見過的護衛騎馬跟着,便迎上去笑道:“你們怎麼來了?”

    老焦憨厚地道:“有人通知家裡,說您今日要歸家,崔總管便安排俺們幾個一起來接您。可算是把您給等到了!”言罷殷勤地給安怡鋪了腳凳,請她上車:“蘭嫂本來也想來接您,但是俺們出來後,家裡人手就少了,崔總管不叫她來。”

    見着了熟悉的人,安怡的心情好極了:“家裡可好?”

    老焦笑得見牙不見眼的:“都好,都好。就是前幾日有幾個蟊賊夜裡騷擾了一下,都被師傅們給打跑了。俺們本來想把他們捉了送官的,崔總管不讓,說是窮寇莫追,看好家裡就夠了。”

    她在宮中不安生,家裡也不安生?不是說都好的?安怡大皺眉頭:“怎麼個騷擾法兒?”

    老焦有些擔憂地看了她一眼,低聲道:“叫人用狗血潑了門,還把死貓死狗隔着牆壁扔院子裡頭了。崔總管不讓給老太太和太太她們知道。”

    安怡鬆了口氣:“對,沒必要讓她們知道。”

    老焦有些難爲情地在袖子裡掏了又掏,好像想拿什麼東西出來,卻又始終沒拿出來。

    安怡皺眉道:“你到底要做什麼?磨磨蹭蹭的,還是個男人麼?”

    老焦做賊似地從袖中掏出一封信,飛快塞在她手裡,又飛快地坐到前頭去,甕聲甕氣地道:“姑娘您坐好了,小的要趕車啦!”生怕安怡攔着不叫他趕車似的,飛快地抽了馬兒一鞭子,馬車迅速啓動起來。

    安怡給他晃得往前一傾,隨即穩住了,將信拿了細看,這才明白老焦爲什麼這樣賊兮兮的。原來是謝滿棠寫來的信,老焦這是生怕她怪罪他是臥底呢。

    安怡一笑,迫不及待地將信抽了看,謝妖人洋洋灑灑地寫了三大篇,說的話既狂妄又肉麻,什麼他路過一座大山,發現裡頭的珍禽猛獸很多,於是一時興起,整夜行獵,射殺無數小獸,還打了一隻大老虎,嚇走了一隻小老虎啊,什麼他路上遇到個貌美的姑娘,死皮賴臉的倒貼嫁妝也要嫁給他啊,然後他很堅貞不屈,對那姑娘不屑一顧。這一切都是因爲有了她,最後的末尾是,有沒有不要臉的小白臉想和她搭訕?並且很認真地建議,如果有,她應該吐那小白臉一臉的唾沫纔對。

    安怡無語了,誰能猜得着謝妖人冷傲拽狂的外表下居然藏着一顆話嘮的心?如果不是她認得他的字跡,只怕怎麼也不敢相信這樣一封信居然會是他寫的吧?阿蠻,阿蠻,想到等他歸京後,她當着他的面叫上這麼一聲,他所會有的窘迫之態,她忍不住笑了起來。

    “你笑得好開心,這是遇着什麼好事兒了呢?”風將車簾吹了起來,莫天安那張宜喜宜嗔的俊俏臉蛋在車窗外頭笑得無比燦爛討好。

    安怡飛快地將信收入袖中,捋捋頭髮,轉頭看着莫天安道:“真是巧啊。”

    莫天安騎在馬上,彎下腰來,探着頭愁兮兮地道:“可不是麼?如今我也只有寄希望於運氣好了,不然只怕這輩子都不能見着你了吧?”

    安怡眨眨眼:“怎麼會?你可是永生堂的東家呢。”

    莫天安似笑非笑地道:“小安你何曾將我和永生堂放在眼裡?或許,從前是看重的,現在麼……”說到這裡就不說了。

    安怡正色道:“你錯了,我從前看重,現在也看重,將來也還會看重。那是我立足的根本,不會因爲別的什麼而改變。”哪怕她就是嫁了謝滿棠,做了棠國公夫人,她也不會把一切希望都寄託依附在謝滿棠的身上。

    “你能這樣想就好。”莫天安沉默片刻,轉頭朝她莞爾一笑:“你還好?”

    他的笑容真誠乾淨,完全不同於莫貴妃蜻蜓點水似的假笑。想到了然說過的那些話,安怡相信她這次在宮中遇險,一定也有他所出的一分力。於是心中一暖,也回了他一個真心實意的笑容:“我很好,多謝你。”

    莫天安佯作驚訝:“謝我什麼?”

    有些事兒是不能拿到明面上說的,安怡跟着他裝糊塗:“謝你那麼痛快地送了然入宮啊,多虧有了他,我才能這麼快好起來。”

    莫天安低聲咕噥了一句,安怡沒聽清:“什麼?”

    莫天安朝她一笑,沒正經地道:“我說你是個沒良心的那,居然這樣踐踏我的一片真心!我那樣的牽掛你,爲了你日夜擔驚受怕,想盡了辦法,磨破了嘴皮,你卻說只要我做你的東家!”

    安怡相信他的話,她倔強地不肯順從莫貴妃的意,順水推舟地讓六皇子瘸腿,想必莫氏是很憤怒的,那張莫名出現在龍眼包子裡的警告紙條,莫貴妃的警告與試探,都說明莫氏很不高興,但最終她也沒發生其他什麼危險,這中間,應該是有莫天安的一分努力的。

    安怡忍不住又對他多了幾分說不清道不明的愧疚之意。

    莫天安看明白了,卻不想接受這樣的憐惜,當即道:“要是旁人這麼無情地對我,我一定把她綁入府中,狠狠地折磨!你懂得的吧,狠狠地折磨!”

    他一臉壞笑地看着安怡,笑得肆無忌憚。引得老焦等人怒目而視。

    “你快滾吧!”安怡剛生出的那份愧疚頓時蕩然無存,用力將車簾子拉攏。莫天安將簾子猛然拉開,看着她無比認真地道:“真想叫姓謝的妖怪永遠也回不來!”

    安怡大怒:“就算是你不說出來,我也知道你不是個好人。你又何必……”

    “因爲我嫉妒了,嫉妒了就會發瘋,何況我本就不是一個好人。難道你還指望一個壞傢伙有顆良善的心啊?小安你傻了吧。”莫天安哈哈一笑,揚長而去,寬大的袍子被秋風吹得飄揚如雲。

    “這人怎麼這樣呢?”老焦憤恨不平,恨不得用眼神將莫天安的背影射幾個窟窿出來。

    安怡頭疼地扶着額頭,忍不住地煩躁起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冒牌天王黑凰后重生之妖孽人生海賊之國王之上這號有毒
    末世生存大師總裁大人,放肆愛!妖孽奶爸在都市最後一個使徒逆天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