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283章 相爭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283章 相爭字體大小: A+
     

    “黃小將軍好大的口氣,果然家學淵源。”謝滿棠微笑着,慢吞吞地整理着被血污了的玄‘色’長袍,狀似不經意地道:“你穿得這樣潔淨的來找我一搏生死,我本該同樣以禮相待,如此才能顯得鄭重。怎奈一夜奔襲,血染長衫,途中不便,只能失禮了。”

    黃昭焉能聽不出他同樣也是在炫耀?只不過這炫耀威懾的功力比自己更高一籌,做得更虛僞更假派。這就是京城中的皇族世家們最擅長的,什麼都要裝得雲淡風輕的,彷彿不如此就顯得掉份兒似的。

    對於這樣虛假的作派,黃昭深以爲恥,不屑道:“不用擠兌我,你不就是想說你忙了一夜,我卻在此以逸待勞,勝之不武麼?你放心,小爺要贏就要贏得你心服口服!”言罷利落地自馬上一縱而下,提着流星錘仰頭朝着謝滿棠道:“我倆換馬!這樣夠公平吧!”

    謝滿棠並不如黃昭所想那般,會趁勢以那匹他用着不順手且疲乏不堪的馬去換白馬,而是穩穩地高踞於馬背之上,淡淡笑着:“黃小將軍單槍匹馬而來,又要與我換馬,好像是很公平了。但我想,若我有趁手的武器,若我不是長途奔襲,是不是會更公平?所以咱們也就不談公平了罷。”

    柳七從山上疾奔而下,大聲道:“公平個屁!黃昭小兒,你敢騎老子的馬麼?老子肯定等你騎上就嘬個唿哨,讓它把你顛個七暈八素!你騎不騎?”

    黃昭氣得大怒,戳指罵道:“不識好歹!若非我堅持,此刻等待你們的便是檑木滾石,你們還能站在這裡與我嗦麼?”

    謝滿棠與他行了個禮:“多謝黃小將軍手下留情,果然夠公平了。本是七道關卡,但令兄定然知道你單槍匹馬而來,勝不過我,所以一定又在前頭多設了一道關卡。”

    黃昭的臉‘色’難看起來,想起來時二哥不放心的幾次叮囑,由不得相信若是謝滿棠勝過自己,前方就一定還有一個巨大的陷阱等着謝滿棠。勝之不武,但若是就此放過謝滿棠,他心裡卻滿滿都是不甘和不肯。遂道:“你千方百計陷害忠良,我黃氏與你勢不兩立,我已算是手下留情。你換不換馬?不換就上!今日我必然要取了你命!”

    謝滿棠不依不饒地反問道:“黃氏的屁股既然如此乾淨,何故如此害怕我過去?還有你,忠勇正義公平的黃小將軍,你的腦子是用來做什麼的?”

    黃昭恍若未聞,一磕馬腹,兇猛地迎上前去。

    “黃昭,你並非是不知道,不過是不想承認罷了!閉目塞聽,難道就可以當作事情沒有發生嗎?好個孝子賢孫!黃昭!你知道你的父兄屠殺邊境村民,冒領軍功嗎?黃昭!你知道你的父兄剋扣軍餉,中飽‘私’囊嗎?黃昭!你知道你的父兄勾結,只爲了一己之‘私’,長保家族興盛不衰嗎?”謝滿棠哈哈大笑着迎頭趕上,並不懼怕黃昭手中舞得呼呼作響的流星錘。

    兩人一來一去打了幾個回合,一時半會竟然難分勝負。柳七很快就看出名堂,黃昭的流星錘既重且長,必須保持一定的距離才能發揮所長,且這個兵器最是消耗體力,謝滿棠只需與他拉近距離,輕靈柔滑,便可鬥個旗鼓相當。這樣下去,遲早黃昭會扔了流星錘,改換其他兵器與謝滿棠相爭。

    而前方雖還有埋伏,但也有援兵會來接應,只要黃氏還不曾公開反叛,便不敢與軍隊和地方硬抗。只要拖到那個時候,這次危機便可迎刃而解了。

    柳七那顆一直高高掛着的心便放了大半,轉而含笑與衆人看起了熱鬧,不怕死地與衆人商量:“賭一把吧,我買大哥贏,五十兩銀子。”衆人哈哈大笑着,七嘴八舌地反對:“你這個不對,我們都想賣大哥贏,沒有輸家還賭什麼賭?應該買大哥能砍這小子幾刀纔對。”

    柳七從善如流:“我買七刀。”

    衆人笑問理由,說得好不熱鬧。那邊黃昭充耳不聞,只一心想要把謝滿棠擊落於馬下,再將那顆漂亮得不像話的頭顱砸成齏粉,彷彿這樣,他就可以把謝滿棠剛纔說的那些話全部都忘掉,就可以證明謝滿棠說的全部都是假話一樣。

    一枝焰火自前方飈入空中,爆炸開來,開出一朵絢麗的大紅‘色’菊‘花’。救兵來了!柳七大喜過望,鼓譟着大聲道:“大哥!前頭的逆賊已被盡數斬殺!你得趕緊的啊,別讓兄弟們失望!”

    黃昭的心一顫,忍不住地擡眼看向天空,這不是自家的信號,等在那裡的二哥專長的只是計策謀劃,而非是武力,如果敗了,那麼二哥一定凶多吉少……

    “嗆啷”一聲脆響,黃昭只覺得手中一輕,有什麼飛了出去,撞擊在石壁上,發出一聲沉悶的巨響之後,再伴隨着飛濺的碎石一併砸落下來。

    他的流星錘是上佳的‘精’鋼‘精’心打造而成的,鏈鎖粗且堅固,若無極快的刀速與寶物極的鋒利寶刀,休想砍動半分……黃昭不敢相信地看看掌中只剩了一半的流星錘,再看看謝滿棠掌中的刀,確認這種事情真的發生了。

    謝滿棠擁馬立在安全的地方,低頭仔細打量着掌中的刀,緩緩道:“我這把寶刀乃是聖上所賜,本是當年太祖開國所用之物,吹髮即斷,堅韌無雙。黃小將軍的流星錘死在它手裡,其實也是一種榮幸。”

    謝滿棠說完,翻身下馬,動作優雅地將外頭穿着的玄‘色’袍子輕輕脫去,‘露’出裡頭‘精’工細作的硃紅‘色’薄緞裡衫,執刀而立,言笑晏晏,說不盡的璀璨奪目:“我不佔黃小將軍的便宜,你下馬我們拼刀吧。”

    黃昭記掛着兄長的安危,無心戀戰,目光沉沉地最後看了眼紅衫燦爛的謝滿棠,撥馬便走。

    “把人留下!”柳七要追,謝滿棠一把抓住他,吃力地搖頭,嘔出一口鮮血,跌坐在地苦笑着道:“果然神勇無敵,他與黃氏其他不同,應該死在擊退人的戰場上,而不是死在我們手裡。此其一。其二,大家都累狠了,不要再做無謂的傷亡。從今日起,隱匿蹤跡,再不要讓他們找到我們。不能壞了聖上下的大棋。”



    上一頁 ←    → 下一頁

    君九齡總裁爹地惹不起絕世飛刀韶光慢重生之狂暴火法
    桃運神戒金色綠茵吾為元始大天尊邪王欺正妃我的大姐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