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265章 錦上添花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265章 錦上添花字體大小: A+
     

    莫天安意味深長地看了一眼信以爲真的薛氏,道:“醫館裡幾個老病人該複診換方子了,問你什麼時候可以重回醫館?再有,藥鋪裡有幾品藥告急,也要等你去配。可你好不容易纔與家人團聚……罷了,就讓他們等等吧,反正一時半會兒的死不了人。”

    不等安怡出聲,薛氏就道:“趕緊去吧,我和你弟弟都在家裡,你什麼時候來都在。”

    狡詐的安怡居然有這樣老實的母親,莫天安差點沒笑出聲來,對着薛氏好一通吹捧:“安太太真是深明大義,菩薩心腸,難怪得會有安大夫這樣急公好義的女兒……”

    薛氏就沒遇着過把好話說得這樣流利的翩翩貴公子,少不得有些臉熱,忙着催安怡出門:“趕緊去吧,別誤了入宮的時辰。”

    莫天安得意洋洋地往前頭走着,將扇子搖了又搖,瞅着安怡笑:“小安,你說奇不奇怪,我覺得你從前就挺好看的,現在添了這道疤就更是錦上添花了。這滿京城的女子,可沒一個有你這般特別。我跟你說,要是你好不了了,又沒有人看出你這份特別,你就來找我吧!”

    安怡差點被口水嗆着,用力咳了幾下,直視着前方道:“你剛纔來時巷子裡圍着的人可散了?”

    莫天安所有的笑意頓時在眼眸深處化作一朵煙花,轉眼便消散無影,眯了眼懶洋洋地道:“小安,你真不可愛。你就不會做點讓我高興的事?譬如說,你被我誇得嬌羞不已,追着我打罵,說我討厭。再不濟也罵我一聲不懷好意的登徒子。”

    安怡詫異道:“嬌羞是什麼啊?我爲什麼要罵你?”

    有人是天生不解風情,但終有一日會開竅;有人是已經解了風情,卻要故意裝作不懂風情,如此便是銅牆鐵壁,不可攻破。莫天安盯着安怡看了片刻,朝她笑笑,轉身快步向前,風將他月白色的絲袍吹得狂舞如雲,彷彿下一刻便要將他捲上天空,再不可歸。

    甄貴看得一陣心疼,幽怨地瞅着安怡控訴:“小安大夫,做人不能這樣沒良心的。我們公子聽說您在宮裡出了事,急得不得了,連忙求了貴妃娘娘幫忙,又是給您送藥,又是託人看顧您。才聽說您回了家,就急巴巴地趕上門來看,您……”

    安怡誠懇地道:“真是多謝你們公子看顧了,可我真是不知道怎麼才能讓他高興啊。不然,甄總管您提點我一二?”

    甄貴臉皮沒她厚,沒辦法把莫天安的心思隨便說出口,只得悶不做聲。

    安怡成功地堵住了甄貴的嘴,就又慢悠悠地跟在莫天安後頭走。

    莫天安突然站住了,回眸笑道:“你不是問我方纔來時巷子裡怎麼樣了?我現在告訴你,我來時,恰好瞧見一個老婦人當頭撞死在謝滿棠面前,一個年輕婦人要與他拼命,順天府的衙役不等謝滿棠吩咐就把苦主一家人鎖走了。接着不知從哪裡出來一羣人,頃刻間就把巷道里打掃得乾乾淨淨,了無痕跡,哪怕是包公再世,只怕也沒法兒還原當時的真相了。人家都說,謝大人好威風,好手段。咱們一向備受姑娘喜愛的美男子棠棣公子,很是捱了些牛糞馬糞蛋子呢。”

    安怡不由擰緊了眉頭。對方真是太狠了,順天府查案也是要查勘現場的,現場被清洗破壞乾淨,大衆不會想到是其他人做的,只會下意識地認爲是謝滿棠理虧,故意破壞現場以脫責,同時又顯得謝滿棠驕橫霸道到了無以復加的地步。

    這樣下去,只要有心人稍許煽動一二,就要激起民憤。哪怕是謝滿棠將計就計,哪怕是皇帝心裡有數,也會被逼得狼狽不堪,必須給出一個讓人心服口服的交代。那麼,謝滿棠勢必要吃啞巴虧。這也就罷了,就怕對方還有厲害的殺招在後頭。

    莫天安把她的神情盡數看在眼裡,道:“你只想着他會吃虧,怎地就沒想到你若是牽扯進這樁事裡去,下場會如何?”

    安怡滿不在乎:“不就是聲名狼藉麼?”不知何故,她半點都不擔心,因爲她相信謝滿棠一定不會讓她被波及,一定不會讓她的聲名因此有半點損耗。

    “你似是並不擔心?”莫天安說不出心中的滋味,果然是隻要在乎了就再也做不到瀟灑自如嗎?

    安怡反問:“我爲什麼要擔心?”

    “是啊,你何必要擔心?只要好好兒地做你小安大夫就好。我呢,就安安心心地做我的莫五公子,永生堂東家。”莫天安哈哈大笑着朝她擠擠眼:“至於謝滿棠,管他去死!”彷彿這樣就可以出了滿腔的怨氣,高高興興地繼續往前走:“走吧,你坐我的車,我騎馬送你回宮。我可不想讓我的搖錢樹出事。”

    巷道里果然早就恢復了平靜,青石路面被沖洗得閃閃發亮,所有的人和物,以及聲音全都消失乾淨,彷彿從來就沒有發生過驚心動魄的那一幕,唯有空氣裡還瀰漫着淡淡的血腥味兒。

    莫天安笑嘻嘻地貼在車窗前道:“小安,你聞到血腥味兒沒有?”

    安怡道:“聞到了。”

    莫天安道:“我也聞到了。”言罷笑得一片燦爛,微閉了眼仰頭朝着皇城的方向聳鼻子:“但我聞到的這血腥味兒不是從這裡散發出來的,而是從那邊散發出來的。”不等安怡回答,自顧自地道:“你可真是紅啊,這幾****不在醫館,不知有多少人上門來問呢。又有件事,太醫院朱院使收了徒兒,跑到我們醫館裡去尋你,說要謝謝你向朱院使推介了他,他才能得以拜入朱院使門下。你不在,他便和醫館裡的大夫們挨着說了一遍你的好話。”

    安怡的心沉了下來,她何曾認識什麼朱院使的徒弟?再想起之前陳知善來求她的那件事,已經隱隱有數了,少不得問道:“想必在我師兄那裡留得更久吧?”

    莫天安搖頭:“只說了一句話,你師兄有些孤僻,和醫館裡的其他人處不好。”又笑:“這回他可難受了,所有人都去問他這樣好的機會怎不求你,倒便宜了其他人?”



    上一頁 ←    → 下一頁

    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
    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超級全能系統妖斬三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