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264章 謙遜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264章 謙遜字體大小: A+
     

    薛氏委屈又尷尬,忍不住小聲抱怨:“不是說病重得很麼?怎地還是這樣厲害?你劉家叔父昨日過來,她奄奄一息的和人家說,她病得快要死了,從前有什麼對不住的,讓你人家別和她計較了。倒引得你劉家叔父夫妻倆落了幾滴淚,口口聲聲都說絕對不會記仇,多虧她早年看顧纔會有今日。人一走,她就精神起來,開始挑剔我。”

    老奸巨猾的老太太,本分懦弱的薛氏,安怡覺得這情景又熟悉又親切,早年她剛到安家時只會覺得煩,現在卻是另一番感受。這大概就是真正把對方看成了親人的緣故吧?

    說話間,母子三人一道進了安老太的屋子,一家人簡單地說了幾句話,安老太就攆安怡:“有聖上特派來的太醫調養着,我不要你擔心!你臉色這麼難看,想必是累狠了,趁天色還早,回房裡去梳洗梳洗,換身衣裳吧。”

    安怡本要說不累,轉眼瞧見自己湖藍色的裙襬上隱隱透着幾點猩紅,像是剛纔謝滿棠斬殺瘋牛時濺上的牛血,便順勢起身回房收拾。

    纔剛收拾好,崔如卿就來回話:“前頭的事兒還沒鬧騰完,越鬧越大了,半條巷子都被堵死了,有婦人披麻戴孝牽着兩個孩兒來撫屍痛哭,拉着謝大人不放手。”

    縱然知道謝妖人並不會吃太大的虧,安怡還是忍不住擔憂:“多事之秋,我不在家,家裡的老小就都託付給先生了。日後不拘是老太太還是太太、或是小公子,都要儘量減少出門,讓焦大趕車,再多帶幾個得力的人。”

    崔如卿慚愧道:“今日之事再不會發生……”

    安怡笑着止住他:“不怪先生,有些事情就連我也沒想到,先生又怎會未卜先知呢?”有崔如卿盯着,防範嚴密一點,再有謝滿棠私底下安排的人手看着,如果這樣都不行,那也是沒有辦法的事了。

    崔如卿見她態度真誠,就又精神了幾分:“姑娘外頭的其他事情有謝大人操心,我幫不上忙。我就只管看好家裡,再盯好那邊。”話鋒一轉,提起了和桂嬤嬤私下會面的那個胖男人:“也不知是個什麼來路,防範得太嚴了,幾次想趁空劫他,都給他躲了開去。若是謝大人那裡方便,是不是請他幫幫忙?”

    “不,謝大人太忙了,這種小事不必煩勞他。”安怡斷然否定,她從前請柳七和謝滿棠幫忙去查張欣和田家,以及牛四的事情,那是沒有辦法的苦。現在既然她有了人手,當然就不想再拿這種事去煩勞謝滿棠等人,頂好就是她自己處置乾淨了,免得多生是非。

    崔如卿也就不再多話,辭了出去。

    安怡又去看安老太等人,才說了幾句話的功夫,蘭嫂就又來傳話:“莫五公子聽說姑娘回家來了,太太和小公子也是遠道而來,裝了一車禮品上門來賀呢。”

    安怡不由頭疼起來,豪門貴公子又來顯富了,也不知莫天安和謝滿棠二人在巷道里相遇時是個什麼情形。雖然沒有心思應付,卻沒有把上門的客人趕出去的道理,便道:“請進來吧。”

    安老太不屑,薛氏則是豎起耳朵,一臉的興趣:“哪位莫五公子啊?我記不得咱們家有姓莫的親戚。”

    安老太搶白她:“你倒是想呢,人家是貴妃娘娘的親弟弟。”

    薛氏頓時收了笑容,嚴厲地看向安怡:“看病也就罷了,既然不是,我又在家,就沒有讓未出閣的大姑娘單獨會見男客的道理,更沒有請進內宅的。把人請去正堂裡,我去接待。”言罷理理衣裙,端莊地走了出去。

    安怡無奈地跟在後頭解釋她和莫天安的關係很純潔:“他之前是我的病人,後來他開了個長生堂,就邀請我去坐堂,也有分紅。”

    薛氏不搭理她,快步趕到前頭,端嚴地看向含笑朝她殷勤行禮的莫天安,淡淡一禮,道:“多謝莫公子上門探望我們老太太,您身份尊貴,本該由我們老爺接待您,怎奈我們老爺不在家,我們老太太又昏睡着,怕過了病氣給貴人,只好委屈您在正堂裡喝茶了。”

    莫天安笑容一滯,再擡起頭來就跟變了個人似的,站得又直又端正,神態十分和藹認真:“安太太您太過客氣了。老太太病着,您和令公子又是遠道而來,原不該上門相擾,只是安大夫難得從宮中出來,醫館裡有急事必須尋她商量。再有就是,安大人不在家,府上一門婦孺多有不便,便顏來瞧是否有需要幫忙的地方?”

    他如此謙遜有禮,人又長得斯文好看,出身還很高貴,倒叫薛氏端不起架子來,只覺得再對這樣的人使臉色就是失禮不知分寸。可要叫薛氏就此轉變態度,對他百般熱情,薛氏也是做不到的,便也客客氣氣地對待他:“您請上座。多謝您想得這樣的周到,我家大人雖然不在家中,但我家本來也是京城人士,京中親戚朋友良多,都幫得上忙,老太太的病也有聖上遣來的太醫瞧着,暫時沒有能麻煩您的地方。您帶來的禮物實在太貴重了,我們受之有愧,實不好意思收下。您若是有事要找我們安怡,就請便吧。”

    薛氏說完,自顧自地在主位上坐了,端坐如一尊佛像,把場子鎮得穩穩的,絲毫沒有要避開行方便的意思。

    莫天安的笑容就有些勉強了。他本來是聽說了安怡在宮中的遭遇,又聽說薛氏等人來了,就想看看安怡,再刷刷好感度,誰知薛氏竟是這樣一個刻板規矩的人。

    安怡見他吃癟,原本鬱悶的心情一下子好了起來,故意道:“請問五公子尋我有什麼事呢?醫館裡怎麼了?”

    莫天安似笑非笑地瞅着安怡的臉道:“醫館裡的事情暫且不說,咱們先說說你臉上的傷。我聽貴妃娘娘說,你這傷口還是去給淑妃娘娘看病時……”

    安怡趕緊擠出一個笑容,截斷他的話:“是啊,宮人催得太厲害,我一急就摔了一跤,幸虧太后、聖上、貴妃都是極好的,不但沒怪我笨,還賞我藥和東西……”這個壞東西!明知她不想讓薛氏操心,還故意提起這事來威脅她,到底是想要做什麼?



    上一頁 ←    → 下一頁

    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
    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超級全能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