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263章 連環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263章 連環字體大小: A+
     

    手無寸鐵的車伕,因爲一次沒有造成實質傷害的事故,被霸道不講理的棠國公當街殺死,再被一羣恰巧從這裡經過的官員撞上。不用多想,安怡也可以把後面的故事描述出來了。

    這是一個圈套,一個惡毒的連環計。

    對方早就知道她和謝滿棠的動向,只要謝滿棠趕來救下她和安愉,憑着死去的車伕這條人命就可以狠咬掉謝滿棠一塊‘肉’。出手的可能是黃氏,也可能包含了她和謝滿棠得罪過的、有利害關係的所有人。所以這件事情註定不能輕易了結。

    殺平民比殺奴僕罪更重,所以這個車伕肯定還是個平民,並非是誰家的奴僕,至於這華麗的牛車麼?多半還是車伕舉債所得,爲了養家餬口而備下的。卻沒想到因爲一次偶然的意外,車毀人亡。

    謝滿棠是備受重用的宗室子弟,誤殺一個犯了點錯的平民當然不至於讓他以命償命,但他近期肯定會因爲這件事而焦頭爛額,爲了躲避風頭,求得耳根清淨,他要麼就閉‘門’不出,要麼就離京避禍。

    以他的驕傲,閉‘門’不出是不可能的,那就只剩下離京避禍一途,只要他出了京,就如同被拔了牙的老虎一樣,就算看着還很兇狠,也多了幾分喪命的可能。只要謝滿棠倒下,她和安愉他們就會成爲別人的魚‘肉’,任人蠶食。

    安怡膽戰心驚地看着謝滿棠:“怎麼辦?”

    不用言語,謝滿棠便從安怡的眼神和表情裡看出她全都懂了,少不得有些寬慰,卻故意反問道:“什麼怎麼辦?”

    這是什麼時候?官員們的說笑聲已經變成了驚呼質問,大麻煩就在眼前,他還有心思和她調笑?安怡嘟起嘴,板着臉看着他。

    謝滿棠收了笑容,漫不經心地道:“雕蟲小技而已,不值得你憂心,我正好將計就計。你們先回去吧,這事兒不需要你們姐弟摻和進去。”

    安怡還在猶豫間,謝滿棠突然翻了臉,厲聲道:“還不快走?是嫌我不夠忙呢?”

    “那你小心。”安怡嘆口氣,抱着安愉從他身邊走了過去。

    謝滿棠在她身後輕聲道:“別回頭。只要他們沒看見你的臉,就攀咬不上你。”

    安怡不敢回頭,僵硬着往前走。不一會兒,她就聽見謝滿棠冷淡囂張的聲音響了起來:“今日怪事特別多,出個‘門’都要撞邪。好巧遇到幾位大人,正好請你們幫我做個證……”

    安怡一口氣走到家‘門’前才放鬆下來,轉頭對上氣喘吁吁追上來的崔如卿苦笑道:“真是想不到。”

    崔如卿比她還要沉着幾分:“所謂富貴險中求,就是這樣的了。兔子急了也會咬人,何況是一隻餓虎?姑娘也別擔心,棠國公什麼風‘浪’險阻沒見過?這點小打小鬧壞不了他。”

    安怡點點頭,淡笑道:“是這樣。”

    忽聽一直都十分安靜的安愉輕聲道:“棠國公就是剛纔那個好看的將軍嗎?”

    “將軍?”安怡低頭瞧去,只見安愉雖然還乖乖伏在她懷裡,頭也老老實實地由她按着一動不動,黑亮靈動的眼睛卻剛好齊平她的肩頭,這個高度已經足夠讓他看到許多的東西了。

    好嘛,她剛纔的舉動是白做了,這狡詐的小東西,她還說他後頭怎麼這樣乖,不出聲不掙扎呢,原來是早就看夠了。之所以認爲謝滿棠是將軍,大概是因爲看到謝妖人手持長刀,傲氣霸道,和他心目中的將軍很像吧。安怡無奈地拍拍安愉的頭,低聲道:“怕麼?”

    安愉眼睛亮晶晶的:“怕,可是那位棠國公真是太了不起了!就和送我們進京的那幾位哥哥一樣的厲害,手起刀落,咻!咻!”男孩子稚嫩的嗓音發出擬聲詞,小手誇張的比劃着,興奮得停不下來:“把那些想搶我們東西的壞人打得落‘花’流水!”

    小男孩已經以他自己的方式逐漸成長,並經歷他自己的人生了。安怡用力‘揉’着安愉的頭,一直‘揉’到安愉大叫起來才鬆了手:“今天的事情是咱們幾個人之間的小秘密,咱們不告訴祖母和母親,還有其他人,好麼?”

    安愉不幹:“可是我還想告訴祖母和母親,那個棠國公好厲害呢。”

    安怡便道:“可是母親膽子好小,聽見這個事情你大概日後就不能出‘門’了呢。我本來還想‘抽’個空,請這位棠國公帶你去學騎馬‘射’箭的。”

    安愉痛苦的自我鬥爭了一回,伸手和安怡拉鉤:“那你一定要說話算數。”

    薛氏聞聲趕出來:“怎地纔回來?”轉眼瞧見安怡臉上的傷痕,頓時嚇得白了臉,一迭聲地叫了起來,眼圈就紅了:“你這是怎麼了?”

    “急着去救人,走得太快不小心摔的。沒什麼了不起的,過幾天就好了。”安怡朝安愉做了個“瞧吧,我就說娘不經嚇,愛哭又愛病”的表情。

    安愉眯起眼睛,聳起肩頭捂住嘴,心領神會的笑起來。

    安怡瞪他一眼,他便收了笑容,小大人似的走上前去牽住薛氏的手,勸道:“娘快別哭了,姐姐好不容易纔趕回來瞧我們,你有空拉着她哭,不如和她說說話。”

    薛氏這才收了淚,拉着安怡的手不捨地道:“你還要趕回去?”

    安怡扶着她往屋裡走:“是,皇后娘娘只放了我半日的假。你們一路可好?”

    薛氏又是一包淚,壓低了聲音道:“也不曉得你爹做了什麼孽,這一路就沒清淨,我琢磨着肯定是他得罪人了,不然咱們又沒帶什麼稀罕寶貝,怎地一路上會有這許多盜賊來劫道?你寫封信去勸勸他吧。”

    還算不太笨。安怡安撫道:“沒什麼大不了的,平安到京就是好事,安安心心的守着弟弟,伺奉好祖母,有空就去瞧瞧外祖父母和舅舅他們。一切有我呢。”

    忽聽安老太在裡頭中氣十足地大罵起來:“哭哭哭,只知道哭!老爺兒們還在那裡苦掙着呢,好好的姑娘也在賣命,六歲小兒也知道寬慰照顧人,你就知道哭!是嫌伺候婆母太辛苦是吧?巴不得我死你好當家作主是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
    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快穿逆襲:神秘boss萬古最強宗重生之貴女平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