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260章 機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260章 機會字體大小: A+
     

    張春不知是真滿意了還是假裝滿意了,和顏悅色地道:“你們難得過來,留下來吃晚飯。你大舅兄在東院裡陪着幾個新來的先生說話,你也去和他們認識認識。”轉頭又叫張欣:“你留下來,我有話要和你說。”

    你最好別亂說!田均警告地看了眼張欣,告辭離去。

    門被關上,張欣立即狗腿地上前給張春捏肩揉手,嬌聲撒嬌:“有些日子沒能出門了,好容易纔回家見着了爹孃,心裡實在高興。爹爹就不要罵我了。”

    張春皺眉道:“你是我生養的,我無事怎捨得罵你?倒是女婿那裡,你還要上幾分心。你這次病了,鬧得有些兇,親家母那裡只怕是被你深深得罪了,在一個屋檐下過日子,撕破了臉對你們沒好處。”

    張欣不屑:“闔家都是靠着我們家過日子的,她敢撕破臉?”見張春瞪過來,便裝乖巧:“女兒記住了。”又忍不住揪着張春的袖子撒嬌:“田均這次回了家,尾巴一下子就翹上了天,一家老小話裡話外都不好聽,我也沒說什麼。”最可恨的是,聽說她孃家給她找了個道士來看病求子,真是狠狠地把她諷刺了一通,更別說配合她了。她只好揹着他讓那道士給他下狠藥了。

    張春嘆道:“這怪不得,任是誰交了這樣的好運,肯定都要揚眉吐氣的。也怪我早年把你嬌寵得過了些,我早和你說過,田均不是良配,且不說他和安九那一樁婚事誰是誰非,就說幾家人已經說定,日子都定下來了,他還顧慮着他的前途聲名,非得裝模作樣地鬧上那麼一場,他舊情難忘,乃是迫於父母宗族之命纔不得不娶了你。壞事都是別人做的,和他沒關係,這樣的男人,太冷情虛假了些……”

    張欣的心頓時說不出刺痛,開始時她以爲是她有手段有魅力,狠狠地報復了安家,再引得田均真心相許,可以拿着安九的財物和心上人一生一世一雙人。安歸德弄死了她的未婚夫,叫她做了望門寡,她便讓他的孫女還她一個丈夫,奪走安九的好日子和良人。可是現在,這個良人好像已經不耐煩了,漸漸地露出了真面目。也許,她有個孩子就會好點吧?畢竟她是真的喜歡他的。

    張春見女兒沉默不語,想到她的處境,也有些心疼,出主意道:“你且忍一口氣,我和你兄長會壓着他,不叫他太難過,也不會叫他太得意。小小的右僉都御史算什麼,他若對你不敬,想怎樣擺佈他就怎樣擺佈他!那個安怡不值得你勞心,她算什麼東西,怎能與你相提並論?田均是個聰明人,即便就是動了歪心思也不會動搖根本。等你有了嫡長子,真正站穩了,那時我們再放田均起來,你的好日子還在後頭呢。”

    張欣感激地道:“從小到大,不管遇到什麼事,我只要想着有父親母親在,就什麼都不怕。”所以她纔敢放開了手腳去算計安九。

    父女正在情深時,張府大管事立在外頭道:“老爺,宮裡頭婕妤娘娘賞了一筐鮮桃。”

    一般說來,宮裡頭賞東西下來,總會有話一起帶過來。張春自來喜愛張欣,也就沒讓她避開,帶着她一起見了張婕妤遣來的心腹宮人。

    宮人是個伶俐的,閒話家常一般地把宮中那樁秘聞講了出來,張欣忍不住笑了,她的臉被安怡給毀了,安怡的臉給黃淑妃毀掉,這叫不叫天理昭彰,報應不爽呢?唯恐安怡的臉傷得不夠深,還有機會被治好,便假惺惺地道:“小安大夫醫術高明,想來不用驚動御醫也能很快治好了。”

    宮人是見過安怡的,作了同情狀道:“怕是有些難呢,可惜了這樣一個千嬌百媚的美人兒。”

    簡直大快人心!張欣爽快得如同三伏天裡吃了兩碗冰。

    宮人又道:“雖說淑妃娘娘受了些委屈,但她素日待我們婕妤都是極好的。這次淑妃娘娘無意間得罪了小安大夫,觸怒天顏,很是惶恐,聽說婕妤娘娘的孃家與小安大夫有來往,便想問一問,如何才能與小安大夫盡釋前嫌呢?”

    這可真是瞌睡來了就有枕頭在。她正想着要收拾安怡呢,安怡就自己找死得罪了黃淑妃,怎樣才能盡釋前嫌?當然是安怡死掉最好!能借黃淑妃的手一招置安怡於死地,自己的手還乾乾淨淨,還有比這更好的機會嗎?張欣激動一回,當即就生出幾個毒計來,只等機會合適便說出來,好替張婕妤和黃淑妃出謀劃策,務必要叫安怡魂斷宮廷,再也出不來!

    又聽宮人道:“這不,婕妤娘娘這次賞鮮桃回家,還念着給黃小將軍帶一筐去呢。知道黃小將軍這裡一切順利,淑妃娘娘也就能心安了。”

    張春領會了張婕妤的意思,黃淑妃雖然受了點挫折,但此刻邊關告急,皇帝正是要重用黃家的時候,又怎會真的委屈了黃淑妃?想來用不了多少時候,就會找個合適的藉口把人給放出來了。現在黃淑妃明顯是想借張婕妤的手給黃家人傳遞消息,張婕妤不敢自作主張,雖然答應下來,還是謹慎的來問他這個當家大伯父的意思。

    張春想起了前幾天皇帝莫名其妙的那一次驚馬事故,什麼樣的松鼠能大膽到去抓御馬的頭臉?田均又哪裡有那樣的本事去拉住一匹驚馬,再救了皇帝的命?只能有一個可能,皇帝其實是自己從馬上摔下來的……黃氏根基太深,與京城中的勳貴世家盤根錯節,就連當年行事強橫的安歸德和蔡太師也都與黃氏有首尾,皇帝想動黃氏,談何容易!

    既然這樣,就乾脆假裝不知道這件事,只當是件尋常的小事來處理,張春微閉了眼,道:“婕妤娘娘還是和從前一樣的仁厚!”

    宮人領會得,笑道:“那奴婢這裡就去給黃小將軍送鮮桃了。”

    張欣追上去道:“宮使辛苦了,我送宮使出去。”一路走,一路就把她剛纔想出的毒計說了出來:“淑妃娘娘若是想要與安怡盡釋前嫌,只需這般……”



    上一頁 ←    → 下一頁

    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
    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我和傲嬌空姐的荒島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