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259章 良善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259章 良善字體大小: A+
     

    (噗,設置了自動更新,結果有書友說米有更新,跑上來一看,居然設置了8月31號……真要命啊)

    安怡不由笑了,這可真是想什麼來什麼,卻也不作聲,等到馬車行到京城最有名氣的糕點鋪子外頭,才叫停了馬車,抱歉地同樑皇后派來送她的宮人賠禮:“有些日子沒歸家,想要買些東西回去孝敬長輩,怕耽擱了宮使辦差……”笑着遞了荷包過去,又客氣又恭敬。

    宮人接了東西,與安怡客氣了幾句,便放安怡下了車,自迴轉皇宮去了。安怡不動聲色地走進糕點鋪子,撿着最有特色的糕點每樣稱了些,吩咐夥計送到金魚巷安宅去,接着又去了鄰近書齋買了書、紙、筆、墨、硯臺,也叫人送回安宅去。走到街上,左右看了看,朝街邊停着的一輛馬車招手:“從這裡去金魚巷要多少錢?”

    車伕趕着車過來,老老實實地道:“只要十文錢。小人的車乾淨,軟和,大家都喜歡僱。”又把車簾撩起給安怡看,謝滿棠在裡頭不耐煩地皺着眉,滿臉都是“你還磨蹭什麼,還不趕緊上來”的意思。

    安怡假模假樣地討價還價:“這麼貴?別人都是五文錢。”

    謝滿棠恨不得把安怡拖上去掐死,這是什麼時候,她還玩上癮了。偏偏急歸急,他還不能出聲,只能等安怡玩夠。

    安怡和車伕把價殺到七文錢,才心滿意足地提起裙子踏上車去,纔剛伸手去掀簾子,就被人從裡頭一把捉住手臂拖了進去,然後一頭栽在一個熱乎乎、半硬半軟的胸膛前。

    安怡探手捏住謝滿棠腰間的軟肉狠狠掐了一把,滿意地感覺到謝某人疼得哆嗦起來才鬆手,質問道:“你幹嘛?給人瞧見可不功虧一簣了?”

    “你玩上癮了吧?”謝滿棠面上凶神惡煞的,眼睛卻一直盯着安怡臉上的傷痕,想碰又不敢碰,想吹又不好吹,想想都肉疼,便罵起了人:“你是傻的麼?爲什麼讓她傷了你?”

    安怡和他擡槓:“不然我和她同歸於盡,然後拖着我娘和弟弟他們跟着一起倒黴?”

    謝滿棠用看白癡的眼神看着她:“你進宮時都知道高聲示警,怎地後頭就傻了?誰要你跟她同歸於盡?你的一根頭髮絲兒都比她稀罕。不懂得拖麼?暫且服服軟會怎樣?”

    安怡聽得心頭舒服,卻看不慣謝妖人那盛氣凌人的討打嘴臉,便揪着自己斷髮給他看:“公爺,那是誰?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的將門虎女,我才進去她就‘嗖’地一下扔了個飛鏢過來,我要是反應慢點,人就沒了。然後根本不講道理,讓幾個壯得和男人的一樣的婆子抓住我,打我,非要叫我給黃昭做小老婆。”

    說到這裡,安怡故意停下來,狡詐地瞟了眼謝滿棠。果然看見謝妖人的臉色要多難看就有多難看,簡直妖氣縈繞。安怡滿意地繼續道:“我忍不住罵了她們幾句,她就和個瘋婆子似地撲過來,張着紅彤彤的指甲朝我臉上抓過來,我要是躲得慢些,這張臉已經毀了。”

    謝滿棠陰沉着臉不說話,只把她擁在懷裡,左手無意識地一下一下地輕撫着她的背脊,就像是母親安撫受了委屈的孩子一樣。

    難得見着他這樣溫柔的時候,安怡心頭暖和起來,伏在他懷裡仰着頭,邀功一樣地笑道:“這時候我聽見外頭有了響動,就想着大概是有人救我來了,我就幫了她一個忙,自己上了點藥,於是闔宮的人都知道我被黃淑妃毀了容。可惜藥下得猛了些,夜裡聖上召見,也不及收拾妥當,只好頂着這張臉去了。”

    她的眼睛亮如星子,雖然臉上的疤痕看着觸目驚心,笑意卻如三月裡的桃花,燦爛明媚極了。謝滿棠看出她眼裡的得意,忍不住點點她的額頭,道:“我們小安大夫可真是良善,吃了這樣大的虧,還怕聖上看見了怪罪淑妃娘娘。”語氣裡滿是他自己都沒察覺到的寵溺和歡喜。

    安怡攤攤手:“我若不良善,又怎會得你青眼?”

    謝滿棠硬生生給她逗得笑了,小心翼翼地親了她的傷口一下,在她耳邊低聲道:“你且等着,我會讓他們十倍的還回來!”

    安怡大笑:“十倍什麼的暫時不提了,咱們先對對情況吧,我這裡有個蹊蹺的事兒必須和你說一說……”

    與此同時,城西一座大宅裡,刑部尚書張春正板着臉訓斥立在他面前的張欣和田均:“你運氣好,恰好救了駕,應對也還算得體,聖上擢拔你做了右僉都御史,這是要和大家表示,忠君是第一等的,只要忠君,哪怕就是才幹上有所欠缺也不是什麼要緊的……”

    田均垂着眼站得筆直,心裡卻是憤恨不已,老匹夫嫉妒眼紅他得了這樣的好機會,一下子從七品升到四品,便口口聲聲說他不是靠着真本事,而是借了救駕的好運。踩人真是踩到家了,也不想想,如果他是個什麼都做不了的草包,聖上能提拔他嗎?那右僉都御史是隨便一個人都能做得的?老匹夫!不就是想壓着他,替張欣擡頭麼?越想越恨,看張氏父女簡直百般不順眼。

    張春是官場裡混了多年的老油子,焉能看不出這個不老實的女婿現在不過是裝老實?因覺着打壓得也夠了,不好把人徹底傷透了,畢竟女兒還要和人家過一輩子的。

    便見好就收,拍着田均的肩頭語重心長地道:“你別覺着我是苛刻你,看你不順眼。實在是你現在太招人眼,人又年輕,小心遭了人嫉恨。我就一個女兒,自小就看得和眼珠子似的,當年你們非要在一起,我也沒說二話,豁出這張老臉不要,想辦法成全了你們。女兒交給了你,實指望你二人能好好過日子……”

    大家不過是面子情罷了,什麼豁出老臉不要,想辦法成全了他們,你若真的養出個三貞九烈的好女兒來,對我橫看豎看不順眼也就罷了,偏你養的是個生不出孩子還黑心爛肝的惡婆娘。田均左耳進右耳出,面上照樣恭謹得很:“岳父大人說得是,您不幫小婿,誰能幫小婿?”



    上一頁 ←    → 下一頁

    嬌女毒妃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
    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最初進化超級神掠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