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257章 紙團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257章 紙團字體大小: A+
     

    安怡精心地打理了臉上的傷情,她可不願意做那吃了虧還要遮着掩着的人,吃虧就要吃在明處。這樣賠償金額纔會更高。

    皇帝是在坤寧宮西暖閣裡見的安怡,儘管對淑妃的厲害有所耳聞,他還是被安怡那張腫脹發亮的臉和臉頰上的血痕所震撼。得宜於安怡第一次亮相時的膽大和能幹,他記住了她的美麗青春,此刻見着了這樣一張臉,叫他不能不印象深刻,更是平添了幾分對黃淑妃的厭惡。

    但皇帝沒有問起這個官司,而是很認真地問起樑皇后的病情,安怡垂着眼,委婉地道:“皇后娘娘福德昌厚,必然會好起來的。”

    皇帝就明白了。這是沒辦法了。

    西暖閣裡一片寂然,就連燭火爆動的聲音都聽不見。良久,皇帝才啞着嗓子道:“你父親是個忠君愛國的,你也是個好孩子。母后和皇后都喜歡你,你便留在宮裡陪陪她們吧。順便也養養傷,養好了,再回去。”

    安怡退下去不久,又得到了太后以及皇后賞賜下來的膏藥和財帛珍玩。

    梧桐宮中,黃淑妃一反白日的猖狂,而是安靜地坐在燈下,和心腹甄姑姑說着悄悄話:“想辦法告訴外頭,安家不能留了。安保良無論如何都要除掉,安怡這裡由我來動手,謝滿棠,不能再由着他興風作浪,得想個法子把他除掉纔好。但要記着,手腳一定要乾淨,京裡不好動手就把他弄出京去。”

    甄姑姑有些爲難:“現下闔宮的人都盯着呢。這信只怕不好送出去。”

    “總有辦法的。難道要我束手待斃嗎?梁氏、莫氏兩個賤人聯手對付我,太后竟想奪了我的孩兒給那個癆病鬼!現在想來,只怕安怡也是誘餌!多虧聖上待我還有幾分憐意。”太后都給她定下那樣的罪名了,皇帝不是也沒把她怎麼樣?換了別人,只怕早被徹底惡了,她還是黃淑妃,只要黃家一日不倒,她就還是黃淑妃。將來,也許還能走得更高。

    皇帝需要她的孃家來保疆衛國,也是真心喜愛她生的兒女……黃淑妃想到這裡,底氣又足了幾分:“小叔定了楊家的女兒,張家和楊家是姻親,這個信,借張婕妤的手送出去。”

    張婕妤投誠也不是一兩天的事了,這事兒還真得靠着她來做,若是操作得當,還好把張家也綁上船去。甄姑姑應道:“婢子這就去安排。”

    有人輕輕敲了兩下窗戶,甄姑姑和黃淑妃對視一眼,快速閃身走了出去,沒多會兒回來悄聲道:“聖上去看了坤寧宮那一位,這會兒還沒走。安怡也奉旨留在坤寧宮裡伺奉照料那一位了。”

    黃淑妃眼裡閃着毒火,用力“呸”了一聲,忿恨而不屑地道:“這樣不要臉的手段都使了出來,她怎麼還不死!”想着又撫上了臉頰,她從小到大,還沒丟過這樣的臉面,說來這一切都是拜安怡所賜,安怡必須死,樑皇后也必須早點死纔好。

    大抵是坤寧宮中的氣氛太過壓抑冷清,安怡這一覺睡得並不好,第一聲鳥叫就把她喚醒了。這時候宮人大多才剛起身,坤寧宮裡靜悄悄的,唯有宮人灑掃庭院的沙沙聲幽幽傳來。安怡摸索着起了身,若不勤勉,她憑什麼可以從這皇宮裡得到更多?

    大抵是聽見了她的動靜,門被人從外輕輕叩了兩下又被推開,兩個上了年紀的宮人提着熱水和盥洗用具進來,站在離牀不遠的地方輕聲道:“奴婢伺候安大夫盥洗。”

    等到收拾妥當,安怡隨手在荷包裡抓了幾個銀角子遞給兩個宮人:“辛苦兩位姑姑了。”

    兩個宮人都沒有拒絕,其中一個身形纖瘦的宮人在接銀角子的同時,飛快地將一個紙團塞進了安怡手裡,這時候天邊剛剛泛白。安怡一直等到宮人伺奉她用完早膳才瞅了空子打開這個紙團。

    字是謝滿棠的,言簡意賅:“已知,小心,安心。”安怡若無其事地把紙團撕爛扔進了香爐。

    自從皇帝來過後,樑皇后就像陡然放下了心事,每日裡倒有多半時間在昏睡。安怡很閒,閒得整日去教心事重重的高尚儀認藥記藥理。有那麼幾日,她恍惚覺得外頭的世界離她很遠了,安侯府的人和田均、張欣這些人,好像都只是上輩子的事情。

    梧桐宮那邊一直沒有動靜,她卻終於見着了張欣那位堂姐張婕妤。張婕妤的年歲也不算小了,入宮也有將近十餘年,早年也是個嬌媚的美人兒,也曾受過寵,只可惜沒能抓住機會產下皇嗣。她出身不算低,若肯安分,日子也不會太難過,可惜她心大不服,這就導致她不得不左右逢源。

    左右逢源也是種本事,比如那對鈞窯花盆是張欣透過張婕妤送給黃淑妃的,比如那碧玉膏是莫天安透過莫貴妃賞給張婕妤再引張欣上當的。如今張婕妤又乖乖巧巧地跟着莫貴妃來探樑皇后的病了,轉眼間就又笑嘻嘻地跟安怡攀上了交情。

    張婕妤問的都是些女子護膚美容養身的方子,她的眉眼舉止有張欣的影子,卻又比張欣看上去多了幾分宮中女人特有的溫婉安靜。

    但張婕妤真的沒必要特意來討好自己,安怡很明白這一點,越是懂得如何在夾縫中求生存的人,就越是不會做沒有意義的事,何況宮裡人都知道,黃淑妃和她已經勢同水火,張婕妤犯不着冒險得罪黃淑妃。所以,事出反常必有妖。

    張婕妤自然能感受出安怡不鹹不淡的態度,宮中的人,誰會輕易就和一個見過幾次面的人掏心窩子呢?距離要靠人來拉近,張婕妤深諳此道,趁着其他人不注意,將素白紈扇子半掩了口,湊過去小聲道:“聽說安大夫的父母幼弟師父還在昌黎?”

    安怡點了頭。

    張婕妤就擔憂萬分地道:“那可怎麼好?雖說有黃家軍鎮守着飛龍關,人進不來,但邊關打仗,昌黎多少要受些波折,婦孺們總是要受點驚嚇的。”

    安怡皺了眉頭,反問道:“邊關打仗?什麼時候的事?我怎麼不知道?”



    上一頁 ←    → 下一頁

    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女子監獄風雲嬌女毒妃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
    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程醫生,餘生請多指教北宋大丈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