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255章 告狀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255章 告狀字體大小: A+
     

    劉太監陪着笑,道:“底下人就是這樣傳說的,聖上已經重賞了田御史,叫把他剛纔作的詩詞拿來看,又問了時事,田御史應對很是得體,聖上盛讚了他。都說田御史這就要得重用了。”

    連太后不置可否,問道:“皇帝可回來了?”

    劉太監笑道:“回來了,這會兒在養心殿裡歇着呢。朱院使並陳院判都去請過了平安脈,並無大礙。”

    連太后就道:“我去瞧瞧皇帝。”轉頭看着安怡:“你今日也受驚了,就不必回去了,省得嚇着你病重的老祖母。你原來住哪裡的還去住哪裡,叫個人去給你家裡送個信。”

    安怡連忙謝恩。

    養心殿內,黃淑妃披頭散髮地趴在龍榻之前,一手抓住皇帝的手,一手扯着自己的‘胸’口用力地抓扯,哭得上氣不接下氣的:“聖上,就算妾有多少不是,皇后也不該當着闔宮的人這樣的打罵妾,還有貴妃,不分青紅皁白就拿了妾宮裡的人去威‘逼’打罵,不知是想要問出些什麼來?居心實在叵測!那安怡不過一個小小的醫‘女’,僥倖得了母后的青眼,就敢目中無人,妾難道教訓不得她?”

    “皇后放着病不養,急匆匆地趕到梧桐宮裡一不問事由,二不按規矩,那樣的凌辱妾,妾不服,妾不服!皇后說妾‘陰’毒,不配爲人母,妾倒罷了,但兩個皇兒的臉面往哪裡擱?聖上難道看人還沒她準?貴妃跋扈,皇后妒忌,這是不把聖上放在眼裡心上……”

    皇帝仰面躺在枕頭上,面無表情地閉眼假寐,聽到這裡,勃然變‘色’,猛地一摔手,直身坐起,鐵青了臉瞪着黃淑妃,咬着牙道:“住口!皇后也是你能說得的?馬師曾!馬師曾!”

    黃淑妃大吃一驚,往後一仰,半躺在地毯上驚愕地看着皇帝,不敢相信她吃了這樣的大虧,皇帝不但不爲她出頭,不肯寬慰她一二,反倒發作於她。

    皇帝說了這幾句話,猶自覺得不夠解氣,想要再多罵幾句,卻想起了飛龍關黃氏的十萬雄兵,就又覺得心裡更堵了幾分,見馬師曾埋首疾步趕來,便指着黃淑妃冷冰冰地道:“黃妃御前失禮,宜禁足反思,再着貴妃前去教導宮規,什麼時候學好了,就什麼時候再出來!”咬着牙:“若是學不好,就不必再出來了!”

    黃淑妃眼前一黑,搖搖‘欲’墜。她入宮多年,都是被皇帝捧在心尖尖上的人,風光又靚麗,皇后不理事,貴妃謙讓不出聲,差不多就是隨心所‘欲’,皇帝這樣訓斥處置她,還是第一次。教貴妃去教她宮規,她還有什麼臉面可言?

    馬師曾陪着笑,上前去請黃淑妃:“娘娘請吧。”

    黃淑妃不管不顧地大哭起來,膝行上前抱住皇帝的‘腿’不放:“聖上,聖上,是妾錯了,妾不該恃寵生驕,妾不該不敬皇后,妾不該嫉妒貴妃,妾錯了,但卻是因爲妾心裡眼裡全是您啊,聖上……”她哭得悽慘,卻不見醜樣,整個人猶如一朵鮮‘豔’的海棠掛了清晨的‘露’珠般楚楚動人。

    皇帝沉默地看着黃淑妃。正如他對黃淑妃防範大於憐愛一樣,他也很是懷疑黃淑妃的話和情態裡有幾分是真的。

    黃淑妃以爲他心軟了,連忙哽咽着抹淚求饒,卻聽連太后在‘門’外冷笑道:“好個禍國的妖妃!皇帝才受了驚嚇,她不思伺奉寬慰,卻在這裡吵嚷不休;皇后病重,她卻當衆凌辱皇后;貴妃辛勞,她半點不敬貴妃,想罵就罵;老婆子難得遇着個好大夫,她卻半途截人,折辱打罵安怡,這是想要做什麼呢?這真是比之前朝的韋庶人也差不多了。”

    如果是其他人說了這個話,黃淑妃可以反咬一口說是居心叵測的挑唆,偏偏說這話的人是太后,於是就句句都是誅心之語了。總不能叫皇帝爲了宮妃和親孃翻臉吧?不然外頭大臣可有說法了。

    黃淑妃雖然驕橫,卻不是笨人,眼見皇帝臉‘色’晦暗難明,驚覺自己今日動了安怡正是走了一步大大的臭棋,只好大哭着用力磕頭:“妾思慮不周,妾錯了,妾有罪,聖上是妾的天,太后娘娘更是妾的婆母,太后娘娘饒命……”語無倫次:“妾這就去給皇后磕頭賠罪,給安怡賠禮。”磕頭磕得太猛,咕咚一下暈死過去了。

    這種把戲,連太后看得太多了,無動於衷地道:“黃妃是越活越回去了,我看,沒學好規矩之前,五皇子和七公主不必去給他們母妃請安了。免得好好的孩子都給教壞了。依着我看,皇后端淑,又病中寂寞,不如把人領到坤寧宮去。”

    對於宮妃來說,皇帝的情愛不過是‘露’珠,兒‘女’纔是終身的依仗,被奪了兒‘女’的宮妃,簡直比死還要慘。連太后點中了黃淑妃的死‘穴’,黃淑妃的眼珠子在眼皮下動了動,一雙藏在袖子裡的手緊緊握成了拳,正忍不住想要跳起來抗爭,就聽皇帝啞着嗓子道:“朕累了。”

    黃淑妃略鬆了口氣,僵硬的身子放鬆了些,又聽太后道:“不過皇后病重,也不曉得有這個耐心沒有。”皇帝沒有吱聲,就是表示不贊同。黃淑妃逃過一劫,整個人都軟成了一灘泥,心頭的恨意卻是越盛,陷她於這般境地的正是安怡那個喪‘門’星掃把星。等她‘挺’過這一關,安怡且瞧着!

    真不愧是將‘門’虎‘女’,磕頭磕成這樣也沒真的暈死過去。皇帝輕蔑地瞥了眼黃淑妃額頭上青紫的腫包,黃家人就沒一個好東西!

    馬師曾悄無聲息地着人把黃淑妃擡了下去,殿內只剩了連太后和皇帝母子二人。

    連太后走到榻邊坐下來,將手按上皇帝的額頭,覺着不燙才滿意的收回手,道:“剛聽底下人說起時,我差點背過氣去。你這麼大的人了,怎麼就這樣不小心呢?”

    皇帝笑了起來:“是兒子的不是,但兒子哪裡就這樣不中用了呢?”

    連太后也笑了,嘆道:“一轉眼,這麼多年過去了。你不容易。”

    最知道自己的,還是親生母親。皇帝頗爲動容,拉住連太后的手,低聲道:“娘也不容易。”

    連太后道:“皇后也不容易。”

    皇帝臉上的笑容淡了下去,轉開目光道:“朕與她已是覆水難收。”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美女公寓極道天魔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女子監獄風雲嬌女毒妃
    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回到明末當梟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