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254章 救駕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254章 救駕字體大小: A+
     

    高尚儀未及回答,樑皇后已經睜開了眼,輕聲道:“雖然殘破將死,卻還能給母后再請一回安。”

    江姑姑就不再多問,大聲道:“太后有旨,皇后溫柔嫺淑,賢良孝順,病中猶自奉親,特許皇后乘肩輿入寧壽宮。”

    樑皇后就在肩輿上謝了恩,一直進到寧壽宮正殿外才由宮人扶着走進殿內,穩穩地跪拜下去:“兒媳給母后請安。”

    連太后難得坐得端正,淡淡瞟了眼安怡腫脹變色、血淋淋的臉,再溫和地看向樑皇后:“我兒快快起身。給皇后設座。”

    樑皇后靜伏不動,平靜地道:“兒媳驕狂,適才打罵了黃妃,逼着貴妃處置了黃妃的宮人。”

    連太后不由生出幾分興味來,託着腮笑道:“一向溫厚的皇后居然會打罵爲難姬妾,這倒是新鮮事,說來我聽聽。”

    早有嘴巧的宮人把當時的情形一一說來,並不添油加醋,只是着重敘述了黃淑妃的驕狂之態。

    連太后笑了起來:“多大的事,不就是主母收拾了一個不懂規矩的姬妾嗎?皇后是怕皇帝找你的麻煩,特意來求我替你撐腰的?你們多年夫妻,難道不知皇帝最是講道理的?又怎會這樣糊塗?”一句話就把這事兒定性爲合理合情合法,黃淑妃被打了也就被打了,白挨。就算皇帝想替她出頭,那也是糊塗不講理。

    樑皇后一笑,請江姑姑帶安怡下去擦洗臉上的傷口。江姑姑把安怡帶到側殿,親手給她擦洗,輕聲道:“疼嗎?”

    安怡這些日子裡已經和江姑姑結下了不錯的友誼,私底下兩個人也是比較隨便的。她把頭側靠在江姑姑肩上,輕聲道:“本來不算疼的,但見着了姑姑,就疼了。”

    江姑姑嘆息了一聲,動作越發輕柔:“還好你就是做這個的,仔細些,別落下疤痕。”

    安怡半真半假的道:“落了疤痕也比給人做妾的好。”

    江姑姑皺了眉頭:“怎麼回事?”

    安怡也就把當初在昌黎和黃昭的交往一一說了。江姑姑聽完,不置可否,只在替她梳理那些被黃淑妃的飛鏢割斷的碎髮時問了一句:“你真的不想?”

    安怡搖頭。

    江姑姑就道:“你若真肯給人做妾,太后只怕再也不想見到你了。”

    二人再去到正殿內,樑皇后已經走了,連太后歪在鳳椅上想心事,見她二人進來,便叫安怡:“你過來,我問你。若是給你機會,你想不想打回去?”

    安怡避重就輕:“皇后娘娘已經打了。她是聖上的嬪妃,是皇子和公主的母妃,我若有不敬是要吃大虧的。”

    連太后笑了起來:“那就是想打了咯。”

    劉太監疾步進來,滿頭大汗地附在連太后耳邊輕聲說了幾句話,連太后勃然變色:“皇帝可好?”

    看這樣子是皇帝那邊出了大事,所有人都唬了一跳,溫皇帝是國之根本,一旦他出了事,就是動搖根基的大事。安怡忍不住想,她不會這樣倒黴吧?好不容易走到這一步,皇帝卻翹了?

    幸虧劉太監補得及時:“聖上龍體並無大礙,只是略微受了驚。”

    連太后這才鬆了口氣,江姑姑給她撫着胸口,罵劉太監道:“你這老東西,伺候了這麼多年,竟不知道該怎麼回話的,嚇壞了娘娘,你有幾個頭夠賠的?”

    二人幾十年的交情,劉太監曉得江姑姑這是給他解圍,忙着跪下認錯,解釋道:“適才的情形着實兇險,老奴生怕其他不懂事的人衝在前頭嚇着了娘娘,這才趕緊跑來回話,不想走得急了些,沒把話說清楚。”

    連太后擺擺手,道:“哪裡就那麼嬌貴了呢,隨便就給嚇死了,那我前頭幾十年可不是白活了?”言罷冷厲地道:“你把事情的經過詳細說來,不許有半點隱瞞!”

    這種事情還是少摻和的好,安怡想告退,誰知連太后轉頭問道:“安怡你手腳可還能動?過來給我揉揉肩頭。”

    這就是留她旁聽的意思。安怡哪裡能說自己不能動了呢?當即屈膝一禮,上前去給連太后揉捏肩頭。連太后舒服的靠在安怡懷裡,半閉了眼聽劉太監描述剛纔的險情。

    原來今日皇帝在春曉苑大宴羣臣,和百官一起吟詩作對飲酒觀歌舞,喝到興頭上,就想找個樂子。不知是誰提起春曉苑裡頭豢養的各色小獸來,道是若是驅狗放鷹,奔走相逐,弄幾個來現烤了吃,那纔是美味。

    皇帝一向勤勉,難得有這樣放鬆的時候,見衆大臣都躍躍欲試,又想不是什麼勞民傷財,興師動衆的事,便高高興興地允了。男人們在一起,不拘是吟詩作詞,還是打獵行樂,總要爭個先後,今日這樣的小型圍獵會當然也要爭個先後。皇帝年不過五十,更要爭一爭,以在臣子面前證明自己正當壯年,文治武功,乃是不折不扣的天下第一人。

    危險就出在行獵會過半時,皇帝喝得太多了些,仗着自己年輕時弓馬諳熟,因見前頭有一隻漂亮小獸半隱半現於林間,便縱馬狂追,一來二去,倒把身旁伺候的人給甩了開去。

    劉太監的聲音陡然壓了下來:“春曉苑裡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草木繁茂,大家夥兒跟丟了聖上,全都嚇得不得了。排成一字兒挨着搜進去,卻見田御史揹着聖上從林子裡出來了,原來聖上跑到半途,一棵樹上突然跳下一隻松鼠撲在馬頭上,驚着了馬,恰好田御史在那附近,憑着一己之力硬生生拉住了繮繩,又搶在聖上墜馬之際以身爲墊,託了聖上一下,聖上這才只是刮擦了些皮肉。”

    連太后皺眉道:“就和說書似的,哪個田御史?”

    劉太監道:“是大理寺左寺丞田志光之子田均。娶的是刑部張尚書的女兒張欣。”

    安怡不由大皺眉頭,這可真不是個好消息。田均的運氣,就這麼好?

    只聽連太后淡淡地道:“這田均真是大力無窮,不但能拉住驚馬,還能及時給聖上做肉墊,再揹着聖上走出叢林?”

    這是不信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長生歸來當奶爸我的美女公寓極道天魔媽咪寶貝:總裁爹地超給女子監獄風雲
    嬌女毒妃女帝直播攻略神秘首領,夜夜寵!太古龍神訣最強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