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235章 再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235章 再見字體大小: A+
     

    黃昭的笑容倏忽不見,沉默地盯着安怡一言不發,然後‘脣’邊浮起一絲冷笑:“我對你沒有用了,是不是?你真當我是傻子?我不蠢,安怡,你和你爹早就做了謝滿棠的走狗了,是不是?既然如此,我又何必憐惜你?”他已不是當年陽光燦爛的黃小將軍,‘陰’沉了臉便全身都透出嗜血的味道。

    安怡下意識地緊緊攥住腕上的鐲子,轉頭去看蘭嫂。卻見巷口有幾個男子疾步而來,當先一人大聲道:“小安大夫,你還好嗎?要不要我幫忙?”

    來的人竟然是田均。

    這可真是巧了。安怡閉了閉眼,朝田均淡淡一笑:“我有些不舒服,是要煩勞田大人幫忙送我一程。”

    田均頓時喜不自禁,忍不住仔細打量了黃昭一番,見黃昭冷着臉負手而立,雖然年輕,氣勢卻不同尋常,身遭煞氣隱現,十分不善地盯着他看,好像隨時都可能拔出刀來砍人似的。心中微微有些害怕,硬撐着招呼手下把安怡和他護起來,殷勤護持着安怡往前走:“剛好我的馬車就在前頭,我送你回去。”

    安怡掉頭就走。只聽黃昭在身後道:“安怡,如果我娶你爲正妻,你是不是就滿意了?”

    安怡腳下微頓,隨即一笑:“別拿不可能的事來開玩笑。我這個人,從來不會做夢。”她早過了做夢的年紀,要的只是現實,要是的只是現在。

    黃昭不再言語,沉默着看向蔚藍的天空。他很清楚,想要廢棄與楊尚書府定下的親事,便是兩個家族間的仇怨,他承擔不起。他轉頭看着安怡遠去的背影,覺得那一段青‘春’美好的歲月和着邊城蔚藍高遠的天空離他越來越遠,剩下的只有京城高大冰冷的石牆和熙熙攘攘的熱鬧街頭。從此他只是他,安怡只是安怡。

    再見。安怡。

    黃昭朝着與安怡相反的方向大步而去。

    田均悄悄打量着安怡的神‘色’,試圖從中找出有用的信息來。他到得其實有點早了,也不是碰巧就走到這巷子裡來,而是因爲他從此經過,恰好看到桂嬤嬤鬼鬼祟祟地在巷口張望,心生好奇才趕上來看。誰想竟然會看到這麼‘精’彩的一幕,只可惜隔得遠了些,並不曾把二人的對話完全聽清楚。但也算是‘弄’清楚那男人叫黃昭,似是與安怡有一段過往,因另有家中定下的親事和安怡產生了矛盾。他也辨得出這男人並不是土生土長的京城人士,看模樣應該是外地權貴豪強的子弟,再聯想到安怡是從什麼地方來的,其人又姓黃,差不多就已經知道了黃昭的身份。

    安怡知道田均在打量他,卻也懶得理睬,走到大街上不見黃昭追來就和田均告辭:“多謝田大人援手相助,我還有事要回醫館,就不耽擱您了。”

    難得有獻殷勤的機會,田均怎肯輕易放她走,當即堆滿了笑容文質彬彬卻又不容拒絕地道:“醫館不缺你一個大夫!你多歇半日也死不了人!回家歇息吧。”見安怡垂着眼不言語,就又熟稔地添上一句:“聽我的,不是多大的事兒。睡一覺起來就好了。”

    安怡擡起眼來,似笑非笑地看向田均。月白‘色’的襦衫,劍眉朗目,溫潤和氣,一臉的關懷和擔憂,在他的語氣和神態中,根本看不出半點好奇並想要打探隱‘私’,或是瞧她不起的意思。和氣自然得就好像兩個相‘交’多年的朋友,他怎麼幫她、怎麼替她着想都是應該的。

    但安怡知道不是這樣的,他所看重的不過是她那個太后跟前紅人,即將被封爲鄉君,有名的‘女’神醫這一身份以及這身份能帶來的所有好處。興許還有幾分她和安九相似的因素在裡面。

    街邊停着一輛車,桂嬤嬤張口結舌地站在車前朝這邊張望。安怡這才知道,原來看戲的不止是田均一人。既然送上‘門’來,她就不客氣了。

    安怡並不按照田均的建議上車,而是慢悠悠的向醫館走去:“多謝您了,但我那邊還有幾個病患等着的,他們排了許久纔拿到號,我不能言而無信。之前……”她有些難爲情地解釋道:“之前是因爲實在看不下去了,所以纔出來避開。”

    田均自認爲算是歷經人事,最會揣摩‘女’人的,見安怡和顏悅‘色’,又有些不好意思的和他解釋這個事情,心中由來一喜,也不和安怡告別,牢牢跟在安怡身後微笑着裝成睿智的長者指點她:“算不得什麼,之前幾次三番麻煩小安大夫您,也沒多和您客氣。今日這事兒,過去就算了,誰還沒點煩心事呢?”

    安怡故作詫異,挑眉笑道:“怎麼,田大人也會有煩心事?”

    這一笑,與從前的安九像了個十足十,田均愣愣地看着面前笑靨如‘花’的少‘女’,立即自動入戲。眼神憂鬱,語氣感慨滄桑地苦笑:“難道我看着不像是有煩心事的人?”

    安怡搖頭不信:“田大人自小錦衣‘玉’食,又年少得志,娶了高‘門’大戶的美貌嬌妻,夫妻和諧,父母安康,能有什麼煩心事?要說真有……”她看了田均一眼,半開玩笑半認真地道:“無非就是寫的字兒不好,作的詩詞不如意,喝的酒不如上次香醇,奏的曲兒不入境。”

    “照你這樣說,我便如酒囊飯袋一樣的了。”田均大笑起來,搖着頭裝了憂國憂民的模樣:“朝中大事也不少,聖上聖明,信任我等,然任重而道遠,貪官污吏……”

    你就是其中之一。安怡聽不下去,打斷他道:“朝中的事兒我不懂。若您擔憂的是尊夫人的病,那沒什麼,我們醫館裡有種碧‘玉’膏,雖然貴些,效果卻是極好的,持之以恆,便不會留下瘢痕了。”

    田均朝安怡行了一禮:“多謝你了。你如此大度,叫我真是慚愧得緊。”

    “不必客氣,她若好了,也是我的口碑。”安怡故作疑‘惑’地問道:“其實我不明白,何故尊夫人對我滿懷敵意?田大人可否替我解‘惑’一二?”

    田均沉默片刻,神情憂鬱地看着安怡輕輕道:“我也不知她是怎麼想的,或許是看到你像某個人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
    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諸天至尊從大秦開始統御萬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