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233章 楊氏姻親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233章 楊氏姻親字體大小: A+
     

    田氏越發訕訕:“她沒用我們推薦的人牙子,乃是尋的永昌侯府買的人,實在插不進手去。”

    張欣頓時陰沉了臉,連話都懶得和田氏說了。田氏靜坐了片刻,也不見張欣搭理自己,便也來了氣,起身自去了。

    桂嬤嬤連忙低聲勸張欣:“大奶奶您這是何必呢?沒得爲了個不相干的外人倒和自家人生氣。”

    張欣恍若未聞。從來只有人求她的,哪有她去求人的?何況如今她已經落到這個地步,從前交好的好幾個人都得了楚郡王府的暗示,遠着她了,她要是再不硬氣點,田氏之流只怕會越發輕慢她了。

    桂嬤嬤見勸不住,外頭田氏也去得遠了,只好作罷。

    張欣繼續照鏡子,慢條斯理地道:“你去和牛四說,讓他辦這麼一件事。”

    桂嬤嬤趕緊裝了銀子去了。

    玳瑁進來道:“奶奶,大舅奶奶來瞧您。”來的卻是她的長嫂楊氏,楊氏乃是戶部楊尚書的侄女,不可輕慢。張欣忙迎了出去,親自將楊氏引了進來。

    姑嫂二人分賓主坐下,楊氏笑道:“妹妹好多了。我來有幾件事,一是來瞧瞧你,二是上次你請婕妤娘娘尋的藥得了,我給你送過來。”說着自袖中小心翼翼地取出雞蛋大小的一隻鏤空雕花白瓷盒子,雙手遞過去:“這是婕妤娘娘費了許多心思才求來的。聽說效果實在好極了。”

    張欣如飢似渴地打開盒子,但見裡面裝着的是淡綠色的半透明膏藥,氣味溫和清香,便小心翼翼地挑了些塗在手背上。才一塗上,就覺得清涼滋潤了許多,再看着就覺得那處比其他地方要細嫩白皙些了,不由大喜過望:“實在不錯。”興沖沖地叫丫頭打水來洗了臉,塗到一半才覺得有些不對勁:“就這麼點麼?”這可是花了千金才換來的,這麼一點點,夠用幾回?

    楊氏嘆息一聲:“就這麼點。婕妤娘娘說了,這是和貴妃娘娘要來的,她不知磨了多久才討來的。”

    貴妃娘娘?張欣腦子裡靈光一閃,那不是莫天安他姐姐麼,便追問道:“這藥叫什麼名兒?”

    “碧玉膏。”

    張欣氣得吐血。之前陳知善和她說永生堂裡賣一百兩銀子一盒,她還嫌貴,好麼,現下花了一尊紫玉送子觀音和千金才換來這麼一點點。繞來繞去還是吃了虧。

    楊氏不緊不慢地啜了口茶,道:“婕妤娘娘在宮中消息不通也是有的,她一向做事還是挺實在的。聽說她最近得了黃淑妃的提攜,這個月已是連着伺寢三次了。”

    張欣一下子就不生氣了。堂姐受寵,這意味着能給家裡帶來更多的好處,那麼就算白送銀子給堂姐也是值得的,又何必心疼這點點東西呢?

    楊氏見她不生氣了,這才屏退左右,輕聲道:“上次你和母親說的事,已然有眉目了。”

    張欣大喜過望:“當真?”

    楊氏笑道:“當然當真。我們張家可不是好欺負的,她一個小縣令的女兒,破落戶家的,算什麼東西?咱們就叫她竹籃打水一場空!做什麼鄉君啊,一輩子還做她的小醫女!還有她那個爹,我已是和我叔父打過招呼了,今年考評給他個大大的差!讓他一輩子就蹲在昌黎那窮地方,別想翻身!”

    張欣恨不得大笑三聲,用力拍着憑几道:“好!好!好!”高興完了,假惺惺地道:“讓楊家叔父費心了,不會給他老人家惹什麼麻煩吧?”

    楊氏笑道:“肯定不會。”因想到兩家人多年姻親,也算是綁在一起共進退的,便透了個底:“你不知道,恨他家的人多了去。就連黃老將軍都對他不滿意得很,他做的什麼官!等他倒了黴,安怡就更不值一提了!到時候再尋個法子讓她失了太后的歡心,任你搓圓捏扁都行。”

    張欣突然想起之前的一個傳言,便小聲問楊氏:“我聽說,黃家有意求娶嫂嫂叔父家中的芳妹妹,可有這回事?”

    楊氏微微笑了起來:“是爲黃小將軍黃昭提的,人已經入京了。昨兒我母親和嬸孃見了人,還滿意。今日淑妃娘娘特意求了旨召他入宮覲見呢,聖上也見了人,很是誇讚了一回,賞了東西,道是虎父無犬子。”又壓低了聲音笑道:“不然你說淑妃娘娘怎會突然提攜婕妤娘娘?還不是看在即將是親戚的份上。”

    “好。”這算是近來最好的消息了,張欣送走了楊氏,繼續塗藥,然後發現這藥真的是很好,便盤算着再弄些來厚厚塗上纔好。

    從鏡子裡瞧見桂嬤嬤進來,便問道:“事兒都辦好了?”

    桂嬤嬤笑道:“牛四說不超出三日,便可讓所有人都知道這事兒。”因見妝臺上放着個漂亮的小瓷盒子,裡頭的綠色膏體已經用了一半,猜着是良藥來了,便討好道:“這一會兒的功夫,奶奶就看着好些啦,這是什麼緣故?”

    張欣心情大好,隨手賞她十兩銀子,吩咐道:“你去跟陳知善講,我需要大量的碧玉膏,但我手緊,沒這麼多錢,問他可能和大掌櫃的說一說,便宜些買點給我?”雖然她有錢,但一百兩銀子這麼一點點也太貴了,能省一點是一點。

    桂嬤嬤領命到了永生堂,因怕給安怡認出來,並不直接進去找陳知善,而是使了上次接待過陳知善的小丫頭珠暉進去辦事,她自己則躲在青布馬車上吃茶躲清閒。

    忽聽永生堂裡一陣熱鬧,有人大聲嚷嚷着“小安大夫”,桂嬤嬤立時來了精神,掀起簾子往外看出去。只見安怡怒氣衝衝地從永生堂裡出來,幾個病人追着她又喊又叫,她也一反常態地沒有搭理,而是埋着頭疾步往前。

    有些意思。桂嬤嬤彷彿看到白花花的銀子在向自己招手,恨不得趕緊一探究竟。正恨安怡走得太快,熱鬧沒法兒看完之際,一個穿着青色箭袖長袍,身高腿長,容顏俊秀的公子也急匆匆地從永生堂裡趕出來,追着安怡去了。

    桂嬤嬤顧不得珠暉,忙叫車伕:“追上去看看!”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
    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第一影后:重生之我是大極品透視神眼絕世神醫:腹黑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