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230章 是他!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230章 是他!字體大小: A+
     

    几案上並排放着兩張方子,張欣坐在一旁將兩張方子對比着看了又看,百般拿不定主意。

    桂嬤嬤進來道:“奶奶,可要依着這陳大夫開的方子去抓藥來?”

    “我再想想。”張欣頭也不擡地道:“人送走了?銀子送了吧?沒走漏消息吧?”

    “都送了。”桂嬤嬤得意地道:“奶奶放心,保準他現在還雲裡霧裡的猜測咱們是誰呢。”見張欣心情不差,趁機諂媚道:“沒想到安怡的師兄這樣的老實可憐。”

    張欣表示贊同:“奸猾狠辣全給她一個人佔全了。”同時她很遺憾,本以爲只要是安怡下藥毒害的她,這與安怡師出同門的陳知善定然可以看出一二端倪,那時她便可以順藤摸瓜,不怕拿不住安怡的七寸。誰知這陳知善竟如此無用,非但不能確定她是否是中毒,還連病因都說不清。要不是她還抱着安怡一定會害她,陳知善在不知情的情況下一定不會害她的想法,她一準把陳知善開的方子給扔了。

    怎麼安怡就有那麼好的運氣,居然真得了莫天安的青眼,給請去永生堂了呢?定遠侯府的人脈她清楚,莫天安的本事她也是有所耳聞,想必不出幾個月,安怡就能紅透半邊天了罷?張欣越想越不甘心,狠下心將陳知善開的方子遞過去:“你也讓人熬了呈上來!”

    桂嬤嬤猜不透她的想法,也不敢多問,忙着使人去收拾。等回來,又見張欣開了櫃子,坐在櫃前審視東西,因爲知道那櫃子東西都是安九留下來的,張欣平時並不許人輕易去動,便避嫌地遠遠站了回話道:“藥已經熬上了,大爺今夜去了萍姨娘屋子裡。”

    張欣冷笑一聲,招手叫她過去:“你來看看這個紫玉送子觀音如何?”

    桂嬤嬤看得雙眼放光:“實在好極了!”東西雖然不大,勝在玉料通透,顏色正,雕工好,兆頭極佳。張婕妤入宮多年,一直無孕,想來會很喜歡這尊觀音像的。

    張欣道:“明日你把這個送回府裡交給我娘,請她老人家設法交給婕妤娘娘,請婕妤娘娘務必幫我求一劑不留疤痕的好傷藥,哪怕價值千金也行。”這滿臉滿手的疤,必須得趁早除掉,絕對不能留下疤痕來!

    桂嬤嬤小心應了,將東西收起,忍不住往那櫃子瞟了一眼,卻見張欣已經飛快地將櫃子關上了,她只能看看櫃門而已。

    少傾,按照陳知善所開方子的藥熬好呈上來,張欣猶豫了許久,終究是沒有喝。撐着下頜想了片刻,道:“嬤嬤,明日你再和我娘說,讓她選兩個人送過來伺候大爺吧。”

    桂嬤嬤吃了一驚:“奶奶?”

    張欣冷笑:“你以爲我那好婆婆忍得住?你且看着,不出兩日,她必然要賞人下來。與其叫她讓我沒臉,不如我先做在前頭還能佔個賢惠之名。”最關鍵的是要把田均哄回來向着她,可不能因爲安怡一句似是而非的“服了大量陰寒之藥”的話就對她生了罅隙,那對她可是百般不利。

    桂嬤嬤嘆息了一聲。

    張欣恍然不覺,繼續道:“再過兩日,你再把他請過來,就說我用了他的藥之後真是好太多了,然後家裡人的大病小病,只要能,都請他來看。切記,一定要對他禮敬有加。”安怡的這個師兄,畏縮木訥,實在是太令她失望了,不過不要緊,有了這次接觸,相信下次總有能用得着人的時候。想想看,還有誰能比陳知善更知道安怡的大小事情呢?

    京郊一所幽靜的院子裡,並排站着二十來個短衣打扮的青壯漢子,每個人都有一副好身板,看上去都是勇武能幹之輩。崔如卿站在一旁朗聲道:“東家只要六個人,好漢們卻有二十個人,且人人都誇自己最好,怎麼辦呢?口說無憑,你們捉對單挑吧,誰贏了,就留誰。不獨如此,前六名還有獎賞,頭名一百兩,第二名八十兩,以下每次一名遞減十兩。各位點到爲止,休要出了人命!輸了傷了也不要緊,傷藥我們給,一人還有五兩銀子的車馬錢。願意的就過這邊來抽籤。”

    這樣的好事哪裡去找?衆人羣涌而上,打得天昏地暗,弄了半日,總算決出六名優勝者來。崔如卿依言散了銀錢,客客氣氣打發走淘汰的人,讓人把那六名優勝者帶下去吃飯,他自己進了左廂房,向着裡頭觀看了整個過程的安怡拱了拱手,道:“姑娘瞧着還滿意?”

    安怡笑道:“先生辦事自來穩妥。我就三個要求,一是口風緊,二是聽話不羅嗦,三是不能吃裡扒外。其他都好說。”

    崔如卿應了,陪着安怡一起出了門,送她登上馬車,自己又回去調教新招來的人。

    焦大趕車的技術實在是好,安怡穩坐車中品茶看書,忽覺光線暗了下來,有潮溼之氣隨風而至,緊接着一陣滾雷隆隆而來,黃豆大小的雨點瞬間把車頂棚砸得“噼裡啪啦”一陣響,卻是下大雨了。

    安怡敲敲車門,示意焦大:“找個能躲雨的地兒先躲一躲。不着急趕路,只要能在天黑前進城就好。”雖然明知焦大是謝滿棠的人,但她始終相信人與人相處,多數時候還是一分真心換一分真心的。

    焦大笑着應了,果然把車趕到路邊一家茶寮邊躲雨。安怡無聊,便趴在窗口看雨,看在路上被雨淋得狼狽奔走的行人。忽見幾騎人馬從白花花的雨霧中衝了過來,當先一乘眼看着就要衝進茶寮裡,卻又及時剎住,瞬間,馬背上的人已經跳下馬,瀟灑利落地把繮繩拋給後頭跟上來的人,他自己則不慌不忙地撣撣衣袖,正一正斗笠,昂首闊步地進了茶寮,左右一逡巡,直直朝着正中那間桌子走去

    周圍避雨的衆茶客見他氣勢非凡,情不自禁地讓開了一條道,原本坐着喝茶的人更是匆忙起身,把桌子讓給了那人。那人穩穩地坐下來,面對着安怡這個方向,輕輕將斗笠取下放在了桌上,露出一張眉目英挺,輪廓分明,蜜色肌膚的年輕俊朗的臉來。

    是他!他怎麼來了?安怡不由坐直了身子,睜大眼睛看過去。



    上一頁 ←    → 下一頁

    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
    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無盡丹田異世界的美食家傾世絕寵:王妃,別惹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