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227章 別鬧!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227章 別鬧!字體大小: A+
     

    安怡穿過遍植綠樹的小道,朝着屬於她的那間診室走去,開張第一天,當然會有不少人來看病問診,投石問路。她怎麼也得打起十二分‘精’神,把今天應付過去。

    甘辛垂手立在‘門’外,見安怡過來就迎上去恭敬地道:“安大夫,我們大人有些不適,請您幫忙看一看。”

    安怡快步入內,只見謝滿棠坐在診案後,好奇地把玩着她的筆墨紙張鎮紙等物,見她進來,便將手裡正把玩的白‘玉’茄子鎮紙一扔,擡眼看着她道:“我不舒服。”

    安怡只當他真的不舒服,便走到他面前坐下,叫他伸手:“哪裡不舒服?”

    謝滿棠把手伸過去,目光炯炯地看着她道:“哪兒都不舒服。”

    安怡狐疑地看了他一眼,將手扣上他的脈‘門’。

    冰涼滑膩的指尖甫一觸上滾燙的肌膚,猶如三伏天裡吃了一碗‘精’心製作的冰碗,叫人全身上下無一處不舒坦。謝滿棠垂眸看着那三根雪白如蔥的纖指,果斷伸手握住捏了捏,冷着臉道:“你洗過手沒有?”

    安怡不疑有他,有些惱火地道:“當然洗過了!看是不看?不看拉到!”卻見謝滿棠垂着眼,將她一隻手都包入掌中,於是唬了一跳,慌不迭地縮手。

    謝滿棠好容易才抓住了,又如何肯輕易放她縮回去?當下緊緊抓住安怡的手,照舊垂着眼不看她,竭力讓自己的語氣顯得很平淡自若:“別鬧!我有正事和你說。”

    安怡掙扎着,惡狠狠地威脅:“你怕是不知道,有人對我無禮,這會兒手和臉已經一起爛透了。”

    謝滿棠恍若未聞,緊緊揪住不放,一本正經地道:“你父親那邊做了件不得了的大事,現下已經報上來了。但有人已經盯上了他,想必你這些日子不會太平。沒事兒的時候別到處‘亂’走,就安心在這醫館裡呆着吧,稍後我會使人跟着你。你也別嫌煩,小心總是好的。”

    安怡皺起眉頭:“這麼快?”心願得償,富貴指日可待,這回安保良想必是做夢都要笑醒吧?

    謝滿棠索‘性’將另一隻手也覆了上去,將安怡的手緊緊握在其中,感受着溫涼如‘玉’的肌膚漸漸變熱滾燙,面上仍然淡淡的:“快麼?我怎麼不覺得?說到底,還是你之前幫他尋到的肖伐厲害。也是你厲害,三言兩語的就說服了肖伐,讓他心甘情願爲你爹出謀劃策。聽說之前京中有權貴看上肖伐之才,允諾千金美人,也沒能說動他。”

    安怡一陣心虛:“是啊,呵呵,我也沒想到運氣那麼好,竟然給我遇上了肖伐。”又笑;“他把我錯看成了安九,還有張欣和安家人,也都說我實在和安九頗有幾分相像呢。”

    謝滿棠認真地看着安怡:“其實我很好奇,你和她年歲相差那麼多,就算早年有情分,中間分離了那麼久,她又怎會與你傳信,讓你幫她報仇?”

    他的目光銳利得很,彷彿能看穿人的心思,叫人無所遁形,安怡不自在地避開他的直視,笑道:“早說過了,你又不信。”

    “鬼神之說嗎?”謝滿棠似笑非笑地道:“看來我是必須得相信你的話了。”不然就憑他探查下來的結果,真的是無解。

    安怡不知從哪裡生出來的勇氣,或許是因爲太寂寞,或許是因爲心動,她猛地從謝滿棠掌中‘抽’回自己的手,衝口而出:“你真的不信鬼神?你可記得我的師叔祖?”

    “叩真子?”謝滿棠不折不撓地再將她的手拉回去握着‘搓’‘揉’,不置可否地道:“許多年前,她的確名滿京城,轟動一時。”就連他的老母親,也曾用陪嫁的金釵換了美酒好‘肉’,拉着他的手,千方百計去求叩真子給他算一卦。

    年幼的他記得很清楚,瘋癲嗜酒好‘肉’的‘女’道士半睜着醉眼,扔了一個髒兮兮的紙團給他。年幼的他氣得幾乎想衝上去捶這不靠譜的‘女’道士一頓,偏母親打開紙團仔細辨認出上面的字後就一臉喜‘色’地道謝。‘女’道士斜睨了他一眼,不屑地把一根‘雞’骨頭準確無誤地吐在他的腳背上,罵道:“不長眼的臭小子,小心道爺我收了你。”

    他當時已經很久不曾食‘肉’,本就可惜‘女’道士搶了本該落入他和母親腹中的美酒好‘肉’,聞言更是憤怒,又見那‘雞’骨頭把母親纔給他做的新鞋子‘弄’得油污滿面,不由氣得發抖,不假思索地舉起父親留下來的劍要去劈‘女’道士,‘女’道士卻將他狠狠戲‘弄’了一番,直到母親嚴厲要求他賠禮,這事兒纔算了結。他氣得堅決不肯聽母親說,也不肯去看那紙團上寫的什麼字。但後來聽母親的意思,這‘女’道士的確是有幾分道行的,最少值得那頓酒‘肉’。

    想起往事,謝滿棠的‘脣’邊不由‘露’出幾分笑意來,決定回去後找到那張紙,看一看‘女’道士究竟給他寫了什麼批語。

    安怡難得瞧見他臉上‘露’出這樣輕鬆愜意的笑容,少不得好奇相問,待聽完了謝某人的往事,不由也笑了,笑的卻不是謝某人幼時的“天真可愛”,而是師叔祖慧眼如炬,老早就看出謝某人有一天會長成貌美‘誘’人的妖怪,然後想收了他。

    倒是謝滿棠見安怡也笑了,不由生出幾分“談幼年,成知己”的感觸,愉快地與安怡結束了這次談話:“我走了,你好自爲之,別當面應下,背後玩‘花’樣,不然吃虧的可是你自己。”

    安怡不耐煩地朝他揮手,真是婆婆媽媽,從前她怎麼沒覺得這人有這樣的潛質呢。

    謝滿棠已經走到‘門’前,卻又回頭:“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難道我不配你送我到‘門’前?怎麼說我也算是醫館開張後你的第一個病人。”

    安怡無奈,只好把他送到‘門’前,謝某人含情脈脈地看了她一眼才肯登車離去。安怡這才折身回去,早有一羣或是好奇,或是真生了病的人等在那裡,自是一番忙‘亂’。將近黃昏,終於不見有病患前來,安怡鬆了口氣,同蘭嫂和欣欣笑道:“真是許久沒這麼忙過了,還有些不適應呢。走吧,咱們回家吃好吃的。”忽見陳知善緩步而來,輕聲道:“安怡。”



    上一頁 ←    → 下一頁

    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
    最強醫仙神荒龍帝夜少的二婚新妻腹黑娘親帶球跑青蓮劍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