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223章 必將奉還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223章 必將奉還字體大小: A+
     

    安怡就是特意來做“好人”的,當然不會拒絕這樣的要求:“夫人客氣了。”

    羅嬤嬤領了兩個扮相素雅,平頭正臉的年輕女子走進來,道:“兩位表小姐快給安大夫見禮吧,也是夫人疼你們,安大夫心善,不然你們一輩子都沒這個福氣。”

    兩個女子果然誠心誠意地拜了下去,安怡笑了,什麼表小姐,不過是田均的妾而已。

    雖說病人在醫者眼裡不該有三六九等之分,但在名醫眼裡,一般人家的普通小妾當然是不配請名醫相看的,不然就是侮辱。再有田夫人存了私心,想要找出這兩個小妾不孕不育的真相若是人家大夫看出這小妾吃了陰寒的毒藥,是說呢,還是不說呢?事涉後院陰私,說了真話,鐵定就是一場官司,爲了減少麻煩,大夫們多是不肯說真話的。

    所以田夫人只能以“表小姐”來代稱這兩個小妾,哄騙安怡給她們看病的同時能無所顧忌的說出真話。可惜她遇上的是安怡,在田家生活了好些年的安怡當然是清楚田家的“表小姐”都是些什麼人的。

    既然她們想聽她說實話,那她就說實話。安怡並不多問兩個少婦的來歷,二話不說就號脈問診,然後沉吟不語。

    田夫人見她沉吟不語,心中的猜想算是落到實處了,少不得揮退田均的兩個妾室,語氣沉重地問安怡:“小安大夫,您可看出什麼來了?”

    安怡半遮半掩地道:“府上的兩位表小姐怕是不小心服用了過分陰寒的藥物,所以身子被敗壞了,今後子嗣上可能有些難……”

    果然如此!田夫人饒是再有心理準備,也氣得渾身發顫,張欣那個毒婦!表面上賢良淑德,其實真正壞透了!還不如當初的安九,最少不會當人一套揹人一套!

    田夫人氣得夠嗆,也無心替那兩個可憐的妾室問藥求方,只勉強笑道:“時辰不早了,不敢耽擱小安大夫,我這就陪你去給我那不成器的兒媳看病。”

    安怡應了,由着田夫人作陪,往張欣所居之處而去。田夫人氣夠了,到底覺着張欣這個兒媳再怎麼不好也不是田家能輕易休棄的,頂好就是讓安怡幫着看好了,讓她早些生個嫡孫出來。少不得一路旁敲側擊地和安怡說好話,安怡微笑着:“夫人擡愛了,我哪有那個本事什麼都做得來?大夫們都是各有所長,譬如我擅長的是鍼灸急救,桑太醫最擅長的是婦科……”

    田夫人見她不肯鬆口,不由急了:“鍼灸也有奇效!說句冒犯的話,當年令堂不也是全靠了尊師鍼灸之能,纔有了令弟的麼?”

    安怡似笑非笑地掃了田夫人一眼:“夫人對我們家裡的這些事倒是清楚。”恐怕田均背後做了不少功夫吧?這樣也好,有根有底的,張欣再怎麼懷疑她,也得拿出真憑實據來,不然誰也不會信張欣!

    田夫人驚覺失言,強笑着道:“那不是人人都誇小安大夫和尊師能幹,真正是女中豪傑嗎?”

    安怡就不再追問,直言道:“我到底年輕,這方面差了我師父許多。恐怕幫不了夫人。”

    田夫人見她油鹽不進,只得退而求其次,哀求安怡給介紹個專長這方面的好大夫。安怡歪着頭想了許久,道:“當年我曾聽師父講過,江西顛道人一脈於這方面很有研究,但聽說是需要冒點險的,他們用藥很是霸道……”說到這裡,再不肯說了,言辭懇切地道:“夫人還是忘了我提過的這事兒吧。多是民間傳說,當不得真。”

    田夫人口裡應下,心中卻暗暗記了下來,決定非得去尋一尋這顛道人是個什麼來頭,總不能叫田家就此絕後吧?至於霸道不霸道的,又不是她吃藥,關她什麼事。

    說話間到了張欣門前,桂嬤嬤早得了田均的吩咐殷勤在外候着,就怕安怡被張欣給氣走,張欣的病好不了,她就要跟着倒黴。

    張欣背對着衆人坐在牀前,萬分不願回頭面對安怡。想清楚利害關係是一回事,真的要把自己所有的不堪盡數暴露在正當紅的安怡面前又是另外一回事,她的驕傲不容許她這樣做。今日若是低了這個頭,那就意味着今後她在安怡面前再不能擡起頭來,永遠都只能低安怡一等。叫她怎能甘心?

    安怡靜候片刻,始終不見張欣回頭,便朝田夫人一笑,輕聲道:“我還是往外頭去等等吧。”

    田夫人也是真煩了,又覺着自己這個做婆婆的來了,張欣居然都敢不理睬,真是白瞎了之前她讓羅嬤嬤過來敲打一場,真是丟她的臉。身爲婆婆,哪裡容得媳婦如此傲慢折騰?田夫人把安怡一攔,口氣很衝地道:“媳婦,你這是不瞧病了麼?還是覺得三天兩頭的哄着婆婆和丈夫爲你奔忙很好玩?我看還是請親家母來勸勸你吧……”

    當着安怡的面被婆婆鞭撻,還要累及孃家人,張欣丟不起這個臉。不就是一張臉嗎?當做沒有那回事不就好了?今日的低頭,不代表永遠低頭,她記住了這仇,遲早得報!張欣深吸一口氣,猛地回頭,僵硬地道:“夫人息怒,兒媳是覺得上次出了醜,不好意思面對小安大夫。”言罷楚楚可憐地看着安怡:“小安,你能體諒我的心情吧。”

    當然能,我就是特意來體會觀摩你的心情的。安怡體貼地點點頭,對於張欣這樣的人,刺她十刀未必比得上讓她當衆小便失禁一遭更能讓她痛苦。從今後,張欣那顆高傲漂亮的頭顱是再也不能在她面前擡起來了。就好比,當年她上當受騙落入萬劫不復的境地,張欣也是站在一旁含笑欣賞着她的窘態醜態,將她的自尊全部踐踏在腳下一樣。

    這只是開始,你欠我的,我必將盡數奉還於你。安怡含笑擺出針盒,示意張欣寬衣。張欣看見針盒,先就一個哆嗦,心驚膽戰地問道:“還要鍼灸麼?”

    安怡毫不留戀地收回針盒:“若是大奶奶不願意,也可以不鍼灸。”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
    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快穿女配逆襲:男神請上最強醫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