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221章 人之常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221章 人之常情字體大小: A+
     

    “我不是這個意思。”田均不敢與安怡對視,垂下眼有些尷尬地小聲道:“她能好得起來嗎?”

    安怡半開玩笑半認真地道:“你說呢?”她說話時,眼角微微上挑的雙目‘波’光瀲灩,面上帶着一絲壞笑和不在乎,甚至還有再明顯不過的捉‘弄’意味。

    這樣的‘女’子,纔夠味吧?田均無聲地重重‘抽’了一口氣,突然很羨慕謝滿棠的‘豔’福。不管心裡轉着怎樣噁心的念頭,他面上比任何時候都更正人君子,因他記得,這位即將水漲船高,成爲敕封的鄉君:“小安大夫醫術超羣,宅心仁厚,當然是能治好的。”

    安怡如果不是憑着對他足夠深的瞭解,如果不是剛好看到他的‘胸’脯起伏,就會真的以爲他是個坐懷不‘亂’的正人君子。可惜,他遇上的是她。安怡笑得放肆而愜意:“不,我是個有仇必報的小‘女’子。她三番五次不敬我,欺辱我,難道田大人真以爲我是個沒脾氣沒骨氣的人?”言罷一甩袖子,轉身要走。

    “小安大夫!”田均不知怎麼地,往前一撲,居然抓住了安怡的袖子。兩人俱是一愣,安怡皺了眉頭,厭惡地看着他的手,田均忙不迭地鬆開,小聲道:“我不是故意的。”

    真是噁心,當初她怎麼就看上了這樣一個東西呢?安怡恨不得趕緊離開此地,回去,再把這身衣服換下來扔掉。

    田均疾行幾步,深深一揖,聲音裡有他自己都沒能察覺的諂媚討好:“小安大夫,人家都說您是個有真才實學,仁慈心善的好大夫。拙荊病中糊塗,纔會做下失禮的事,還望您莫與她一般見識,千萬救她一命。求您了!求您了!只要您肯救她,但有差遣,莫敢不從!”

    安怡沉默地看着一揖到底的田均,厭惡地笑了起來:“賢伉儷真是情深。”

    田均見她笑了,心也跟着一鬆,裝作有些不好意思,又有些驕傲地道:“她既然嫁了我就是一輩子的事情,再怎麼不好,我也是要待她好的。”

    同樣的話,當初他也曾當着田夫人的面說過。那時,她入‘門’幾年未有身孕,田夫人將身邊深得信任的大丫鬟送給他做通房,她不客氣地把人給攆了,田夫人大發雷霆,他把她護在身後,語氣堅定地和田夫人這樣說,聽得她熱淚‘交’加,死心塌地。同樣的話,原來可以這樣重複反覆地運用在不同的人身上,還說得這樣的情真意切。

    果然是旁觀者才清嗎?張欣知不知道她千方百計‘弄’去的這個男人天生這樣的渣和賤?安怡漠然地看着田均,淡淡道:“既然如此,我便看在田大人的面上再與她看看。醜話說在前頭,別叫我再聽見看見任何不敬的話和事,否則別怪我見死不救。也別拿尚書府來壓我,這事兒便是說到太后跟前,太后也不會說我沒道理。”你們不是愛以權壓人嗎?我就擡出太后這尊大佛給你們瞧瞧誰更能壓人。

    田均微笑道:“小安大夫別擔心,難道我是不懂道理的渾人?我會管教好拙荊,再不會讓她失禮。下次您來,她一定會和您賠禮道歉的。”

    “如此甚好。”安怡有些嘲諷地朝田均一笑:“問句失禮的話,聽說田大人從前曾是我們安家的‘女’婿?”

    田均一怔,皺了眉頭不再說話。

    安怡笑笑:“失禮了。只不過我從前與九姐姐有些許‘交’情,所以纔會多這句嘴。”言罷快步離開,看都不肯多看這熟悉的田府一眼。有什麼可留戀的呢?從前在青龍山中,每次被胡三賴折磨得痛不‘欲’生的時候,她就無比懷念這裡的一切,寒冷的冬夜裡衣不蔽體食不果腹,居處四處通風漏雪,她就幻想着自己還在這座‘精’致的小院子裡,高‘牀’軟枕地躺在屋裡,烤着暖洋洋的熏籠,調香烹茶,衣來伸手飯來張口,再有他從外尋回來討她歡心的許多新奇玩意兒。

    可真的重新回到這裡,她卻覺得噁心極了,每多看一眼,就是一次血淋淋的嘲諷,告訴她,曾經的她有多愚蠢,有多可笑。安怡覺得她內心深處殘存着的一點信念終於死了,死得乾乾淨淨。

    回到家裡,欣欣殷勤地奉上茶來,伶俐地和安怡報菜單子:“老太太吩咐廚下做了神仙‘雞’,說是要好好給姑娘補補身子……”

    安怡含笑聽着,一口茶還未下肚,突然一陣噁心,狂吐大吐,吐得眼淚並着膽汁都出來。欣欣嚇得哭了,蘭嫂忙着收拾乾淨了,另外倒茶給安怡漱過了口才小心問道:“姑娘這是身體不舒服嗎?”

    安怡擺擺手,微微笑道:“不,舒服極了。我這是噁心的,吐過就好了。”

    蘭嫂想了會兒,也跟着笑道:“是讓人‘挺’噁心的。那田均,一個有‘婦’之夫,居然作出那樣的神態,還去拉姑娘的袖子。也是姑娘‘性’子好,不然得甩他一個大嘴巴子。”

    安怡笑道:“他怕我不給他的愛妻看病,情急之下失了手,也是人之常情。”

    蘭嫂撇嘴:“這種斯文敗類婢子見得多了,表面上道貌岸然的,實際一肚子的男盜‘女’娼。他總在姑娘不注意的時候偷看姑娘,您可別給他‘蒙’蔽了,他和張欣的醜事知道的人可多。”

    安怡不由好笑:“你又是打哪兒聽說這許多的?”

    蘭嫂道:“平日跟在姑娘身邊聽說了個大概,武婆子又和我說了個仔細,嘖嘖,那可憐的安九小姐真是死得冤枉極了。你說她怎麼就那麼傻呢?”

    是啊,怎麼她就那麼傻呢?安怡只覺得臉一陣一陣地熱,連哄帶騙地把蘭嫂趕出去:“去把崔管事請來。”

    少傾,崔如卿進來笑道:“姑娘有何吩咐?”

    安怡道:“先生注意一下,若是近期田府有下人被打賣或是受了氣的,設法替他們解解煩憂,養起來也正好。”

    崔如卿道:“這兩日我已與田均身邊的楊商熟起來了,有他在,事情會好辦得多。”

    安怡點點頭,輕聲道:“再有件事要煩勞先生,我一個弱質‘女’流,許多事不便不敢,很是需要幾個靠得住,有本事的人來幫忙……”

    崔如卿一口應承:“這事兒包在我身上,姑娘只管等着挑人就是。”

    欣欣咋咋呼呼地跑進來:“姑娘,田家送了好些禮來,說是與您賠禮的,收還是不收?”

    安怡低頭撇開茶沫,很肯定地道:“收,怎麼不收?”不要白不要,何況本來就是她的。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
    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邪王嗜寵:鬼醫狂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