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220章 失禁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220章 失禁字體大小: A+
     

    試過了,你就知道了。

    這話並不只是說說而已,在張欣痛苦的呻吟聲中,安怡舒展着眉頭,靈巧地變換着長短粗細不一的金針,在人體痛覺最敏感的穴位之間來回刺激,再換了艾條,溫灼穴位外的皮膚。

    “啊……”張欣痛得大叫一聲,頭往上仰,雙目赤紅,雙手死死抓住被褥,指甲都斷了。

    衆人看得膽戰心驚,也有根本就不屑一顧的,譬如田夫人,不酸不痛地道:“媳婦你忍着點,這鍼灸當然比不得按摩拿捏那樣舒坦輕鬆,就當被蚊蟲叮咬了一口吧。”

    衆人聽了這話,就都鬆了口氣,看來張欣是平日太嬌慣很了,這麼點苦都吃不了,故意裝作很痛,這是給大夫難堪,也是嚇唬丈夫和婆婆。不要說田夫人壓根就是這樣認爲的,就連桂嬤嬤也是這樣認爲的。

    只有田均處於半信半疑之間,因爲他還是比較瞭解張欣的,張欣心狠手辣,意志堅強,更是注重自身形象,特別是在她覺得比她美麗,對她有威脅的女人面前就更自傲,絕不會爲了普通的疼痛自毀形象。但他不能表示質疑,不然就是和親生母親唱反調,就是懷疑安怡的技術有問題,因此他選擇了緘默。

    張欣真是氣得哭了,怎麼就沒有人相信她呢?一定是安怡趁機害她

    !她兇惡懷疑地看向安怡,卻見安怡神情雅淡,安靜平和,全然一副醫者父母心的慈善模樣,見她兇巴巴地瞪來,甚至於同情地朝她寬慰一笑:“你的病拖得太久啦,肌膚都壞掉了,是要更疼一些的。忍一忍就好了。”

    原來是這個原因?所有人都恍然大悟,不怪呢,叫得這樣的毛骨悚然。張欣想一想,好像是這麼個道理,眼看着安怡好像要收工了,剛鬆了口氣,不提防安怡又是重重地一下,猶如被人用鈍刀在皮肉上來回割了幾下,痛得她慘叫一聲,眼睛往上一翻,硬生生暈死過去。

    田均母子“呼”地一下站起身來,緊張懷疑地看向安怡:“小安大夫,她這是?”桂嬤嬤甚至於已經準備好要叫人進來扣下安怡。

    “沒事兒,她這是疼的。”安怡不慌不忙地取出更長更細的幾根金針,慢慢捻動着刺入張欣的穴位,“這幾針刺完,她就一定醒了。”

    張欣是被疼醒過來,她這一生,從來就沒有這樣的疼痛過,從來就沒有這樣的害怕過。 她不想死,不想就此毀容,成爲一個醜陋的醜八怪,她好不容易纔有了現在的生活,她還有大把的金錢沒來得及花,還有漫長的歲月,許多的榮華富貴在後頭等着她,她怎捨得就這樣死去?

    張欣痛得大口大口地喘粗氣,就連觀察懷疑安怡是否對她懷有歹意的心情和力氣都沒有了,她只知道,她疼,她疼,全身上下,從裡到外都在嚷嚷着疼。

    終於,安怡收了針:“好了。”

    還有什麼能比結束折磨更美好的事情呢?張欣大大地鬆了一口氣,還沒來得及吸氣,就覺得身下突然一熱,接着溼熱交加,溼了被子,染了裙子,一股熱烘烘的臊味兒直衝鼻子。

    她小便失禁了。

    她一個名門淑女,居然當着婆婆和丈夫、下人,以及最忌憚最痛恨的假想敵安怡的面出了這麼大的醜,張欣的自尊受到極大的傷害,差不多是衣裳被當衆剝光一樣的羞辱,她終於沒能忍住,瞬間崩潰,閉目嚎啕大哭:“你們都給我滾出去!”

    除了故意使壞的安怡以外,房內所有的人都呆住了。田家母子也就罷了,最多不過覺得晦氣疑慮,最忐忑不安的是貼身伺候張欣的桂嬤嬤與分別叫疏雲、霞蔚的兩個大丫頭

    。以張欣的性子,當着她們的面出了這麼大的醜,可想而知會怎麼討厭忌諱她們。桂嬤嬤是張欣的乳孃,身份又稍許不同,疏雲與霞蔚卻是對視着無奈苦笑,招了主人厭棄,好日子就要到頭了。

    安怡不着痕跡地將兩個丫頭的無奈和擔憂看在眼裡,出聲替張欣解圍:“既然大奶奶好些了,那我就先告辭了。”

    田均皺眉看了眼還在牀上發瘋大哭的張欣,果斷轉身:“多謝小安大夫,我送您出去。”

    安怡並不拒絕,微微一笑就當頭走了出去。

    田夫人也不想久留,簡單叮囑了桂嬤嬤等人幾句就迅速撤退。

    張欣哭得上氣不接下氣的,見疏雲上前準備替她換衣服,正好出氣,不由分說一掌在疏雲臉上,又向疏雲迎面吐了一口唾沫,罵道:“下作的小賤人,見我出醜心裡很歡喜吧?”

    疏雲捂着臉跪在地上哭着求饒,她還覺得不過癮,衝着外頭大聲罵:“不過一個下賤的丫頭,僥倖得了貴人青眼,就當自己真是千金小姐了。”

    指桑罵槐的意味太明顯不過。田均額頭都浸出冷汗來,簡直覺得無地自容,偏生這種事,就連辯解道歉都是錯,最好就是裝作不曾聽見。因怕安怡生氣,便悄悄去瞧安怡,只見安怡不急不緩地沿着道路往前行走,面上平靜無波,彷彿根本沒聽見張欣的哭罵聲。走到院中那棚葡萄架下,她突然停下來轉頭看向他,日光透過樹蔭落在她的臉上,明明滅滅間,彷彿歲月就在最寧靜美好的那一刻停住。

    田均猛地閉上了眼睛,他感覺到他的心又被人狠狠地攥住,用力地捏了一下又一下。不怪得張欣那樣提防緊張,真的,真的太像了。那種神韻,驚鴻一瞥之際,最是相像,就好像是那個人回來了,如同她生前和死後在他夢裡一樣的,無數次地站在這葡萄架下,回眸靜靜地看着他,不言不語,不笑不哭,就已經道盡了萬千的話語。

    “田大人,你怎麼了?”安怡的聲音無比清晰地在田均的耳邊響起來,他努力睜開眼睛,勇敢地直視着安怡,聲音平靜穩沉:“小安大夫,敢問拙荊適才何故出現那樣的症狀?”

    安怡靜靜地看着田均,雙眼黑沉如夜,她“嗤”的一聲笑了出來:“誰知道呢,大概是太緊張太害怕太疼了?總不會是我把她給扎壞了吧。”



    上一頁 ←    → 下一頁

    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
    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聖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