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219章 有毒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219章 有毒字體大小: A+
     

    “把帳子掛起來。”安怡面無表情地吩咐桂嬤嬤,直接無視張欣放在帳外的手,更別談給張欣號脈。

    “這……”桂嬤嬤爲難極了,張欣就是不樂意給安怡看到她的醜態才特意讓把帳子放下來的。現在安怡要讓把帳子掛起來,那不是爲難人嗎?

    見桂嬤嬤不動彈,安怡笑笑,不再多話,這叫她怎麼看呢?望聞問切,何況這是皮膚病,她還是個女大夫,實在沒道理了。

    田均皺着眉頭狠狠盯着桂嬤嬤,生硬地道:“掛帳子。”

    田夫人早就看不慣張欣主僕了,當即向自己的親信羅嬤嬤使了個眼色,羅嬤嬤立即上前利索地把帳子掛起來,口裡說道:“老奴伺候大奶奶。”

    張欣歪靠在枕頭上,臉上和手上已經潰爛破皮流出黃水,一雙腫得只剩兩條細縫的眼睛裡閃出忿恨怨毒的光芒,陰森森、目不轉睛地盯着安怡看,只希望能從安怡面上看出什麼來。最珍惜容貌如她,最驕傲如她,如今成了這個可怖的模樣,還不得不暴露在那麼像安九、並且十分令她討厭的安怡面前,求着安怡給她瞧病,真是讓人氣得想吐血三升。特別是看到安怡那白裡透紅,光澤飽滿的肌膚,她真是恨不得把那張臉皮活活揭下來纔好。

    但她不能不治這病……忍一口小氣,博天長地久,日子還長着呢,安怡,別叫我知道是你害了我,否則我定叫你死得難看。張欣閉上眼睛,來個眼不見心不煩。

    若有可能,安怡希望自己不必碰觸張欣,這樣惡毒的東西,好比蟾蜍有毒的皮膚,碰一下也會讓人噁心許久。以最快的速度給張欣看完了病,故弄玄虛地在所開的方子上列了壁虎尿、百草霜之類稀奇古怪的藥,引得田家上下一陣驚奇。

    田均斟酌再三,忍不住問道:“壁虎尿是有毒的……”

    壁虎尿有毒?安怡從前也是這樣認爲的,直到她看完了吳菁那一屋子的書之後,她才改變了看法。但她不會這樣和田均說,只正色道:“你們若信我,就用,不信,就不用。”

    得,田均不敢再問了。

    安怡又取出針盒,將長長短短的金針展露在衆人面前,表示要給張欣鍼灸排毒。

    張欣看到那些又長又粗、閃閃發光的金針,不由大吃一驚,莫名就覺得安怡會害她,忍不住疾聲道:“可沒聽誰說我這個病能用鍼灸治好。”

    你沒聽說過的事情可多了,並不止這一件。安怡淡淡一笑,伸手就將針盒蓋好,再示意蘭嫂把艾草等其他用具盡數收起。

    田家母子頓時大爲不滿。你說你生病了,到處給你請大夫,別人治不好,就去請能治好的,結果人給你得罪了,你孃家還嫌我們沒本事請不來。好容易把人請來了,你又這樣作,到底想要幹什麼?這安怡今日要是就這樣走了,可想而知再不會回頭。你倒是可以病死,你孃家不饒我們啊。

    田夫人立即拉住安怡說好話,差不多是一把鼻涕一把淚的:“她病得糊塗了,什麼都不知道,您大人大量,不要和她計較啊。您治好了她,我們一家子都記您的情。”

    安怡冷漠地看着田夫人。她從小就失去母親,真是希望能得到婆婆疼愛的,但田夫人不喜歡她,嫌安侯府沒落,嫌她不能給田均帶來真正的好處,嫌她不能生育,嫌她霸佔着田均,不讓田均去睡通房。所以各種挑剔,所以各種不滿,就在她出事的那一天,也是因爲受了田夫人的氣,所以纔會只帶着兩三個人就去赴了張欣的約,從此走上不歸路。

    你是不是同謀呢?這些年你安然享受着我給你們帶來的財富和優渥生活,有沒有一絲心虛不忍呢?安怡冰涼的手緊緊扣住田夫人的脈門,一雙黑幽幽的眼睛死死盯住了田夫人。

    田夫人吃了一驚,本能地往後退了一步,小聲道:“安大夫?”

    田均聞聲看過來,疑惑地挑起了眉頭,張欣更是努力擠開腫脹的眼皮,兩眼露出興奮的光芒。

    安怡坦然自若地鬆開手,認真道:“夫人的身體不太好,肝氣鬱結氣滯血瘀,凡事還該放開心胸,想開些纔是。”

    田夫人愣了片刻,突然悲從中來,叫她怎麼想得開呢?兒子生得一表人才,有才有貌,卻一直仕途不順,無人賞識。前後兩個兒媳都說是出身高門,鼎鼎有名的才女。第一個是個不食人間煙火的,只會吟詩作對,打扮愛俏,除了人長得好看、嫁妝豐厚以外一無是處,孃家不但不能幫扶夫家,反而倒拉後腿;第二個倒是能幹厲害,但就是精明厲害得過了頭,孃家又勢大,死死壓着她這個婆婆,最要命的是和前一個兒媳一樣不會生孩子。眼看着田均快三十的人了,還沒一男半女的,叫她這個做孃的怎麼不鬱結?田家就要絕後了!

    當然田夫人不可能當着安怡說這些話,更不能當着安怡哭,便只是嘆息了一聲,強忍着悽楚拍拍安怡的手:“好孩子,你把我這媳婦看好了,我自然就痊癒了。”忍不住突生想法,會不會安怡也能替張欣看好這不孕之症?

    安怡暗自冷笑,你這心病只怕永遠都好不了啦。因爲她剛纔給張欣看病時仔細看過了,張欣的身體沒有問題,當初她的身體也是健康的,真正有問題的人是田均。根子就出了問題,怎麼能好起來呢?這算不算是天然報應?

    田夫人見安怡不說話,以爲她還在生張欣的氣,只得求救地看向田均。田均這些日子也真是被張欣的病磋磨夠了,只恨不得安怡把張欣的病一把抓掉纔好。少不得上前又是作揖又是賠禮的,還把張欣狠狠罵了一頓。

    張欣不過是憋着一口氣而已,真到了這個地步,也不得不放下尊嚴,低聲下氣地道:“我不是有意的,是被嚇壞了。小安你也知道,我慣常心直口快,又在病中,脾氣難免有些古怪暴躁。若有不對的地方,你千萬莫與我計較。”

    安怡真恨不得就讓這張臉就此爛掉,但還不到時候,她要安九洗淨污名,堂堂正正地翻身。當下一笑:“試過了,你就知道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
    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仙王的日常生活抗日之特戰兵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