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217章 老山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217章 老山參字體大小: A+
     

    安侯府中,安老夫人自夢中大叫了一聲,驚慌失措地從牀上坐起身來,滿頭大汗地用力按住跳得“砰砰”作響的左胸,看着聞聲趕進來的心腹甘嬤嬤小聲道:“我夢見那個小賤人了。”

    甘嬤嬤一愣,隨即明白過來,安老夫人說的小賤人乃是導致老侯爺從首輔之位下臺的直接導火索,乃是一個名叫瑟瑟的美人。當年嫡出的三老爺安保鳳和庶出的四老爺安保祥爲了這女子互不相讓,大打出手,兄弟失和,老夫人乾脆利落地一杯毒酒結果了瑟瑟的命,四老爺一氣之下離家出走再沒回來過。瑟瑟的兄弟爲替她報仇,暗裡蒐集安家各項罪證,終於在鳳翔三年把老侯爺給拉下了馬。

    沒想到這麼多年過去了,老夫人竟然夢見這麼個人。甘嬤嬤勸道:“不過是個夢而已,您實在不必放在心上。”

    安老夫人強橫而不屑地道:“誰放在心上了?賤人也配?”雖是如此說,心中確實不太高興,頭也暈得厲害,身上也不爽快得很,手腳還似有些發麻,忽然聽得外頭有人竊竊私語,便大發雷霆:“誰在外面?”

    田氏忙應道:“母親,兒媳來給您請安。”

    安老夫人沒好氣地道:“什麼事?”

    田氏低眉順眼地進來,先命人送上精心挑選的時新花果,又奉上一隻玉盒,討好道:“這是媳婦孃家嫂子特意送來孝敬母親的長白山老山參,聽說很有些年頭了。”

    這幾年府裡又窮又難,安老夫人私庫裡的寶貝也被折騰掉不少,聽說是珍貴難得的老山參,也難免動了心。甘嬤嬤上前接過打開給她看,笑着誇讚:“哎呀,難得這樣齊全的好山參。現在市上很不多見了呢。”

    安老夫人也滿意,話卻一貫的驕傲:“雖然比不上我收着的那兩根,卻也很不錯了,難爲你嫂子了。”

    田氏暗啐了一口,心道你還以爲如今的安侯府還是從前的安侯府呢?早就名不符實了,裝什麼裝。面上照舊笑得甜蜜溫順:“我孃家嫂子道是許久不曾來看您啦,本該親自送來的,奈何家裡有些煩心事來不了,讓兒媳替她給母親賠禮呢。”其實這山參乃是張尚書夫人拿來的,目的是想借安侯府居中轉圜,和和氣氣地請安怡去給張欣看這個病,不然強行請個心懷怨氣的大夫去,能看好病嗎?只怕更添一重仇恨。

    安老夫人無所謂:“她忙就改日來玩也一樣。”想想不對,問起來:“什麼煩心事啊?”

    田氏趕緊把張欣病得快不行了的事說來,皺着眉頭無比可惜地道:“那孩子也不知是衝撞了什麼,竟是病得那樣厲害,請了許多大夫都沒辦法。”

    安老夫人果然問道:“安怡也沒辦法嗎?”

    田氏嘆氣:“沒能請着。”趁機苦苦央求:“好歹安、田兩家也是姻親,見死不救,對她聲名也不好,張家那裡少不得也會心生芥蒂。其他人沒這個面子,唯有母親能說道她一二,總是爲了大家好,想來她不至於就不聽您的。”

    安老夫人最愛出風頭,立即吩咐甘嬤嬤:“你親自去一趟,把怡丫頭給我叫來。”

    她說得託大,甘嬤嬤卻是親自見過安怡的,根本不敢掉以輕心,仔細準備了纔去恭恭敬敬地請安怡。

    安怡早就算着張欣肯定耐不住了,不是張尚書府就是安侯府一定會出面替張欣解決這個難題。見來的是甘嬤嬤,也沒多問就跟着甘嬤嬤去了安侯府。待見了安老夫人與田氏,只一眼就看出安老夫人似有麻痹中風的前兆,卻又曉得安老夫人有個怪癖,見不得別人說她生病,不然就認爲人家是詛咒,便不提不問,投其所好,和老夫人說得熱火朝天。

    田氏幾次想把話題轉過去都插不上,急得額頭冒汗,她還指望着尚書府幫着兒子前進一步呢,哪裡敢把這事兒辦砸了?但老夫人的性子自來不好惹,田氏也只有生生忍耐着。好容易有了機會,正要開口,就聽人道:“大老爺和夫人過來給老夫人請安。”

    安老夫人不由樂了:“快叫他們進來,今兒是什麼好日子,竟一起來了。”安怡作勢要起身避開,安老夫人不許她走:“沒聽說過侄女還要避諱伯父的,就在這坐着,也同你伯父認一認,省得到了外頭認不得自家人。”

    安怡笑而不語,田氏忿忿。長房哪裡是來請安的?分明就是老夫人悄悄差人去叫來的,目的是爲了讓安大老爺在安怡面前排個號,方便安怡在太后面前替安大老爺求個情。

    說話間,安大老爺偕同唐氏一起進來,夫妻倆最先看向的都是安怡,安大老爺一臉擔憂:“聽說母親身子不舒坦,兒子和媳婦一起過來瞧瞧。”三言兩語,就扯到了安怡身上:“有侄女兒在這裡,我就放心了。你父親可好?這一向家裡事多,也沒顧得上你們。”

    “家父極好,多謝族伯掛懷。”安怡含笑同安大老爺夫妻行禮見過,她印象中,這位大伯自來不苟言笑,看着清俊能幹,實際上卻沒什麼大本事,奸猾薄情倒是一等一的。當初祖父暗裡同肖伐老先生感嘆過很多次,這一生最遺憾的就是沒能生着個好兒子。

    安大老爺其實和安怡沒什麼好談的,更對這個放着好好的官家小姐不做,偏要去學醫行醫的族侄女沒什麼好感。不過因爲安怡得了太后青眼,更有傳言說她很可能被封爲鄉君,因而才按捺下那些不滿,聽了老夫人的話來見人,抱着的卻是不管有用無用,且試一試的念頭。

    抱着這樣的念頭,氣氛當然好不到哪裡去,安大老爺隨便和安怡寒暄了幾句,就把身爲族長和族中長輩的威風擺了出來:“你既因緣巧合得了太后娘娘的恩典,就要小心伺奉,休要丟了我安氏一族的臉。”

    “是。”安怡左耳進右耳出,只當他在自說自話。

    安大老爺見她態度恭敬,越發說上了癮:“聽人說,聖上有意封你爲鄉君,這是你的福分,也是我們安氏一族的榮光,你要倍加珍惜,忠心伺奉……”

    這話一說出來,屋內衆人神態各有不同,安府女眷都是震驚大過喜悅,安怡則是肅了神色,認真道:“訛傳而已,還請大伯父慎言。省得給外人聽去免不了要說我們驕狂,倒叫人笑話。”

    沒人想到安怡會這樣。

    安大老爺在家裡本是除了老夫人之外的第一號人物,幾乎算是橫着走的,便是族裡,也沒人敢這麼當面刺他,當下就有些下不來臺。沉了臉想訓斥安怡兩句,安怡又句句都說在實處,實在沒法兒可反駁,只氣得鬍子亂抖。

    大夫人唐氏見狀,輕輕笑了一聲,替丈夫解圍:“侄女這話就不對了,咱們是在自己家裡,又沒有外人,你大伯父這也是在替你歡喜,愛惜你呢。你若真做了鄉君,不說別的,這婚配就不一樣,你父母親遠在昌黎,祖母又年邁,到時少不得我們替你做主。”

    利誘加試探,滴水不漏,大伯母也是個人才。安怡自若地一笑,半點口風都不透:“我自是知道長輩們爲我好,但這話的確是不能亂說的,大伯父是爲官之人,應當比我更知道里頭的厲害。若有言語不妥之處,只望大伯父憐我年幼不知事,不要與我計較。”說着就給安大老爺福了一福。

    安大老爺再有多少火氣也撒不出來了。但他到底是被安歸德親自調教多年的,總有幾分見識。仔細一想,尋常人聽說這個消息,少不得要追着他問個分明,或是含羞帶笑,透幾分意思在裡頭。偏安怡不驕不躁,沉穩謹慎,這就有些意思了。一來,這個消息多半是真的,安怡也已知曉;二來,她年紀輕輕就能如此沉得住氣,是個能撐起來的。這樣的人,不好得罪。

    這樣一想,安大老爺少不得高看安怡一眼,臉色也由陰轉晴,十分和氣地和安怡說了幾句話,又叮囑唐氏好生接待安怡,不許怠慢,這才藉口外頭有事出去了。

    唐氏與大老爺多年夫妻,也算是彼此心意相通,見狀便知安怡被封爲縣君這事兒是十拿九穩的,當即打點起精神,分外殷勤。

    只鬱悶了田氏,一邊要消化安怡立即就要和她們不同的現實,一邊還要組織言語把替張欣求醫這事兒說出來。好容易覷了空,便涎着臉上前誇安怡。

    安怡等她把所有好話都說盡了才含笑問她:“三伯母可是有事?”

    田氏趕緊說來,安怡沉了臉冷笑道:“不是我不肯幫忙,而是田大奶奶做事太不地道!她之前幾次三番刁難我也不提了,那日好心與她醒酒丸,她倒懷疑我害她,到處拿給人瞧是不是毒藥。叫我如何敢幫她?我只怕幫她看好了病,她回頭咬我一口,說若非是我害的,如何能治好她?那時我可是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田氏頓時大爲尷尬,因爲安怡說的這些,全是真的。但要叫她就此罷休,那是不可能的,少不得厚着臉皮否認:“哪有這樣的事?之前都是誤會,後來就更是誤會。侄女兒是從哪裡聽到這樣的說法的?沒有的事!那是有人故意挑唆我們兩家不和呢。”一邊說,一邊可憐兮兮地看着安老夫人求救。

    (二更)



    上一頁 ←    → 下一頁

    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
    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迷霧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