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216章 我想吃肉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216章 我想吃肉字體大小: A+
     

    那人笑道:“大人好記性。小人乃是金魚巷安宅的外管事崔如卿,前兩日大人曾去過我們家的。”

    想起自己當時被謝滿棠當衆摔了狗啃屎,真是面子丟盡,田均頓時收了笑容。崔如卿似是毫無所覺,恭恭敬敬地給他斟酒,道:“我家主人不是刻意刁難大人,只是不好壞了規矩得罪其他人。事實上,我家主人早就聽說過大人的美名,很是景仰,因而對那日的事情更是頗多愧意,特意吩咐小人若是見着大人,定要替她給大人賠個不是。小人運氣好,竟就給小人遇着大人了。”

    田均敷衍地咧咧嘴,也想看看安怡葫蘆裡賣的什麼藥。

    崔如卿當初給蔡太師做過多年幕僚,後來又做了許多年的小麪館老闆,伺候人自有一套,當即立在一旁給田均斟酒佈菜,不時說幾句好聽話,馬屁拍得好且不露痕跡,句句都說在田均的心坎上,更是把謝滿棠說成一個霸道自私,仗着對安怡有知遇之恩就蠻橫不講理的橫人,又暗示安怡非常同情田均遭受的無妄之災,她進宮時如果機會好,會幫他一把。

    田均雖不敢相信,心情始終好了許多,覺着自己不能再喝了,便起身道:“多謝你的招待,告訴你家主人,我田均不是小氣之人。”不知爲什麼,混沌一片的腦子裡浮現出那清麗的身影,以及那一聲熟悉的“嚇着你了嗎?”於是就又添了一句:“但願還有機會能喝你家主人一杯清茶。”

    “大人慢行。”崔如卿點頭弓腰地把田均一直送到門口,不忘給他的長隨楊商塞了一提酒肉,楊商一愣,隨即朝崔如卿滿意地翹了大拇指,會心一笑:“老兄放心,我家大爺恩怨分明,絕不會怪罪府上。”

    “託靠老弟了。”崔如卿又塞了二兩銀子過去,笑嘻嘻地看着田均主僕二人離去,脣邊露出幾分寒涼的笑意。按照姑娘的說法,當初安九小姐出事,楊商這個打小就伺候田均的親信長隨多少是知道些真相的。既然田家把當初伺候安九的下人們統統打發乾淨了,那他就從楊商這裡下手。雁過留聲,只要安九的確死得冤枉,那就一定能找出蛛絲馬跡來。

    田均醉醺醺回了家,一頭扎進小妾屋子裡躺倒。張欣得知,氣得捶牀,忿忿地吩咐桂嬤嬤:“你去和我娘說,讓他們使人去給我把安怡的根底醜事都給我刨出來!”

    天邊剛露出一絲魚肚白,安怡就已經出發去宮中給連太后例行請平安脈。此時百官早已上朝,百姓尚未起身,正陽大街上頗爲冷清,只有包括安怡的馬車在內的三四撥人在街上前行活動。

    安怡坐在車中閉目養神,前夜裡與謝滿棠的那一番大戰害得她總是整夜做夢,做的還都是些不切實際的夢,夜裡沒睡好,白日裡有呱噪的安老太要對付,要算計應付田均與張欣那邊,還要爲即將開張的藥鋪子拿出新藥方,幾件事情攪在一起,把她的精力耗得差不多了。

    有人輕輕敲了敲馬車壁,蘭嫂將窗簾拉開了一小角,隨即輕聲呼喚安怡:“姑娘,是謝大人。”

    安怡下意識地就想把頭轉到另一邊去,假裝這事兒沒發生。當時她雖然表現出破罐子破摔的勁頭,實際上是很難堪的。特別是事後謝滿棠毒發,柳七連夜趕來問她要解藥,格外曖昧地告訴她,謝滿棠昏迷中也在喊她的名字,問她究竟發生了什麼事,她真是無地自容。

    “敢轉過頭去,我就讓人把你的馬車掀了。信不信?”謝滿棠擁馬而行,目不斜視地看着正前方,語氣冷冽果決不容置疑。他穿着黑色的箭袖圓領袍子,腰間挎着長刀,英姿颯爽,臉如冷玉,讓人看了就不能挪動眼睛。

    大清早的就出來禍害人。安怡狠狠盯了他一眼,強迫自己把目光撇開,淡淡地道:“大人但有吩咐,讓下頭人來說一聲就好,何必勞煩大人親至?”

    謝滿棠對她的諷刺罔若未聞,淡淡道:“你這個毒婦,又是下藥又是使詐的,生生弄壞了我的身子,你說要怎麼辦吧?”

    安怡一愣,目光復雜地朝他看過去,不防正好對上謝滿棠的目光,那目光裡充滿了她從未見過的熱度和渴望,安怡彷彿被燙了一樣,飛快地逃開了去,死死盯着車簾子,一顆心差點沒從胸腔裡跳出來。她當然看得懂一個男人用這樣的目光看着一個女人意味着什麼,在昨夜的夢裡,她就看到了他這樣看着她,她以爲做夢就是做夢,但他真的這樣看着她了。

    謝滿棠眼睛也不眨地死死盯着安怡,縱然車內光線陰暗,他還是眼尖地看到了安怡耳垂上的那一點嫣紅。她在害羞,一種難以形容的愉悅感油然而生,並迅速打敗謝滿棠內心深處暗藏的沮喪,佔領了他全部的心情。她心裡有鬼,不然害羞做什麼?謝滿棠志得意滿地輕笑了一聲:“我還以爲安大神醫一出手,必然是見血封喉的無解毒藥呢,誰知竟只是讓人做一夜好夢的藥。你這是失手了呢?還是不敢?”他壓低了聲音,湊近了輕聲道:“或者是捨不得?”

    笑聲刺耳,特別是伴着這樣得意洋洋的神色就更令人討厭了。安怡忿恨地抿着脣,腦海裡忍不住浮現出那一夜的莫名糾纏,以及她像個白癡一樣地纏在他腰上,提着他的頭往她胸前蹭,幸虧這不要臉的沒說她刻意勾引她……她怎麼那麼蠢呢?安怡越想越惱火,索性陰沉着臉一言不發。

    這樣的表情落在謝滿棠的眼裡,又極大地取悅了他,他的聲音越發盪漾:“你別裝了,我知道你其實早就看上我了,就是擔心我看不上你,所以一直忍着不說。其實你也不用太擔心,我這個人還算好說話,就是看不上你也不會太給你難堪。”

    安怡忍無可忍,擡手便將一旁放着的茶杯朝他扔了過去,針鋒相對地反諷道:“大人什麼都好,就是這點不好。男子漢大丈夫,看上了我就明說,怎地連這點膽子都沒有,反倒要拿女人來說事?你放心,我這個人就算再不好,也不會糟蹋真心仰慕我的人。”

    謝滿棠反手接住茶杯,眼睛亮晶晶地看着她道:“是麼?”

    晨光中,他的眼睛亮如星子,看得安怡不敢對視,安怡垂下眼,嘴硬地道:“不是真心的除外。”

    謝滿棠將茶杯遞進去,順手替她掠了掠耳畔的碎髮,輕聲道:“那麼你聽好了,安怡,我看上你了。你說怎麼辦吧?”

    他冰涼的手指有意無意地劃過了安怡的面頰,激得安怡一顫,猛地側臉讓開,一顆心猶如小鹿亂撞,轉瞬間萬千滋味盡數涌上心頭,叫人茫茫然不知所以然。

    謝滿棠意猶未盡地縮回手,毫不顧忌一旁已經恨不得把自己埋進角落裡的蘭嫂,擲地有聲地道:“你聽好了,我被你禍害了,你要對我負責。不然,你吃不了兜着走。”

    安怡不由暗生惱意,這算什麼?哪有這樣霸道的人,和人表白,前一句是好聽話,後一句就是威脅?當即冷了臉裝沒聽見。

    謝滿棠卻沒顧上去看她,只顧着一口氣把想說的話說出來:“我幼時想吃肉,我娘卻不給我,和我說想吃就去搶,搶不到就別吃。我思來想去,你就是我如今想吃的那塊肉。”

    安怡已經一句話都說不出來了。她覺得她的腦子壞掉了,要不就是還沒睡醒,她求助地看向蘭嫂,卻見蘭嫂深深地藏進角落裡,整個人已經抖得猶如風中的落葉忍笑忍的。

    外面的謝滿棠說完了想說的話,也不去看安怡是個什麼神情,無聲地吸了口氣,面無表情地繼續道:“既然如此,我批准你入股開辦醫館和藥鋪,但你一定要記得,你是我的人,代表着我的臉面,絕不許你做出丟我臉的事,更不許你勾連外人,吃裡扒外!不然,我定叫你知道我的厲害。”

    嘖!她是他的人!他以爲他是誰呢?安怡總算找到了反擊的機會,“嘶”地一聲捂住嘴,抱怨道:“怎地牙突然疼起來了?好酸!”

    謝滿棠惡狠狠地瞪了她一眼,道:“我還有公務在身,沒事我就走了。”言罷果然撥馬就走。

    安怡突然想起一件事來,叫住他道:“噯,我求你一件事。”

    果然必須有事相求才會聽他的話,謝滿棠假裝不耐煩地道:“說吧,又想佔我什麼便宜?”

    安怡老臉厚皮地直接道:“饒了田均吧。”

    謝滿棠挑眉斜睨着她:“憑什麼?”

    安怡將車簾子又揭開了些,懇切地道:“別問了,就說幫不幫這個忙吧。”

    這丫頭心黑得很,此舉絕對沒安好心,謝滿棠爽快地道:“行,給你這個面子。叫他私底下來給我賠個禮,也就罷了。”

    “大人真是仁慈啊,您騎馬慢點,慢行。”安怡諂媚而滿足地朝謝滿棠笑得開懷,一點都看不出之前的彆扭與害羞。

    大男人不與小女子一般見識,謝滿棠鄙夷地掃了她一眼,雄赳赳、氣昂昂地帶着一羣人呼嘯而去。安怡躺倒在坐墊上,輕輕笑了起來,該怎麼把這個消息分別透給田均夫妻知道呢?



    上一頁 ←    → 下一頁

    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
    重生之老子是皇帝逆鱗神醫小農民第一贅婿黃金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