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212章 登徒子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212章 登徒子字體大小: A+
     

    (三更到,繼續求)

    一陣夜風吹來,安怡全身激起一層雞皮疙瘩,鼻腔一癢,忍不住響亮地打了個噴嚏。謝滿棠懶洋洋地瞟了她一眼,他倒要看看這硬骨頭的丫頭能撐到什麼時候,需知,耗得越久,吃虧的越是她。反正他是不怕給人瞧了摸了去的。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她能走到如今,自然知道什麼時候必須低頭。安怡的聲音比蚊子叫大不了多少:“送我上去。”

    謝滿棠不爲所動,好像根本沒聽見。

    安怡忍氣吞聲:“我們和好吧。”

    謝滿棠這回終於有反應了,轉頭冷冷地看着她道:“你想和好就和好了?你剛纔不是還想要我的命嗎?這會兒用得着我了,就想和好?這天底下,什麼時候竟然有這樣的好事了?你再說兩樁給我聽聽?”

    安怡恨得咬牙:“我是自衛。”

    “哈!我是沒人喜歡的王八蛋,每個人心裡都恨極了我。你是這樣說的吧?”謝滿棠陰陽怪氣地笑了一聲,不露痕跡地將安怡近距離地上下看了一遍,天氣熱,她穿得少,被水一浸,真相畢露。嘖嘖,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真看不出這丫頭是這樣的人,外面穿得素淡,裡頭卻是最妖豔的顏色,就連這樣慘淡的月光也掩蓋不住。身材實在是好極了,簡直呼之欲出……鼻端又有兩股熱流噴涌而出,謝滿棠狼狽地迅速轉過去,用力捏住鼻子,再不敢回頭作怪。

    “你!”安怡眼眶一酸,只覺得無限委屈憤恨,鬆開謝滿棠的胳膊試探着朝岸邊鳧,手纔剛鬆開就失去平衡,忙着又趕緊抓住了,只恨不得將謝滿棠生吞了才解氣。

    一隻有力滾燙的手橫過她的腰肢,將她緊緊摟住,謝滿棠板着臉,不肯看她,目視前方往前遊。一種非常怪異的感覺充滿了安怡的心胸,她覺得又羞恥又忿恨,還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緊張害怕,少不得矯情地推推腰間那隻手臂,謝滿棠頭也不回地黑着臉低聲斥道:“再亂動就把你扔在這裡餵魚!”

    安怡不敢再吭氣,委屈地由着他帶着她往岸邊遊。到了岸邊,謝滿棠先讓她扶住岸邊一塊突出來的石頭,他自己爬上去才拉她上岸。他挑的地方好,是一整塊平坦的巨石,石頭上日間被太陽曬起的熱氣尚未褪去,坐在上面熱乎乎暖洋洋的,安怡側臥在石頭上,只覺得自己終於活過來了。

    她覺得她必須要喝一碗薑湯才行,但這裡不是她家,她這副模樣明顯也是不適合出現在人前的,所以她還是隻有求妖怪救命。安怡不想開這個口,所以她希望謝滿棠冷得受不了,或者是非常愛惜他的身體,主動點早些結束這個可怕的意外事件。

    謝滿棠顯然不太在意這個,他背對着安怡坐在離她不遠的地方,髮髻上的水狼狽地順着往下流,很快就將他身下的石頭浸溼了一大片。自來最注重形象的他卻絲毫不在意,只顧攤長雙腿僵硬地挺着背脊,沉默地看着波光粼粼的湖水。剛纔的事給他的震撼太大了,他不想給安怡看到他的狼狽樣和傻樣,這實在不利於今後的相處。想想看,出盡了醜的他還能讓她敬伏害怕嗎?簡直不敢想象他每做一件事,她就用那種“別裝了,我什麼都知道,你就是個心懷不軌,裝模作樣的僞君子”的眼神諷刺地看着他,這種情形實在太可怕了!他得好好捋一捋。

    僵局總是需要有人來打破的,既然山不來就她,她就去就山,安怡輕輕咳嗽了一聲,假裝剛纔的事情沒有發生過:“沒想到大人還精通水性,真是文武雙全,水陸雙行啊,呵呵……”

    厚臉皮的丫頭,也幸虧她沒有哭哭啼啼的,不然他肯定又是另一種心情了。謝滿棠的脣角忍不住地往上翹了翹,懶洋洋地借坡下驢:“你想不到的事情多了去,我想不到的事情也多了去。譬如,你是個養不熟的白眼狼,稍不順意就想要我的命。”

    你纔是養不熟的白眼狼。安怡破罐子破摔:“也不知是誰稍不如意就想要人的命呢,我一個弱女子,只爲你一句話就千里迢迢地跟着你來了京城,你讓殺人就殺人,讓放火就放火,你卻稍不如意就想要我的命!我上有老,下有弱弟,怎能就這樣白白死了?螞蚱要死之前也還要蹦兩下呢。”

    謝滿棠瞪她:“所以你就踢撩陰腿?誰教你這樣陰毒下流的法子的?這是好姑娘該做的事?”

    安怡不甘示弱地回瞪着他:“總比你個趁人之危的登徒子好。”話未說完就懊悔地捂住了嘴,垂了眼不說話。今後必須還要見面的,這種事情就當是個意外不要再提起了吧,不然多尷尬啊。

    謝滿棠目光灼灼地盯着安怡,心裡嚴重不爽。怎麼地,她還覺得吃虧了?別人都是恨不得就此纏上來,怎麼她就一副想努力撇清的嫌棄模樣呢?他就那麼招人嫌?他哪裡入不了她的眼?

    安怡的頭越來越低,越來越低,幾乎要藏進裙子裡去。想到這個,她又瑟縮了一把,含胸縮腿,蜷成一小團。總覺得自己好像什麼都沒穿,盡數給這不要臉的妖怪看了去。

    總算知道害羞了,勉強像個女人樣子。戰勝了的謝滿棠心有不足地收回目光,穿上靴子起身就走。

    “你要去哪裡?”安怡深知此人小氣又刻薄,只恐他扔了她在這裡吃一夜的涼風。雖然天氣炎熱,衣衫輕薄,等到明早這身衣裙一定能幹,但她總不能就這樣在這水邊呆一夜吧。

    謝滿棠腳下不停,淡淡地道:“當然是去喝點熱薑湯,再找個漂亮的女人來伺候着洗個熱水澡。”見安怡眼裡憤恨地射出兩把小刀子,忍不住分外愉悅:“不然怎對得起這登徒子的雅號?”

    安怡恨得用力捶了一下地,拳頭碰上石頭,自然是拳頭吃了大虧,疼得眼淚汪汪的,眼睜睜看着謝滿棠越走越遠,漸漸看不見。



    上一頁 ←    → 下一頁

    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
    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重生之老子是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