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211章 好好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211章 好好吃字體大小: A+
     

    (第二更,打滾求鼓勵)

    能嗎?很明顯,她不能。那麼不堪的過去,那麼醜陋可怕的過去,她不願與人分享,不願有個人每次一見到她,就用同情可憐的眼神看着她。她最不需要的就是同情,因爲她可以憑自己的力量站直了,站穩了。安怡直視着謝滿棠輕聲道:“能對別人說的,我一定不會對您有所隱瞞。”

    言下之意就是你別逼我說不能說的,逼了我也不會說。謝滿棠有些心寒的一笑,覺得自己很可笑。時至今日,他當然明白自己的心裡已經有了一個影子,從昌黎到京城的路上故意挑撥折騰她那個據說有婚約的對象,再到雪夜裡把她扔到馬背上恐嚇她,自己在一旁瘋子一樣地追着生怕她摔下來,一直到事無鉅細地替她安排打點好宮中的一切,捨不得她被人欺負折騰,不惜與蔡老二翻臉打人,再到想方設法地不讓她變成永昌侯的義女高他一輩,甚至於想給她弄個體面的封號身份,千方百計地幫着安保良疏通關係,爲的不就是未雨綢繆麼?

    未雨綢繆,是爲了有那麼一天,她能有機會與他並肩而行,而不是因爲一些莫名其妙的原因就此錯過,遺憾一生。可惜,只換來了這樣一句話。他在她心中,也不過是和別人一樣的。謝滿棠不知該怪安怡有眼無珠不識寶,還是該怪自己自作多情看走了眼。

    安怡見謝滿棠的表情倏忽變幻,實在怕他走火入魔,少不得小心翼翼地提醒道:“大人,您該不會是累壞了,舊病又復發了吧?”

    謝滿棠胸中一直燃燒着的那團邪火頓時被點燃,然後迅速找到了噴火口:“你纔有病!你有大毛病!你要不要我好心請人來替你看看?省得你遲早病入膏肓病死了!”

    安怡唬了一跳,迅速往後躲了躲,抓着門框很認真的小聲道:“我還死不得。我若死了,要是大人舊病復發可怎麼辦?大人這樣謫仙般的人才若被疾病毀了那該有多可惜?”想到謝滿棠前幾日硬逼着她喝下的那不明之物,討好賣乖地想轉移視線:“我不是已經吃了大人給的毒藥了嗎?難道不是毒發了?還請大人賜下解藥來吧。”

    死丫頭,得了便宜還賣乖。她精通藥理,難道不知道那東西不過就是泄憤用的豆麪?這是仗着他的縱容故意來氣他的吧?謝滿棠氣得差點沒吐血,猛地站起身來,拉着安怡的胳膊就往外走。他走得飛快,安怡被他拖得半邊身子往前傾,氣喘吁吁地一直小跑着纔算能跟上他的腳步,他卻又要作怪,常常趁她不注意了就拉着她的胳膊往前一帶,往往叫她不得不扶着他的胳膊才能保持平衡。

    “我錯了,我錯了。”安怡根本沒注意到每次她緊緊抓住謝滿棠的胳膊時,妖怪就全身僵硬,腳下踉蹌,眼神茫然,她只顧害怕地看着黑漆漆的園子,抱怨爲什麼偌大的國公府裡頭竟然沒有下人走動。一定是妖怪太嚇人,所過之處陰風慘雨,無人敢靠近方圓半里之內。

    謝滿棠充耳不聞,一直拖着安怡往前走,穿過曲折的水上廊橋,高大猙獰的假山如同一隻吐着寒氣的怪獸迎面撲來,安怡左右四顧,覺得這真是殺人滅口的好地方,誰知謝滿棠仍然不停,將她拖着往假山上走。

    記得當初祖父也曾在假山上設有機關密室,他不會想把她給關到裡面去吧,喪失理智的妖怪都是變態不可理喻的。安怡伸手去摸鐲子,手指纔剛碰到鐲子,就被謝滿棠火速一巴掌在手上,疼得她淚花子都涌了出來。她也不叫喚,也不哭泣,狠狠飛起一腳朝謝滿棠的襠部踢去。

    謝滿棠靈巧地鬆手、側身讓開,抱住安怡的腿往前一拉,安怡失去平衡,眼睜睜地看着自己即將摔倒在怪石林立的假山上,明知這一跤摔下去很可能就此送命,卻仍然倔強地咬着脣不出聲,揚手朝謝滿棠灑了一包藥粉出去。

    謝滿棠早有防備,屏聲靜氣,掩住口鼻等要害的地方,換位躲開,在安怡的身體即將摔倒在地之時,擡腿一勾一送,輕輕鬆鬆就把安怡送進了湖裡。

    “噗通”一聲響,安怡在水裡撲騰着,浮沉間喝了一口髒水,破口大罵起來:“謝滿棠,你這個沒人喜歡的妖怪王八蛋!你以爲你很威風啊?告訴你,大家那是怕你,不是真的喜歡敬畏你!其實心裡個個兒都討厭極了你!”

    謝滿棠慢條斯理地一邊脫靴子,一邊仔細觀察在湖水裡浮沉的安怡,覺得她實在野性難馴,剛纔若不是他躲避及時,對她早有防備,只怕這會兒在湖裡浮沉的人就是他吧?女子精通水性的極少,何況是安怡這樣的,最多就是赤腳在山溪裡頭捉過幾條小魚,他要一次就收了她這野性狂性。

    安怡浮沉了幾下,便不再動彈,一點聲息都沒了。

    謝滿棠有些着慌,仍然假裝沉穩地道:“你可知錯了?”

    一點聲音都沒有,唯有不知名的夜鳥在樹冠裡發出一聲怪叫,水面上偶爾冒出“咕嘟”一聲響。莫名的恐慌將謝滿棠的心臟揉成一團,他不及細想,縱身跳入湖中,慌亂地去抓在水裡上下浮沉的人:“安怡,安怡!”

    入手一片冰涼,安怡如同死了一樣,無聲無息,不動不彈,散開的長髮猶如水藻一樣,隨着水波纏上了謝滿棠的手和頭臉。謝滿棠害怕地將安怡的頭抱在胸前,用力拍打她的臉:“安怡!安怡!”

    有一彎上弦月從雲層裡探出了頭,慘淡的月光照在安怡素白的臉上,顯得她的兩條長眉觸目驚心,長長的睫毛上滴下的水猶如淚水,本就沒有塗胭脂的嘴脣顯得越發慘淡。她的頸部還有脈動,呼吸卻沒了,謝滿棠猶豫着,此時園中並無他人,若他把她帶上岸,興許就會錯過最佳時機,不如先給她渡口氣吧……謝滿棠低下頭,戰慄着輕輕覆上安怡冰涼的脣瓣。

    入口一陣甘涼芬芳,好好吃,接着就是火辣辣的一陣疼痛,他立即知道自己上當了,不等他鬆手,安怡已經盤腿緊緊夾住了他的腰,兩隻手死死抓住他的頭髮將他的頭猛力往水裡壓。

    她的鼻息噴到他的臉上,頭的對面滿是豐軟溫香蹭來蹭去,還有心臟隔衣猛烈跳動,以及腰上絞着的兩條修長有力的腿,以及手臂環着的纖細小腰……所有的血液全部瘋狂地涌向一個地方,謝滿棠頓時全身僵硬,大腦一片空白,傻乎乎地任由安怡發飆發蠻,然後覺得兩股熱流不受控制地從鼻端順着往下淌,口齒之間一片腥甜好夢幻啊,他不是在做夢吧。

    安怡本以爲會是一場硬戰,結果對方根本就沒有還手之力,全然任由她擺佈。不由有些驚疑地抓着謝滿棠的頭髮將他的頭提起往上細看,畢竟她並不想就此把他給弄死了,然後害死了安老太和薛氏以及小安愉,更不想莫名其妙就把自己給弄成個通緝犯,然後橫屍街頭。

    謝滿棠的眼睛在慘淡的月光下亮得人,鼻端飄着兩條紅線,散發着濃濃的血腥味兒,這是,溺水將要亡故,所以七竅開始流血了?還是因爲他中了她灑下的藥,這就要翹腳了?不對啊,她明明沒下那麼狠毒霸道的藥。安怡下意識地鬆開他的頭,往後讓了一讓,不小心掛着了一件東西,聽到妖怪表情痛苦地悶哼了一聲,頓時羞得無地自容,不知所措地劈頭蓋臉了謝滿棠一下。剛鬆開手,身子就往水裡一沉,嚇得不得不緊緊抓住他的胳膊,低着頭不動也不說話。

    原來這死丫頭還是不會鳧水,應當只會簡單的自救,所以她還是不得不求着他。謝滿棠瞬間驕傲爆滿,忘了尷尬,也不上去,也不動彈,就在湖水裡泡着不動。反正她剛纔那麼兇悍,戰鬥力那樣強,足可見得是沒有大礙的,也是夏日的天氣,冷不死人。他就當是泡冷水澡強身健體了,非得叫這狡詐陰險,心狠手辣的死丫頭開口求他不可。

    他不動不說話,安怡也不動不說話,就垂着頭,死死盯着水裡細碎的月影。她的確是不會鳧水的,但她知道怎麼自救。類似的急救方法,吳菁那滿屋子的醫書寫得太多,其中就有一條,不會水的人若是不小心跌落水中,切記不要驚慌,只管頭後仰,口向上努力呼吸,全身放鬆,千萬不能將手上舉或掙扎。

    剛落水之時她是又驚又怒,但掙扎兩下她就找到了要領,並且想看看,他究竟能心狠到什麼地步,是不是真的想要她的命。幸虧,他只是想嚇唬一下她,想到剛纔覆在她脣上那兩瓣火熱的嘴脣,還有他呼在她頸邊的氣息,以及那件不小心碰上後引得他痛苦悶哼的物品,安怡全身都滾燙起來,恨不得用力踹姓謝的妖怪兩腳,踹他個斷子絕孫,再離他遠遠兒的,從此都不要再見到他。



    上一頁 ←    → 下一頁

    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
    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春暖香濃獨寵狂妻:我的特種兵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