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209章 漸行漸遠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209章 漸行漸遠字體大小: A+
     

    莫天安趕緊跑到安怡身邊坐了,笑眯眯地道:“小安快別生氣了,我和姓謝的妖怪是有點過節,但卻與你無關。你說他一個大男人,成日不幹正事兒,總來盯着你幹嘛?這醫館的事兒對你百利而無一害,他非得攔着不讓你開,是個什麼心思呀?挑撥離間的,哪是正常男人該做的事?”

    安怡淡淡道:“說長道短並不適合公子。”

    莫天安嘆息一聲,輕聲道:“那麼小安你是要反悔了?”

    安怡道:“關鍵在於公子。”

    莫天安收了其他神色,鎮定地道:“你說。”

    “咱們掙錢掙名聲,不要摻合別的人和事。如此可好?”

    “行,下不爲例。我給你賠禮。”莫天安並不廢話,起身向安怡瀟灑一禮,微笑道:“如此,你可願意與我一同去瞧醫館了?我還有一個驚喜給你。”

    又不是真的不想幹了,你好我好大家好的事情,當然要繼續的。安怡笑顏如花:“敢不從命?”

    “請。”莫天安笑得極勉強,安怡已經知道他爲什麼會接近她,並邀約她開這個醫館了,可她只是點到爲止,就連生氣也不過是裝的。按說,這樣冷靜成熟的合作伙伴真是不錯了,但他心裡怎麼就那麼不是滋味呢?因爲她不在乎,她只看是否於她真的有利。

    醫館位於最熱鬧的正陽大街上,兩層樓的門臉,外頭是藥鋪,中間是個草木繁茂、曲水清幽的小花園,穿過鵝卵石鋪成的小路,裡頭纔是醫館,頗有些鬧中取靜的意思。

    安怡來回仔細看了一遍,很是滿意。作爲從小在京中長大、手裡也算是有點私產的人,她自是深知這樣的鋪子不是尋常人能擁有的,有錢有勢還必須得有運氣,所以莫天安真是下了血本了。

    莫天安見她一臉的躍躍欲試,心情不由大好,微笑着道:“小安,你挑一間喜歡的屋子做診室。”

    安怡不客氣地指了一間窗外滿是綠竹的當陽屋子:“就那間吧。”

    莫天安笑道:“你我果然心有靈犀,我也覺着這間好。來,瞧瞧裡頭的陳設你可還喜歡?”

    屋裡全是紅木傢俱,就連屋角那個香爐也是前朝的古物,帳幔用具無一不精,雖然奢華,卻極其實用。正是她夢想中的診室,安怡只看一眼就愛上了,卻覺着不合適:“太破費了。可惜不像診室,反倒像是精舍。若是尋常百姓來求醫,只怕手腳都不知道該往哪裡放了。不好。”

    莫天安朝她擠眼睛:“不如此,如何能顯示出小安你的珍貴難得之處?就這樣了。”

    安怡只管搖頭:“不成,還是換了的好。”

    甄貴在一旁堆着笑想勸,莫天安輕輕搖頭:“既然如此,就聽小安的,讓人來換了。”言罷引着安怡往前走:“我聘了幾位坐堂大夫,醫技人品都是極不錯的,你可要先認認?”

    安怡對這個比較感興趣:“既然日後要一處共事,當然是先熟識一下的好。”

    左廂房裡坐着幾個人,或是在對弈,或是在看書,或是在研藥,聽見腳步聲,就都擡起頭看了過來,然後堆滿笑容:“東家來了。”唯有獨自坐在角落裡看書的白皙瘦削青年迅速低下頭,不自禁地又往角落裡縮了縮。

    安怡的笑容凝固在臉上,皺起眉頭看向莫天安。原來這就是他所謂的驚喜,把陳知善找到並請到這裡來做坐堂大夫。也就是說,他已經不聲不響地把陳知善的麻煩全部解決乾淨了,而她從知道陳知善惹了麻煩到現在,也不過半個月不到的光景。崔如卿奔跑這麼久,也不過剛有點眉目,他卻已經完全解決了,就算是爲了與謝滿棠作對才刻意討好她,他下的這功夫也夠大的,叫人不能不領情。

    莫天安朝她微笑:“許久不見,不想與你師兄敘敘舊麼?”

    角落裡的陳知善垂着頭,死死盯着手裡的書本,整個人僵硬成了一尊雕像。他不想與她敘舊,態度很明顯,安怡不是不失望,更多是感嘆,這情分大概是再也回不到從前了。不是她幫了他,這樣也好,不然他的不堪給她瞧見得越多,他只怕就越轉不過這個彎來。

    安怡輕輕搖頭,轉身往外,佯作不曾瞧見陳知善。日後見面的機會多的是,他若願意,總會來找她,若不願意,又何必把他逼走?看他狼狽並不是一件愉快的事。

    莫天安不明所以,疑惑地看了眼恨不得將頭埋進書裡去的陳知善,恍然明白過來。安怡這是心疼她的師兄,不忍心傷了陳知善的自尊心,更不忍心逼陳知善太甚。但對於他來說,陳知善會如何想,會如何難受,與他並無關係,他只要確定,此舉確實是討好了安怡,並讓安怡喜歡即可。於是快步追了出去,故意道:“我以爲你會很高興。”

    安怡朝着藥鋪子走去,笑道:“我當然是歡喜的。我師兄他是個老實純善之人,醫術也是極不錯的。多謝你了。”無論他動機如何,終究她是得了利。只要她能得利,又何必去管他怎麼想?

    莫天安與她並肩而行:“你我之間,無需如此客氣。”

    安怡笑言:“該客氣的還是要客氣的。”

    莫天安默了片刻,坦然一笑:“那行,你好生研製藥方,讓我多掙點錢,就算是感謝我了。”

    “我已經有主意了,第一個月,咱們先推出兩種藥……”

    陳知善躲在窗後,神色複雜地看着漸行漸遠、並肩而行的兩個人,心裡說不出的難受。

    去年那個陰冷的冬日,就如同一道深不可見的鴻溝,把他和安怡隔在兩邊,她越走越遠,他雖然用盡了全身力氣,卻總也邁不過這道深溝,跟不上她的步伐。他淪落爲不敢回家鄉,不敢出門,更不敢行醫救人,成日只敢躲在老鄉的小雜貨鋪子裡苟且偷生的廢人一個,她卻青雲直上,成爲有名的女神醫。莫天安找到他時,他以爲對方真的是聽說了他的名氣,需要他來坐堂行診,他很高興能堂堂正正地在京城行醫,更感激對方幫他擺脫了麻煩。

    他以爲有了這樣的好機會,假以時日他大概也能追上安怡一二,不至於在見到她時太過狼狽不堪。可惜,今日見了她,他才明白什麼是真正的狼狽因了她,莫天安才肯拉他一把,枉他還以爲對方真是看重他的學識才能,雄心勃勃地想要露一手給對方看。

    原來真相是這樣的讓人難堪。

    陳知善靠在冰涼的牆上,覺得自己的心和牆一樣的冷冰。有一條聲音在催促他,離開吧,還留在這裡做什麼?還嫌丟人現眼不夠嗎?另一條聲音卻又在不停地提醒他,離開這裡,他就再也見不到安怡,再也沒有機會追趕上她的腳步。

    有人拍了他的肩膀一下:“陳兄弟,聽說你和東家很熟?”說話的是個上了年紀的老大夫,其他人也在等着陳知善回話,眼睛裡閃着的光芒不一而足。

    陳知善趕緊否認:“我只見過東家一面。”他早已不是當年的懵懂少年,近來遭受的一切已經把他打磨成了一個敏感又自卑的青年,看到衆人的表情,他已經明白即將會發生什麼事,無非就是新一輪的排擠。

    果然那老大夫笑着和其他人說道:“由此可見,陳兄弟的醫術是比我等高明許多了。”

    這話裡的諷刺陳知善當然聽得明白,他無名無能,人又年輕,若與東家不熟,如何能進這醫館來?熱血上頭,他想告訴這些人,他的醫術也不差的,憑什麼就瞧不起他。但話到口邊,他又忍了下去,憑實力說話吧,總有一天,總有一天他會堂堂正正地站在這些人的面前,叫他們心服口服,叫安怡再不能用憐憫的目光看着他。

    他要叫她的眼裡不再只能看到謝滿棠、黃昭、莫天安之流,他要叫她知道,他並不差的。陳知善假裝沒有聽見其他人的冷嘲熱諷,握緊拳頭低頭走了開去,走到門邊忍不住往前瞧去,那個魂牽夢縈,恨過愛過多少回的身影已經不見了。

    下意識的,他拔足追了出去,追到門邊,正好看見安怡和莫天安站在街邊,莫天安無限殷勤地替她打起車簾子送她上車,低聲說了句什麼笑話,逗得她笑着嘆氣:“你可真不要臉。”

    莫天安笑得越發輕狂得意。

    風將二人的華貴衣衫吹起,卷如浮雲,又有暗香隨風襲來,當真是郎才女貌,神仙眷侶一般。再看看自己,二錢銀子一件的尋常青色細布衫子,街邊隨處可買的白底黑布鞋,骨瘦如柴,又土又村,無權無勢,宛如喪家之犬。陳知善不由自慚形穢,悲從中來。

    陳喜悄悄拉住他的袖子,小聲道:“公子,咱們回去吧。”

    陳知善最後看了一眼遠去的馬車,突如其來地想,如果當年他沒有從雪地裡把安怡救起來,或者沒有幫她說情讓她成了師父的愛徒,事情會不會有所不同?興許,她現在已經安心地嫁給了他,成了他的妻子吧?

    看着熱鬧的京城街頭,再看看孑然一身,一無所有,被人嘲笑譏諷的自己,陳知善不可遏制地生出了一絲悔意。



    上一頁 ←    → 下一頁

    鄉村小醫仙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
    恐怖之魔鬼游戲桃運天王醫冠禽獸,女人放鬆點!首席的億萬新娘冷血女神們的復仇戀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