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205章 另眼相待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205章 另眼相待字體大小: A+
     

    田均心裡本就有一團怒火不停地往外拱,見對方如此霸道不講道理,心中更怒,又想着會親自上門來求醫的也不會什麼高貴人兒,就算有,也最多不過是豪奴,便還沒站穩就回敬了去:“哪來的惡犬擋道還要亂吠亂咬?”

    罵他的人沒還嘴,險些被他撞着的那個人倒輕輕笑了一聲。笑聲淡淡的,絲毫聽不出半點火氣,但是田均整個人都僵硬了,他終於看清楚他面前這個玉樹臨風、穿着銀灰色常服,綰着墨玉簪子的漂亮男子是誰了。正是那名滿京城的棠棣公子棠國公。

    後悔一點點的漫上來,沮喪害怕擔憂如同潮水一般把田均淹得喘不過氣來。同時還有那麼一點點不服,憑什麼呢?就算是他不小心撞了人,對方也不該出言不遜,他雖然位卑官小,但也是頗有才名的讀書人,很有名氣的新興能臣,他就不信謝滿棠能把他怎麼樣。不然他就彈劾謝滿棠!他可是御史!田均拿定主意,把胸膛又挺了起來,毫不退讓地回視着謝滿棠。

    謝滿棠似笑非笑地掃了田均一眼,提步就往門裡走。趙春有些拿不準他這是什麼意思,這可不像是他睚眥必報的性子,少不得緊跟幾步,想要提醒一下。還沒等開口,就聽謝滿棠雲淡風輕地道:“把這條瞎眼沒骨頭,只會汪汪亂叫的癩皮狗給我扔出去!摔得好有重賞!”

    趙春板着那張一貫沒有表情的臉回到田均身邊,一手抓住他的腰帶,一手抓住他的衣領,淡淡道一聲:“得罪了!”輕輕就把人給抓起舉高掄圓了,向着街心一堆馬糞扔了出去。

    田均摔了個狗啃屎才後知後覺地反應過來,他受了莫大的屈辱,不顧差點被摔成兩半的屁股墩兒,一瘸一拐地在親隨的幫扶下站起身來,一邊用袖子擦着臉上的馬糞,一邊悲憤地大聲道:“謝滿棠!你我同朝爲官,你怎敢如此欺辱朝廷同僚!我要彈劾你!”

    謝滿棠根本就不理他,頭都沒回一下,只留給他一個輕蔑冷硬的背影。倒是趙春好心地提點了他一下:“大人撞了人還出言不遜,以下犯上,不懂規矩,我們公爺已是胸懷大度、從輕發落,不知恩也就罷了,居然恬不知恥,好意思在這裡騙人騙錢。”這怪不得人,誰叫他剛好碰上自家公爺心情不好呢?

    圍觀的衆人頓時發出一陣笑聲,田均羞憤交加,這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

    親隨忙給他擦拭頭髮和臉上的馬糞,輕聲勸道:“大爺,咱們回去吧,這樣不過平白讓人看了笑話去。”

    田均恨得不行,卻又無地自容,只得灰溜溜地離去。心中自是把謝滿棠的油都恨了出來,連帶着拒絕上門看病的安怡和生病的張欣都恨了又恨。惡聲惡氣地叮囑親隨:“去想辦法打聽打聽,他去安家做什麼。”

    謝滿棠負手立於廊上,隔窗看着屋裡的安怡。安怡坐在椅子上,微微仰着頭,動也不動地一直盯着架子上的兩隻葡萄紫鈞窯花盆看。從他這個角度看過去,剛好可以看到她纖長白皙的脖子和微微上擡的下頜形成一道柔美的弧線,熟悉的眉眼還和從前一樣的熟悉,不同的是她的神情。

    她在微笑,卻是那種淡淡的、落寞的、帶着諷刺意味的笑,就像是五月裡開放得最盛的野薔薇,看着好像淡淡的,實則蓬勃盎然,充滿了生機和野心,因而就連她發間簪的海棠也黯然失色。想到剛纔在門外撞上的田均,再想到這些日子她做的那些事,謝滿棠不由輕輕皺了眉頭。

    “小人見過國公爺。”崔如卿親手捧着茶壺茶盞,十分恭敬地立在一旁,輕聲道:“還請國公爺屋裡上座。”

    安怡聽見外面的動靜,輕輕轉過頭來,一雙眼睛亮如寶石,裡面還燃燒着熊熊的烈火。發現是他,她便莞爾一笑,站起身來迎接他。

    謝滿棠看了個分明,心口頓時一跳,他喜歡她這樣熱烈的看着他,更喜歡她站起來迎接他的這個姿勢,哪怕他其實知道她眼裡看見的未必是他這個人,而是他的身份和權勢。不!這個想法剛冒出來,就被他無情地掐滅了,她眼裡看到的必須是他這個人,而不是其他。想到她做的那些好事,他眼裡又浮起了一層冷意,大步走進屋裡,冷着臉在主位上坐了下來,一言不發地俯視着安怡。

    瀉藥事件終於東窗事發了?安怡壓下不安,若無其事地接過崔如卿送上的茶,親手給謝滿棠斟了茶,笑道:“不知大人大駕光臨,有失遠迎。還望恕罪。”

    謝滿棠淡淡地掃了她一眼,掏出一隻細瓷瓶子,將些粉末狀的東西倒入茶盞中,再遞給她,不容拒絕地道:“喝下去。”

    安怡大皺眉頭:“這是什麼?”

    謝滿棠冷睨着她:“但凡是你給我的,我從不問三問四,乾脆利落地下了肚子。我給你的,你卻不敢?”

    安怡垂着眼沉默片刻,不理崔如卿的暗示,接過茶盞一飲而盡,亮了杯底給謝滿棠看,微笑着輕聲道:“大人可還滿意?”

    謝滿棠不說話,緊抿着嘴,嚴厲地盯着她看了片刻,哼了一聲,目光看向茶壺,淡淡道:“他來做什麼?”

    安怡已經自動上升到看他的眼神就知道他想要什麼的高度了,立即給他重新倒了一杯茶,明知故問:“誰啊?”

    謝滿棠回眸,目光沉沉地看着她:“安怡,你仗着的不過是我對你另眼相看。”

    安怡的手一僵,臉上的笑容也淡了下來,她回頭看向崔如卿,崔如卿沉默地行了個禮,束手退了出去。

    “那麼,大人今日來,其實是想來警告我的?”安怡左右看了看,挑了個她自認爲比較安全的位置坐下來。謝滿棠說得沒錯兒,她與他相處到現在,的確和之前不一樣了,她之所以那樣膽大,仗着的還真是他對她的不同。儘管他多次把她利用得很徹底,卻也從不曾虧待過她,甚至於價高所值。

    謝滿棠默默觀察着安怡的一舉一動,從她選擇的座位,離他的距離遠近,再到她的表情動作,都能看出她的防備和小心。



    上一頁 ←    → 下一頁

    外室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鄉村小醫仙
    天才高手女繼承者嫁到:權少要入惡魔的牢籠仙人俗世生活錄恐怖之魔鬼游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