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199章 伸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199章 伸手字體大小: A+
     

    見安怡如此說,張欣心裡頓時充滿了驕傲和優越感,發什麼酸呢?這人啊,最怕的就是對比,這一比,就被比下來了吧?心裡一高興,之前想好的事兒就又記起來了,立時藉機收了倨傲之色,虛僞笑道:“哪有爲了這個理由罰人的,我話多了幾句是我不好,你纔是正主兒,正該罰你!”

    安怡捏着杯子笑看着張欣,順着她的話頭道:“既然大奶奶都承認自己話多了,那就正該多飲幾杯。”

    張欣面上的笑容頓時淡了下來,即便是假笑也再維持不住。有這麼不要臉的人嗎?說她胖,她就喘上了?

    那邊安怡已經問丫頭要了三隻荷葉杯,親手斟滿了酒,豪氣干雲地叫張欣:“大奶奶看着身嬌肉貴的,想來大杯子是喝不下去的,就喝這三杯吧。”

    這還不叫大杯子?張欣心裡有無數個小人在跳腳,轉瞬間卻又笑了起來,優雅地掩袖一笑,目光如波地掃視了衆人一番,緩緩道:“小安大夫豪氣,我卻是量小,又怕失態丟醜,平常只能喝一錢大小的小酒杯。但小安大夫的面子總是要給的,我就喝一杯吧。”

    言罷端起酒杯,掩着袖,慢慢喝完了一杯。先亮了杯底,再問丫頭另要了一隻荷葉杯,長袖翩翩地親手斟滿一杯酒,端送到安怡面前,輕言細語地笑道:“小安你喝了這杯吧?就算是我爲上次的事向你賠罪。”

    安怡看看那杯酒,再看看張欣,半開玩笑半認真地道:“最難消受美人恩,大奶奶這杯酒不會讓我喝下去就丟了半條命吧?”

    張欣目光微閃,將扇子掩了口,同衆人大笑道:“各位長輩瞧瞧,這丫頭嘴貧得,哪兒像個十多歲的小丫頭!”

    誰都看出這二人間暗潮洶涌,衆人無意攙和,就都但笑不語。安怡含着笑,將那杯酒一飲而盡,再一口吐入袖中早就備好的絲綿之上,然後假意扶了扶頭,笑道:“果然是酒不醉人人自醉。”

    “小安大夫又在說笑。”張欣掃了眼田氏,田氏有些無奈地起身將安怡之前斟滿的兩杯酒一杯在手,一杯遞給安怡,笑道:“招待不週,我敬侄女兒一杯。”

    田氏是主,安怡是客,客人怎麼都該喝了主人敬上的第一杯酒,安怡笑着,再一飲而盡。張欣再攛掇脅迫着安怡去敬安侯府的老夫人與唐氏等人,安怡也不與她計較,挨着敬了一圈,然後扶着頭告饒:“我實在不成了。”笑嘻嘻地往蘭嫂身上靠了,小聲問李氏:“二伯母,何處可以更衣?”

    李氏忙叫自己的丫頭與蘭嫂一道扶着安怡去,又體貼的讓人給安怡備了醒酒湯,安怡告了罪,步履匆匆地往後而去。臨行前瞟向張欣,但見張欣穩坐在那裡,脣邊含着一絲自得的微笑,田氏則有些緊張地用手指絞着帕子,心下頓時瞭然之前她喝的那些酒水中必然有一杯是有問題的,田氏與她暫時沒這麼大的矛盾,只能是張欣。

    膽大包天。一個人過得太順風順水之後,往往會養成極度的狂妄與自戀,張欣便是如此。安怡不動聲色地繼續裝醉,靜觀其變。

    離此最近的是當年安十所居的掬泉軒,丫頭理所當然地把安怡引到此處入廁歇息。安怡只管將自己清理乾淨就歪到客房的榻上裝醉歇息,沒多大會兒,不知是什麼人先把李氏的丫頭叫了出去,接着又把蘭嫂喊了出去,然後蘭嫂便與人小聲爭執起來。就聽有人道:“在這裡吵着貴客總歸是不好,我們往一旁去說道。”

    於是爭吵聲便低了下去,又有一道低不可聞的腳步聲緩緩靠近,安怡本能地察覺到危險,從睫毛縫隙裡瞧去,只見張欣獨自一人從外而入,緩步向她靠近,便閉了眼,一動不動,只看張欣究竟要做什麼。

    張欣走到榻前停住,盯着安怡看了許久,不動不語,安怡平靜地呼吸着,敵不動我不動。忽聽張欣壓抑着嗓音輕輕道:“安怡,安怡?”

    安怡毫無壓力的不理睬。就覺一雙冰涼的手輕輕撫上了她的臉頰,好比是蛇爬過一般,激起一層雞皮,再接着那雙冰涼的手伸進了她的脖子裡,輕輕扯着她的衣領。

    安怡知道張欣要看什麼。張欣想看看,她的脖頸後面是否有那一顆屬於安九的胭脂痣。可她已經不是安九,如何又會有那一顆胭脂痣呢?

    雪白如綢的肌膚上什麼都沒有。張欣反覆看了又看,不甘心地繼續往下解安怡的衣帶,安怡平攤不動,想爛手,就盡情地來吧。

    田氏快步從外而入,語氣裡壓抑不住的憤怒和緊張:“你在幹什麼?”她非常憤怒,這個侄兒媳婦還是一貫的膽大妄爲,不顧旁人的死活,只顧自己快活。剛纔她當着衆人的面不好表現出來,幸虧趕來及時,不然真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張欣縮回手,滿不在乎地道:“沒幹什麼。就是覺得她和那個人實在太像了,於是突發奇想,會不會是人沒死,悄悄跑回來了。”

    田氏打了個冷戰,完全不敢想象如果繼女沒有死,改頭換面回來之後會發生什麼可怕的事。她剛纔還憤激的聲音一下子低了下去:“怎麼說的?”

    張欣嫌棄地拿起安怡的衣袖擦手,懶洋洋地道:“好像不是,沒看到她脖頸後面的那顆紅痣。”

    田氏沉默片刻,低聲抱怨道:“你膽子也太大了。這是什麼地方?今日她是主賓,若她在這裡出了什麼事,叫我怎麼辦?一家子人都不會饒了我。”

    張欣道:“姑母的膽子也太小了些。她自己好酒貪杯睡昏在這裡,和我們有什麼關係?排除了可能性,對大家都有好處,有什麼不好的?”

    田氏很不高興,卻又不敢與張欣撕破臉,輕聲勸她:“既然不是就好了,走吧,讓人找來撞見不好。”

    張欣不語,慢吞吞地捏住安怡粉嫩的臉頰,正要用力掐下去之時,忽聽有人大聲道:“你們在幹什麼?”說着蘭嫂一個箭步衝過來,一巴掌開張欣的手,虎視眈眈地瞪着張欣,怒氣衝衝地問田氏:“這就是府上的待客之道嗎?合夥兒灌醉了我們姑娘,再趁着她昏睡,好來欺負她!”

    張欣被蘭嫂這一巴掌得一個踉蹌,遏制不住地要發怒:“你這個下賤的……”

    安怡適時揉揉眼睛坐起身來:“這是怎麼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
    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學魔養成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