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198章 噁心你沒商量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198章 噁心你沒商量字體大小: A+
     

    (今天恢復雙更,時間照舊)

    田氏不由大爲奇怪,暗自嘀咕張欣怎會來了,平太太等人面上卻是‘精’彩紛呈。二夫人李氏捏着帕子不安好心地道:“嘖嘖,這可真是心有靈犀一點通,我們才提起九丫頭,這田大‘奶’‘奶’就來了。她二人果然有緣。”

    當然有緣,先是同爲才貌雙全的高‘門’‘女’子,後又做了好友,接着先後嫁了同一個丈夫,如何不有緣?

    安怡眼瞧着衆人想說又不好說,憋得難受的模樣,索‘性’替她們說出來,佯作天真地問李氏:“二伯母這話是怎麼說的?難道田大‘奶’‘奶’與九姐姐原來‘挺’好?”

    即便再看不慣田氏姑侄二人,這裡頭始終涉及到家醜家聲,李氏‘欲’言又止,將話題推給田氏:“你三伯母最清楚這事兒,你可問她。”

    田氏饒是再想忍讓,也有忍不住的時候,但當着賓客的面也只有生生忍了,假裝沒聽着安怡與李氏的對話,若無其事地對傳話的丫頭道:“我這裡有事走不開身,請大‘奶’‘奶’先在我房裡坐坐,再問她可是有什麼急事?”

    那丫頭見主子不高興,自是恨不得趕緊閃人。安怡卻捨不得就此放過這樣的好機會,含笑問田氏:“是上次在永昌侯府裡遇着的那位田大‘奶’‘奶’嗎?我與她上次說得‘挺’投緣的,要是三伯母方便,可否請她過來說說話?”

    上次安怡與張欣可絕對算不上說得投緣,反而是‘脣’槍舌劍的來回鬥了幾個回合,若非是自己出面打圓場,當時就要鬧得不高興。也不知安怡要讓自己請了張欣來,是什麼居心?田氏懷疑地看向安怡,卻只瞧見安怡一臉的微笑和期待。

    雖然礙於身份不好明目張膽地拆自家的臺,卻並不代表李氏就肯放過可以讓田氏不舒服的機會,李氏當即笑道:“三弟妹,我記得你們家自來十分看重大‘奶’‘奶’的,她在我們府裡也算是常客。你今日宴客,既然她碰上了,自當請她過來和咱們一起喝酒說話纔是,她又是個不得了的大才‘女’,說不得還有一兩首詩詞什麼的傳出去,替咱們府裡的綠牡丹壯一壯聲名。”

    田氏蹙眉道:“這邊都是族裡的至親,她來不合適。”

    大夫人唐氏穩重地道:“沒什麼不合適的,除非你捨不得,要把她藏起來。快去,別讓咱們侄‘女’兒空等着。”

    田氏被兩個嫂子擠兌得沒法兒,又見老夫人並不想管這種閒事,只得道:“那我讓她過來。”

    田媽媽領命前去請張欣,少不得把安怡也在的事兒說給張欣聽:“今日的賞‘花’宴主要就是爲了招待她,這人粗野得很,又不會看眼‘色’,肆無忌憚的,若是有什麼話說得不妥,還請大‘奶’‘奶’莫要與她計較。”

    “我知道,我不會讓姑母難做。”張欣握緊拳頭,她此來就是專爲了安怡。安怡害得她在楚郡王府吃了閉‘門’羹,丟了好大一個人,白白‘浪’費了好幾年的心血,叫她怎麼能甘心?何況安怡還與那個人明裡暗裡有着千絲萬縷的關係,有些話,有些事,怎麼也得當面試探觀察一下才好。

    田媽媽知道張欣自來體貼大度,也就放心引她至園子裡。遠遠地,張欣就在一衆人中一眼瞧見了安怡,寶石藍的琵琶扣斜襟上衣勾勒出曲線美好的上身,石榴紅的十二幅長裙撒開如絢麗的‘花’朵,肌膚如雪,長眉入鬢,談笑間髮髻上和耳邊垂下的鴿血紅寶石墜子輕輕晃動,在日光下折‘射’出璀璨的光芒。

    青‘春’美好,明‘豔’動人,意氣風發。張欣突然間覺得雙目被刺痛,痛得她甚至不想再多看安怡一眼,那種久違了的,無休止地憎惡,忌憚,厭煩,巴不得對方立刻就在這世上消失的心情重新又充滿了她的心‘胸’,讓她憤恨不已。

    田媽媽順着張欣的目光瞧過去,輕聲道:“這位小姐可真是志得意滿,她那頭釵與耳墜子,還有手釧是一套,聽說都是太后娘娘賞的。”

    張欣輕蔑地道:“似她這樣的,當然得靠着御賜之物擡一擡身份,不然這裡隨便一個人站出來都比她貴重些。”她深吸了一口氣,覺得自己剛纔的想法是不對的,這就是個什麼都不如她,‘操’賤業無風骨,只會討好鑽營拍馬屁,不過機緣巧合才入了太后的眼的賤人,如何能當得她的恨?瞧不起就對了。

    難得這位一直號稱賢良大度的表少‘奶’‘奶’會如此失態。田媽媽詫異地看向張欣,卻見張欣已經雄赳赳氣昂昂地大步朝着安怡走過去了。

    安怡坐在老夫人身邊的凳子上,含笑看着朝她‘逼’近的張欣,等張欣與衆人一一打過招呼,將頭轉向她張口‘欲’言之時,適時驚訝道:“田大‘奶’‘奶’,有些日子不見,你的氣‘色’怎麼就差到了這個地步?”

    但凡是正常人都不喜歡人家說自己氣‘色’不好,‘女’人就更在意,美麗且有心病的‘女’人就更在意,張欣被這突如其來的一句話堵得心頭一陣難受,偏還不好回話。若是追着問安怡她哪裡不好,那是自己慪自己;若是反諷安怡,安怡必然會說本是好心,何至於如此,又是自己沒道理,倒顯得自己有些心虛了。張欣只好僵硬地扯開‘脣’角,擠出一個淡得不能再淡的笑容。

    這就不好受啦?難受的還在後頭呢。安怡招手叫伺立在一旁的小丫頭欣欣:“欣欣,你過來,把我前幾日配製的‘花’清丹拿過來。”

    其他人倒也罷了,張欣的眼睛當即瞪圓了,幾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只見安怡含着笑,一邊接過那小丫頭遞來的盒子,一邊罵那丫頭:“欣欣,你實在太過蠢笨,這麼點小事都做不好。欣欣,早跟你說過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你還不信,你在家裡學的那兩下子拿到這裡就不夠看了吧……”

    張欣確定自己果然沒有‘弄’錯,安怡的丫頭真的和她同名,而且是故意而爲之,爲的就是噁心她。就憑這樣一個下賤的狗東西,也配與她同名?張欣幾乎想起身拂袖而去,卻又委實不甘心,更捨不得就此丟了自己賢良大度的名聲,少不得堆滿虛假的笑容去問田氏:“姑母,我耳朵不好使,小安大夫剛纔叫這丫頭什麼?”

    田氏也聽見了,只是拿不準安怡是個什麼意思,難道讓她把張欣叫過來,就是特意爲了給張欣難堪的嗎?當然也不排除安怡不知張欣姓名的可能,當即小聲提醒安怡:“我這侄兒媳‘婦’的大名裡頭就有個欣,侄‘女’兒你看是不是……”

    安怡恍然大悟:“原來大‘奶’‘奶’與我這小丫頭同名?”又怪張欣:“大‘奶’‘奶’你不是個爽快人,還繞這麼大個圈子。你直說不就好啦?我不知道她冒犯了你的名諱。”也不說要就此把欣欣的名字給改了,而是直接叫欣欣:“欣欣,你先下去,換蘭嫂來伺候,當着大‘奶’‘奶’的面可不好再叫你了。”

    張欣一陣氣短,當着自己的面不好叫這個名,意思是‘私’底下就要讓這丫頭一直頂着這個名伺候人?可她怎麼也管不着人家丫頭叫個什麼名字。當即把一張臉‘陰’沉下來,看什麼都不順眼,着扇子淡淡道:“小安大夫是個爽快人,即便是在長輩家裡做客也不忘隨時提點教導下面的人。”

    “承讓,承讓。做得不對就要改麼,不然下次再帶出來可不是丟人現眼?人家提起我家那個丫頭欣欣怎麼怎麼的,丟的還不是我的臉。”安怡心情大好,這樣一個小小的撩撥都受不住嗎?生於憂患死於安樂,果然日子太好過了,不利於成長。我來替你終結這完美得虛假的歲月吧!

    張欣慪得一句話都說不出來,她本意是諷刺安怡不知道規矩,不該在做客的時候當衆訓斥教導下人,誰知安怡根本不和她一條思路,反倒沾沾自喜,更是再把她的名拿出來蹂躪了一遍。這是赤‘裸’‘裸’的挑釁!張欣並不認爲安怡真的就如同她表現出來的這樣大大咧咧的,毫不猶豫地認爲這就是居心叵測,惡毒不堪的壞丫頭!

    張欣輕蔑地從鼻腔裡哼笑了一聲,不屑地轉過身背對着安怡熱情洋溢地與其他人說笑,說的更多是些詩詞雅賦,京中高‘門’裡最流行的裝扮和玩法,以及哪個公卿家的小姐、夫人如何,總之堅決不談安怡能搭上的話題就是了。其間再不肯多看安怡一眼,更不願與她說話。田氏生怕得罪這個不得了的侄兒媳‘婦’,忙扔了安怡,湊上去陪張欣說笑解圍。這樣倒也掀起了一個小高‘潮’。

    安怡也不說話,靜靜坐了片刻後,起身告退。

    叫你跟我鬥,你一個鄉旮旯裡出來的,‘操’賤業的賤人,也配與我平起平坐?我就是要讓其他人冷落你,叫你好好看看什麼纔是真正的名‘門’淑‘女’,什麼纔是教養風度,讓你知道什麼是自慚形穢。怎麼樣,端不住,裝不下去了吧?張欣冷笑着,忘了此來的初衷,只恨不得安怡趕緊消失最好。

    平太太笑道:“侄‘女’兒,酒正吃得酣暢,你就要走啦?不許走,自罰三杯。”

    安怡笑道:“嬸孃不如罰田大‘奶’‘奶’吧,她‘花’容月貌,風華正茂,能言善道的,叫人看着眼饞,正該罰她!”



    上一頁 ←    → 下一頁

    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燃鋼之魂
    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神魂至尊重生過去當傳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