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197章 以之爲恥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197章 以之爲恥字體大小: A+
     

    這是在找話題,若然被問的人順着誇讚一句,雙方就好跟進一步說笑套近乎了。安怡轉頭看向自己這位心思深沉,惟利是圖的繼母,但見田氏漂亮的臉蛋上堆滿了毫不掩飾的諂媚討好,插戴着的一整套綠寶石頭面明晃晃的刺人眼睛,安怡忍不住一陣噁心。

    安怡暗暗將指尖在掌心裡掐了又掐,饒是田氏再怎麼掩蓋,再怎麼重新打造,她也能認出田氏這套綠寶石頭面所用的綠寶石正是母親當年留給她的嫁妝。難道以爲改頭換面,就可以掩耳盜鈴地假裝這些東西是自己的了嗎?

    想當年,田氏自進門之後一直待她很是親近,甚至於在生父安保鳳看她不順眼,找她麻煩時屢次挺身而出,護她在懷,更甚於在同父異母弟安懷出世後,只要她多看了一眼安懷的東西,田氏必然從安懷那裡拿來與她。誰不說安懷好?誰不說田氏好?就連她,也是覺得田氏對她是用了真心的。可是其他人眼裡,想必就理所當然地認爲,自己仗着祖父的疼愛,跋扈不容人,就連幼弟也不懂得憐愛吧?

    正因爲覺得田氏對自己好,所以纔會對田氏毫不設防,纔會“無意間”在田氏那裡遇着了大她五歲,已經長成翩翩公子的田均時,毫不懷疑這樣的偶遇是否合理合情合規矩;纔會“莫名”就對田均這位下人口中傳說才貌雙全,人品高潔的表少爺一見鍾情,纔會覺得這天底下的男人都好不過他,一心就想嫁給他,甚至於不肯聽乳母冉媽媽的勸,纔會不懂得冉媽媽去世時的悲哀擔憂……

    換了角度再看從前,纔會明白,其實這場所謂的“美麗邂逅”不過是田氏姑侄二人早有預謀,精心計算很久,費盡心思安排得來的結果;就連她之所以會莫名就對田均一見鍾情,覺得他有才有貌,無人能及,也不過是因爲很早以前田氏和田氏身邊的人就不停地在她耳邊吹噓田均如何才華橫溢,容貌出衆,品行高尚。她心裡早就潛移默化地認爲田均很好了,再見到外表條件果然不差的真人時,當然也就一見鍾情了。

    真是打的一手好算盤,算盡算絕。可惜那時候自己看不透,還以爲一切都是緣分天意。安怡脣邊露出一絲諷刺的笑意,因怕田氏發現端倪,便垂了頭輕輕整理袖口,淡淡笑道:“侯府的園子,當然是一等一的。”

    既然安怡肯接話,就說明她不反感和自己交談,田氏打起十二分精神,扶了扶頭上的綠寶石鳳釵,意氣風發、興致勃勃地將園中各處景點的來歷說給安怡聽,堅決不許其他人轉移話題,把安怡的注意力吸引過去。

    安怡心中存了別樣心思,當然不會給她難堪,十分捧場地與她一問一答,說得很是熱鬧。

    田氏正得意時,二夫人李氏掩袖一笑,酸溜溜地揶揄道:“今日可叫我開眼界了,沒想到三弟妹口才如此之好,這嘴皮子比前些日子來說書的那個女先兒還要利索幾分。瞧瞧,好話都給她一人說盡了,顯得咱們一個個都是木頭疙瘩似的。你也好歹喝口茶潤潤嗓子歇一歇,叫咱們也盡一盡地主之誼唄。別讓侄女兒覺着就你一個人疼她,我和她大伯母就不騰她。”

    田氏回敬道:“我倒是想歇一歇呢,就怕二嫂累着。”

    李氏一揮袖子,笑道:“我可不是那起子輕狂的人,要累也是累大嫂,她纔是正兒八經的伯爵夫人,嫡長媳婦,哪兒輪得着我累?是吧?大嫂?”

    唐氏一直沉默優雅地微笑着陪在一旁,此刻纔開口道:“怎麼又扯到這上頭去了?三弟妹心疼體貼咱們,你就受着。她年紀小,又是此番宴客的主人,多累些也是應該的。”

    這兩個妯娌是明裡暗裡都在譏諷自己喧賓奪主,不敬嫡長,不知規矩進退呢。憑什麼她出錢出力,風光好處卻要讓給這二人?她又不是棒槌!田氏一陣氣短,偏就不肯相讓,轉頭衝着唐氏一福,笑道:“大嫂說得是,誰叫我年輕呢?少不得多累一些了。只要招呼好了客人,也是在婆母面前盡孝呢。”不動聲色間,又把老夫人給扯了進去。

    安怡在一旁聽着,心裡狂罵自己果然就是個不折不扣的蠢貨。瞧這妯娌三人,明爭暗鬥得如此明顯,當初自己愣是聽不懂這裡頭的機鋒。或者說,是根本沒有把心思放在上面,若是能關注一二,也不至於落到這個地步。

    畢竟當初唐氏與李氏雖然不待見自己,卻也並不樂意看到自己嫁給田均,白白便宜了田家。唐氏自重身份說得不多,李氏卻經常當着她的面挖苦田氏,可惜自己不但不懂,還認爲是二房的人一貫的打壓瞧不起三房的人,再加上老夫人暗裡想替她促成那段可怕的老少繼弦配婚姻,她就完全聽了田氏的安排,想方設法地央求已經病重勢弱的祖父玉成此事。

    當時祖父很是驚訝,一連問了她三個問題,她都按照事前與田氏商量好的話去回答,只怕祖父會不同意這門看起來門不當戶不對的親事。祖父聽完她的回話,沉默很久才問她:“你已經下定決心了嗎?你嫁給他,將來也許會吃苦頭。”

    她毫不猶豫地回答:“我不怕吃苦。”

    然後就聽見祖父輕聲說了一句:“難道這就是所謂的天性?”

    她沒聽明白,再問祖父,祖父卻搖手不語。第二天,祖父就把父親安保鳳叫了過去,第三天,田家就使人上門求親。祖母把她叫過去,狠狠地罵了一頓,話說得很難聽,其中不乏威脅恐嚇之語,她卻不在乎,因爲她以爲,這樁婚姻就是她想要的不離不棄的美好姻緣,誰知不過是別人眼中的笑話。事實也證明,的確是個天大的笑話。

    安怡微微笑着,看到樹根下有一隻小小的螞蟻,拖着一根草莖非常努力地往上爬,掉下來又爬上去,爬上去又掉下來,眼裡不由閃現一點淚光。她就是那隻小小的螞蟻,以爲田均就是她的巢,就是她此生的良人,可是他不過是一隻等着食她骨髓血肉的沒有心的惡鬼。

    忽聽安侯老夫人道:“怡丫頭,快別理你那幾個伯母,到我身邊來,想知道什麼,我說給你聽,她們都沒我知道。”

    “不敢有勞老夫人,但那座樓瞧着確實很不錯。”安怡擡起頭來,掩去淚光,將手指向東南角一座三層高的小樓,一臉的好奇。

    安侯老夫人看着那座小樓好一陣糾結,不爲旁的,就爲那座小樓曾經的主人實在是個大家都不樂意提起的人。

    安怡卻不肯就此放過,坦率地道:“其實我對什麼花啊草的不怎麼感興趣,就是對建得特別的房子感興趣。這座樓實在是典雅,我兒時就想要有這樣的一座樓。”

    安侯老夫人皺着眉頭哄她:“那座樓已經荒廢許久了,裡頭未曾打掃,不方便待客。”

    安怡繼續好奇:“建得這麼精緻的樓,怎會荒廢了呢?多可惜啊,住在裡頭便可以遍覽園內風光,實在是可惜了。”

    這人怎麼這樣不懂規矩?主人家都說了不便,她還要繼續鬧。安老太扶着頭哼哼:“哎呦,這裡風好大。”

    許久未曾插上話的平太太突然道:“若我未曾記錯,這座樓從前是九丫頭住的吧?”

    席間頓時鴉雀無聲。

    田氏不由深恨,覺得平太太就是故意的,沒看見所有人都不肯提起安安來麼?偏她就要當着安怡的面提起這麼個掃興的人來。但其他人都可以不答,唯獨她是安安的繼母,不得不答,只能裝作很是傷感地嘆息道:“可不是麼?自從那苦命孩子病逝後,家裡人生怕睹物傷情,就把那樓給封了。”

    平太太感嘆道:“九侄女的確去得太過年輕了。白髮人送黑髮人,真是令人傷感。”言罷悄悄捏捏安怡的手,暗示她不好再提這個話題。

    安怡涼涼一笑,即便是她這樣有意提起,也不過是得了這樣兩句話,若非是平太太點明瞭,只怕安九永遠都不會被人提起來。人世間最悲慘的事情莫過於此,被親人遺棄遺忘並以之爲恥。

    田氏還在投入地扮演着她慈祥繼母的角色,低着頭,紅着眼圈,將帕子輕輕按着眼角,微帶哽咽地道:“總歸是我這個做母親的沒福分,享不得女兒的福。不說啦,今日是好日子,不提這些。”一句話帶過,繼續說笑。

    安怡心中的恨意一陣甚過一陣,面上仍然不露分毫,對待田氏越發親切。田氏因爲也存了別樣的心思,看着她那張與繼女頗似的臉也沒有初見時那般觸目驚心了,卻仍然不肯直視,說話時只盯着安怡的額發看,既不顯得失禮又讓自己心裡不至於太膈應。

    衆人看夠了豆綠,正要移步入亭子中吃酒說笑時,忽然有丫頭來報田氏:“田大奶奶來了!”

    (說明:降等襲爵,安大老爺此刻爵位爲伯爵,因爲習慣,所以安府此刻仍然稱爲安侯府)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
    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神魂至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