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196章 衆生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196章 衆生字體大小: A+
     

    放心什麼?安怡一頭霧水,眼睜睜地看着謝滿棠意氣風發地上了馬車,頭也不回的揚長而去,接着黑‘色’的馬車沒入夜‘色’裡,很快就消失不見。

    錯過了最佳認罪時機,就不好再說了,反正打死不認就是了,誰叫他對着她從來沒一句好話的,她這是被壓迫了才做的反抗,還只是小打小鬧,無傷大雅。安怡輕輕道:“關‘門’。”又吩咐下去:“今夜之事誰也不許多嘴,否則就是死路一條。”

    崔如卿道:“姑娘放心,只有幾個人知道,廚娘也只知道是姑娘您想吃宵夜,其餘人只會以爲是急診上‘門’求醫。”

    “好。”安怡端着臉回了房,一頭栽倒在‘牀’上打了個滾,也不知謝某人的車上是否備得有馬桶?按她算來,只怕他在半路上就要出問題的,但願他能想得起她給他的那盒‘藥’。

    蘭嫂進來道:“姑娘,明日去安侯府穿什麼?”

    “才做的那件寶石藍琵琶扣斜襟上衣,配那條石榴紅的十二幅長裙。”安怡趕緊坐起來,她忙得差點忘了要去安侯府赴宴這件事了。

    蘭嫂提醒道:“從白老三那裡拿回來的衣裙還有三套沒穿過呢。”

    安怡笑道:“不用,就這個。再把太后賞的那套足金鑲紅寶的首飾找出來。”那些華美無雙的衣裙另有大用處,明日安侯府之行就不必了。她已經張狂過,叫安侯府的人知道了她不好欺負,再張狂下去便沒那麼容易潛入敵人內部,保持合適的明‘豔’就好。

    次日一早,武婆子依約來給安怡梳頭。她有一張好嘴,詼諧風趣,安怡笑了一回,問起她兒媳:“媽媽今日怎不帶着嫂子來?”

    武婆子笑道:“今日另有一家,老婆子讓她去趕那家,我來伺候姑娘。”趁便把上次的事兒說了:“田大‘奶’‘奶’果然使人來問起姑娘的事兒,我便按着姑娘的吩咐說了。”

    安怡關心道:“沒爲難媽媽吧?”

    武婆子道:“不曾。”說着話利落地梳好了頭,扶鏡給安怡瞧:“姑娘瞅瞅可還滿意?”見了安怡的衣裙並首飾,忍不住又贊:“這樣明‘豔’的顏‘色’也只有姑娘如此容‘色’氣度才能壓得住。”

    “媽媽梳的頭我自來都是極滿意的。”安怡向蘭嫂點頭示意。蘭嫂遞過荷包,武婆子掂着又是沉甸甸的一隻,心裡就有些發虛,苦着臉道:“姑娘,不是老婆子不識擡舉,委實用不着這麼多。”

    安怡輕飄飄地瞅了她一眼,含笑道:“媽媽這是嫌錢多燙手?”

    武婆子尷尬一笑:“也不是,只是想着無功不受祿,也沒什麼可給姑娘效勞的。”

    “媽媽多來替我梳幾個好看的頭就是極好的。”安怡對着鏡子往‘脣’上輕輕點了些胭脂,嫣然笑道:“這裡頭還有個緣故,最近請我做客的不少,我卻不知道夫人太太們的愛好忌諱,不比媽媽日常出入高‘門’大戶,又懂規矩又有見識。媽媽若不嫌棄,便經常與我說說閒話,叫我也討人喜歡些,這錢就算是請媽媽喝茶潤嗓子的。”

    她很清楚,似武婆子這樣的人,日常也會傳遞消息賺些零‘花’錢,甚至於有高‘門’大戶的夫人太太們無聊了,還會特意請人過去梳頭陪着說話,趁機打聽別家隱‘私’的,像她這樣的要求根本就不算什麼。死人安九的情面興許不足以讓武婆子替她打聽消息,但太后面前紅人的身份和這沉甸甸的金銀卻足夠打動武婆子的心。

    果然武婆子只靜默了片刻便笑道:“只要姑娘不嫌老婆子呱噪就好。”

    話只盡於此,說得太直白了反倒沒意思,安怡繼續看着鏡子:“不知媽媽最近可去過安侯府替夫人們梳過頭?”

    “前些日子去過一回。”武婆子這回只挑了重點說:“府裡如今最愛打扮的還是三夫人,三夫人的好東西也不少,首飾麼,老料新鑲的更不少……”

    當然要老料新鑲,不然那些貴重首飾給人一眼就認出來是屬於繼‘女’的,那要叫田氏與安保鳳的臉面往哪裡擱?安怡不動聲‘色’地聽武婆子說完最近安侯府的幾樁關於長房二房與三房不對付的事兒,讓蘭嫂送武婆子出去,再特意叫欣欣過來瞧:“讓我看看你打扮得如何?”

    欣欣害羞地揪着新衣裙道:“婢子第一次隨姑娘正式出‘門’做客,很有些害怕。”

    安怡含笑道:“有什麼可害怕的,你只管跟着蘭嫂就是,穩重謹慎些,別看‘花’了眼,‘亂’走‘亂’說就好。”她是希望張欣今日能不請自來,她也好當着張欣的面多喊欣欣做幾件事,如此方可對得起她給這小丫頭起了這麼個別緻的名字。

    看我不噁心死你,只要你敢來。安怡辭過安老太,上了馬車,朝着安侯府而去。

    安怡到時,安侯府請來的陪客已經到了大半,差不多都是安氏族人,田氏殷勤地要將衆陪客介紹給她認識:“今日是家宴,故而請的都是自家人。這是平太太,侄‘女’兒想必是認識的。”

    說這話時,田氏眼角瞟過一直低頭喝茶的大夫人唐氏,眉梢眼角透出些微得意。你們長房、二房不是聯起手來欺負我,非得讓我自掏腰包辦這賞‘花’宴嗎?那行,既然我是主人,我就有權力決定請誰,你也別怪我故意戳你的肺!

    安怡也是微微詫異,隨即笑了。這位平太太,就是之前與安大老爺安保中打擂臺爭族長的安保平之妻,也就是安怡之前棄安侯府的邀請而不顧,特意先去拜訪的那兩家人之一。這兩府明爭暗鬥已是多時,除去祭祖和族中大事時幾乎不來往,沒想到今日田氏居然不顧兩府的利益之爭把平太太給請來了。看來孃家發跡,自己手握銀錢,兒子也爭氣的田氏開始按捺不住,想與長嫂叫板了。

    這樣好啊,渾水什麼的,最好‘摸’魚了。安怡含着笑,給平太太請安:“侄‘女’兒見過嬸孃,嬸孃安好。”

    “一些日子不見,侄‘女’兒就又好瞧了幾分。”白胖含笑,舉止間透着能幹利索的平太太不等安怡行禮問安就先握住她的手,親切問道:“怎麼不見你祖母?我上次和她說得‘挺’高興的,今日還想再與她說話呢。”

    安怡笑道:“祖母身上有些不舒爽。”其實是她和安老太商量的,身份地位不如人,進府來後祖孫倆必然得給安侯老夫人行禮問安,她是小輩倒也無所謂,但安老太卻委實覺得憋屈,不如不來。

    平太太關心道:“是麼?哪裡不舒服?可看過大夫了?”言罷失笑:“看我這狗記‘性’,大侄‘女’兒就是神醫,哪兒用得着外頭的庸醫?”

    安保平在安氏有不少擁護者,今日來的也很有幾家人,少不得跟着捧臺打趣平太太,氣氛一時熱鬧無雙。

    安老太看不過平太太在自己家裡唱主角,立時堆了滿臉慈愛朝安怡招手:“好孩子,快過我這邊來坐。我和你說,你祖母年紀大了,得補補,我這裡有上好的燕窩,稍後讓人給你包二兩帶回去。”

    不要白不要,安怡含笑謝了,就依着安老太的安排,坦然坐在了安老太身旁。她本就認識族中這些‘女’眷,對衆人的愛好喜惡多少都知道些,這個叫嬸孃,那個叫伯母,再叫一聲嫂子,喊一聲妹妹,很快就與衆人打成一片,特別是平太太有心要給她做臉,話裡話外都很是推崇看重她,倒顯得安侯府的幾位端着架子的夫人無關緊要,擺設一樣。

    安老太自我慣了,哪裡容許得平太太等人喧賓奪主?可要叫她涎着臉當衆去討好安怡,她又做不到,願意給安老太包二兩燕窩示好就已經是她能做到的極致了。當下板着臉輕咳了一聲,不滿地看向幾個兒媳,深覺幾個兒媳沒啥用,難不成自家‘花’了銀子待客,好處還要給對頭拿去?

    大夫人唐氏與二夫人李氏對視一眼,心領神會地裝作沒看到婆母的暗示。田氏鄙夷不已,還當自己是從前的安侯府呢,凡事都只是端着,有本事就別請客,請了來就別端着。她既然‘花’了銀子就必須討得這個好,田氏立即起身把話題轉開,引衆人去看‘花’:“既然都來齊了,就去看‘花’罷,這可算是今年最後一茬牡丹了。”

    大家都知道,今日看‘花’不過是個由頭,真正的主題是安怡。但主人家既然發了話,也只有配合的份,便又簇擁着安老太與安怡一道去看‘花’。

    安怡高興不起來。園子裡的一草一木都還是從前她離開時的模樣,道旁的那株楓樹是祖父親手栽種,太湖石邊的菖蒲是她親手移植,就是田氏請她去觀賞的這豆綠,也還是當初的模樣。真要問有什麼不同,就是比從前長得高大茂盛了些。

    爲了今日這個賞‘花’宴,田氏‘花’了許多心思,一心想要多賺點回來。見安怡四處張望,似是對這園子極爲感興趣,當即不動聲‘色’地擠到安怡身旁,晃動着頭上的綠寶石鳳釵笑道:“大侄‘女’兒覺着我們這園子如何?”

    (對不住,今明兩天只能單更了,但一章的字數比平時的多喲,後天恢復雙更)



    上一頁 ←    → 下一頁

    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
    帝國吃相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外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