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195章 放心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195章 放心字體大小: A+
     

    謝滿棠是何等人,如何不明白安怡是在提醒他,夜深了,你沒事兒就趕緊走吧。可他有個脾氣,你求我,我不一定留下,你趕我,我偏還不走。不走就得找個合適的理由,絕不能像莫小白臉那樣死皮賴臉的,當即冷哼一聲,沉了臉道:“你這是趕我走?”

    “怎麼會呢?大人光臨寒舍,蓬蓽生輝,求都求不來的,何況沾了大人的光,得了這樣天大的好處,我又如何會想着要趕大人走?”她可是給他留足面子了,他偏要留在這裡丟臉,真的怪不得她啊。安怡眼看着謝滿棠又喝了一杯茶,雖然覺得這次暗害有些不合時宜,卻一點都沒有感到內疚,還隱隱有些大仇得報,想看笑話的興奮。

    這樣還差不多,謝滿棠終於放下了茶,斜睨着安怡淡淡地道:“你說我氣色不好,其實也算有點道理,今日公務太過繁忙,我忘了吃晚飯。”

    想吃東西就明說吧,要不要別這樣裝?安怡十分善解人意:“大人可是國之棟樑,又是許多人的依靠,怎能如此不愛惜自己的身體?如果大人不嫌棄,我這就讓廚房裡給您做些吃的上來,暫時墊一墊。”

    謝滿棠連假裝客氣的都沒裝一下,直接提要求:“也別弄什麼複雜繁瑣的,大魚大肉、油膩的不要。簡單點兒,我不挑剔,但味道要好。”

    你不挑剔,但要味道好,吃食最主要的不就是味道?也罷,就當是謝他了,安怡走出去,叫蘭嫂過來仔細叮囑了幾句,命廚房精心做來。

    送上來的就是一碗餛飩雞,謝滿棠頗有些訝異,按他想,再說怎麼簡單,也該是點心炒菜燉湯涼菜什麼的一起上,誰知道真的就是一碗餛飩雞。但見盛的碗好看,裡頭菜綠湯白的,聞着又香,腸胃就先替他說了好。吃了第一口,就唾液狂涌,鮮得恨不得把舌頭吞下去。也不露出來,慢條斯理的品嚐,吃完了也不說好,也不說不好,就是放下筷子不動了。

    安怡也不問他,只消往碗裡一瞅,見湯都沒剩什麼了,就知道自己這碗餛飩上對了。也不說話,輕輕遞過一盞漱口茶,然後把自己面前的小半碗餛飩吃完。

    謝滿棠漱過了口,直覺遍體通泰,全身暖洋洋的舒服得緊,心情很好的大方行了賞,起身道:“我還有事,不能久坐。”言罷看着安怡,不說話。

    安怡默了默,堆滿笑容:“我送大人出去,大人還當愛惜身體纔是,不要太辛苦。”

    “無需掌燈,以免驚起太多人。”還算伶俐,謝滿棠滿意地點點頭,與安怡一前一後踏着夜色朝大門走去。行至大門處,猛地收住腳步,安怡猝不及防,險些撞上去,慌忙站穩了,道:“大人還有何吩咐?”

    夜色濃重,月色慘淡,她看到謝滿棠側身而立,居高臨下地看着她。因不知他是個什麼意思,又有給他茶水裡添了作料的心虛,安怡帶了十二分慎重地肅然而立,面上乖巧安靜,心裡卻在想,妖怪就是妖怪,那藥吃下去這麼久了居然也還沒發作,莫非忍功太強?

    謝滿棠垂眸看着面前的安怡,今夜微有薄雲,月色朦朧,她微垂着頭,半側了臉,精巧美麗如一尊羊脂白玉的美人像,正是應了那句老話,月下觀美人,越看越好看。他又有些手癢,恨不得將這尊美人像收藏起來獨自欣賞觀摩,不給別人看,心知不可以,便將燥熱的手在袖中握緊又放鬆,就連聲音也低沉輕柔了許多:“聽說這幾日莫天安又病了?病得還不輕?”

    安怡現在最聽不得兩件事,一是肚子疼,二是莫天安,此刻妖怪抵抗力遠超旁人,肚子疼一事尚未發作;莫天安與她合夥一事兒將發未發,此刻卻被突然提起來,少不得很有些心虛,忙打起精神道:“是,腫成了豬頭。”

    謝滿棠很喜歡她這個形容詞,愉悅地勾了勾脣角,語氣仍然不露半分:“無論如何,他因你而病發,給他醫治也是應當的,只是要小心些纔是。”

    安怡不由好生驚訝,居然有這種事!這種話居然是從謝妖怪口裡說出來的!他不是慣常最討厭莫天安的嗎?現在居然這樣體貼!果然是妖怪的心思你別猜。不過也從另一方面說明,合夥兒開醫館的事兒還未東窗事發。

    謝滿棠很愉悅地看着安怡臉上毫不掩飾的驚訝之色,皺着眉頭道:“你那是什麼眼神?難道我是那等不分青紅皁白,心胸狹窄之人?再三提醒你,也不過是爲你着想而已。”

    安怡閉上因爲驚訝而微微張開的嘴,崇拜狗腿的道:“那是,大人自來最能體諒我的難處,待我也是極好的,當然不會因爲這種於大局無礙的小事情和我生氣計較。我這裡好了,大人才高興,對吧?”所以開醫館的事情對我很有好處,你也應該爲我高興,而不是找我算賬,是吧?

    謝滿棠本能地覺得有什麼地方不對,卻有些抓不住,只能順着安怡的話頭倨傲地點點頭:“你知道都是爲了你好就行。”

    安怡再諂媚的一笑,輕聲道:“我知道就憑我個人,斷難走得如此順風順水,多虧大人庇佑,替我鋪路。我不會違背對大人許下的承諾。”這話倒是真有幾分實心實意。

    謝滿棠聽出來了,心情就又好了幾分,話也多了兩句:“你且安安心心的,不叫你吃虧。今後,只要你父親那裡做得好,你……什麼都不是問題。”

    這話安怡聽得明白,只要安保良做得好,升官指日可待,她的身份地位也會跟着水漲船高。謝滿棠輕易不會給承諾,此刻主動給了這麼個承諾,那就說明他心中真正有這件事。安怡頓生一股罪惡感,果然衝動是魔鬼。是不是拉明瞭認錯呢?可是他那麼厲害,肯定不會輕饒她。正糾結地數着手指頭,謝滿棠已經轉身大步離去了。

    安怡衝口而出:“噯……”

    謝滿棠人已走到車前,聽得這一聲喊,便停下來回頭去看安怡,見她站在門洞裡,一臉猶豫地看着自己,還帶了幾分顯而易見的擔憂,似是有話想說卻又很爲難害羞的模樣。這是在替他擔憂卻又不好意思說呢,謝滿棠心中莫名一軟,似乎有一件很堅固的東西被悄然間擊破了,然後溫軟得一塌糊塗。他自問不是喜歡感情外露的人,便只是朝安怡一笑:“放心。”



    上一頁 ←    → 下一頁

    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陰間神探
    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影視世界當神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