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194章 跳水裡淹死吧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194章 跳水裡淹死吧字體大小: A+
     

    謝妖人有個好處,就是兌現諾言很豪爽。但他的好處從來都不是白拿的,往往總得付出相應的代價,還要求人家歡歡喜喜地接受,不然他就要翻臉。難得他如此歡喜,少不得要捧捧場纔是,安怡配合地跟着笑了片刻,提前說明:“那我要做什麼?最近有些忙,我沒配製出新藥。還有,蔡太師剛出事,我覺得不宜再接着有人在我手下出事,那樣大家會起疑心的。從長遠了看,真的不太好。”

    謝滿棠何等精明,立刻就聽出了她的潛臺詞,當鄉君當然好,但如果他要價太高,她寧願不做。

    敢情他謀算這麼久才做成這件事,人家不稀罕是吧?謝滿棠立時收了笑容,淡淡地道:“你覺得,上了船後還能想下就下?想下可以,直接跳水裡淹死吧。”

    “……”安怡無言以對,還真直白啊,不從就受死吧。這是賊船嗎?既然如此,那還讓她說什麼呢?

    謝滿棠見她沉默不語,挑眉道:“怎麼,你不服氣?”

    “服氣。服氣。我怎會不服氣呢?”安怡瞬間新仇舊恨一起涌上心頭,低頭看看茶壺,道:“沒水了,我去加些來。”言罷朝謝滿棠一禮:“請大人稍候,我去去就來。”

    想來也是,不是誰都能得到這樣一個封號的,其他女人都是靠着丈夫兒子,或是天生尊貴,如她這樣,年紀輕輕的直接得了封號的實在不多。所以一時不敢接受也是有的,就給她點時間喘息一下吧,對女人總是得寬容些的。謝滿棠輕輕頷首:“去吧。”

    安怡快步出了正堂,一邊叫人來添水,一邊往茶壺裡加料,叫你壓迫我,叫你欺負我,叫你半夜跑我家裡來發瘋,叫你嚇唬我!你不是讓我直接跳水裡淹死嗎?我先拉死你!

    片刻後,安怡低眉順眼地提着茶壺進去,再低眉順眼地給謝滿棠斟茶:“剛纔我是被嚇着了,覺着自己也沒做什麼了不起的大事,實在受之有愧,所以有些驚慌和心虛。”

    蔥白纖長的手扶着玉白如紙的茶具,真不知是瓷器襯托了手,還是手襯托了瓷器,總之兩相皆宜。這樣美麗的一雙手,本就該坐在華堂之上,把玩各式珍瓏,弄茶添香,或是持筆寫詞,拈花吹笛,即便是做針線活兒也是暴殄天物了。幸好這雙手即便不弄風雅之事,也是行拈針主宰生死之事,不算辱沒了這雙好手。

    謝滿棠從眼角斜瞟着安怡的手,淡淡道:“有什麼好心虛的?你早年防治時疫,救了許多孩子;年前救太后於危難之中,全了聖上的孝道;此番更是以神針之技弄廢了奸臣,免了朝廷一番動盪,三件事樣樣拿得出手。何況你父親最近做了件了不得的大事,聖上不好賞他,一併給你也是一樣的。”再強調:“當然,不是所有人都是有了功勞就能得到封賞的,也不是任何人得了封賞都能有福消受的,但你遇着了我,我就不會讓你吃虧。暫時不要你做什麼,日後安心做事即可。”言罷端起茶盞喝茶,悄悄打量安怡的神色。這是給她好處又不是爲難她,難得他這樣有耐心地和她解釋了,她怎麼都該知道他的好了吧?還不快來抱大腿!

    安怡自入京後就進了宮,與昌黎家裡的聯絡一個月一封書信,只能大致瞭解到家裡人過得都還好,肖伐與安保良臭味相投,可算是如魚得水。其他更機密的事情卻是不好提了,因此安保良做了些什麼還真不知道。此刻聽謝滿棠如此說來,就覺得也沒什麼大不了的,五品的鄉君而已,又不是縣主、郡主什麼的。有這樣一個封號傍身,最起碼是張欣之流的人不敢再輕易當面給她氣受了,也好。

    而且此番居然不需要付錢!安怡突然又覺得謝滿棠也不是那麼可惡了。他這樣深更半夜的跑來找她,雖然不能脫離拉攏人心的嫌疑,但應該也是想表表功,讓她歡喜歡喜,於是就有些後悔不該給他的茶里加了作料。可惜開弓沒有回頭箭,若她此刻攔住他,他必然起疑,以他的性子,大概就得馬上翻臉,安怡眼睜睜地看着謝滿棠將她剛倒的一杯茶水喝了個乾乾淨淨。

    謝滿棠見她只顧睜大眼睛看着自己,心想終於回過味來了,接下來就該感激涕零了吧?好吧,看在她是個女人的份上,他就給她這個機會。淡淡地將茶盞遞過去,斜睨着安怡,表示她可以再諂媚一點,怎麼諂媚都不爲過。

    安怡只得再給他續了一杯茶,諂媚道:“大人這是忙壞了吧?瞧這口渴的。”再往他臉上一掃,再接着諂媚:“大人這兩日可覺得有什麼地方不舒服?”

    謝滿棠給她說得一愣一愣的,想不信吧,他最清楚安怡的本事,想相信吧,他還真沒什麼地方不舒服的。又聽安怡溫溫柔柔地道:“我說句不中聽的話,大人這時候仗着年輕不把病痛當回事,是要吃虧的。”態度真正誠懇,想到自己纔剛給了她一個天大的好處,就有些相信了,也很是擔心自己那個面癱舊疾會復發,便挑眉道:“說來聽聽。”

    安怡不過是爲了補救,不痛不癢的說了一些,叫蘭嫂:“去把我新配的那盒丸藥拿來,就是放在藥櫃第五排左手第一個櫃子裡的那盒。”轉頭體貼地道:“這盒丸藥是我新配的,很貼合大人的症狀,大人要不要現在就服上一粒?”

    笑話!他要是當着她的面就迫不及待地服了這藥,好像他真的多虛弱似的,豈不是和莫天安那個病怏怏的小白臉一樣把藥當成飯吃了?謝滿棠當即拒絕:“不必。我很好。”表面上很勉強,實際心裡很受用的:“看在你這麼心誠的份上,這盒藥我就收了吧,興許,府裡能用着也不一定。”

    好吧,盡人事知天命,她已經勸過他了,他偏不吃,那就說明老天爺都想要他狠拉一回才肯原諒他,和她沒關係。安怡裝模作樣地側耳聽了聽:“剛纔是三更鼓響嗎?”



    上一頁 ←    → 下一頁

    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辰少的霸道專寵:強婚8
    陰間神探龍珠之最強神話帝國吃相燃鋼之魂男人當自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