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188章 深明大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188章 深明大義字體大小: A+
     

    寧壽宮中,安怡正陪着連太后作畫,連太后畫是一幅工筆蓮‘花’圖,碧‘波’漣漣,白蓮盛開,有蜻蜓停於荷尖之上。構思並不出奇,難得是的栩栩如生,氣韻天成。

    安怡少不得真心實意地讚了幾句,連太后輕輕淺淺地瞥了她一眼,道:“好在哪裡?比之蔣道子的墨蓮又如何?”

    聽慣了好話的人即使是再聰慧明智也還是喜歡聽好話的,安怡自然是撿着好聽的說。連太后撇撇嘴,虛空點點她:“出宮去的這些日子,好的沒學着,油滑世故卻學了十足十。”

    安怡不但沒認錯,反倒愁苦地皺起了眉頭。

    連太后見狀,道:“爲你好才說你兩句,你還不高興?”

    安怡忙道:“能得太后教誨當然是求之不得的,但民‘女’真是有些技窮了。”

    連太后便問:“怎麼說?”

    安怡小心翼翼地道:“當初在太后羽翼下生活,即便是在深宮之中,衆位貴人面前,也是僅需遵守規矩,心存畏懼便可過得極自在了。如今出了宮,卻是發現只是遵守規矩還不夠,只恐不夠油滑世故,不然怎麼得罪了人都不知道。”

    連太后微一沉‘吟’,道:“說給我聽聽。若是爲了蔡太師的病,你完全不必放在心上,聖上也贊你醫術‘精’湛,實在難得。若是他家來請,你不許推辭,理當‘精’心治療老太師纔是,如此方纔算是深明大義。”

    安怡鬆了口氣,她在矯情,在討好賣乖,在隱晦的求助,連太后不會聽不出來。如果連太后不想理,那就可以拿話繞開去,既然問了,還寬慰了她,就意味着連太后想管她的事。所以她還可以再硬氣一點。安怡十分誠懇地道:“不是爲了這個事。乃是因爲最近莫五公子提議,他想開醫館‘藥’鋪,然後想請民‘女’過去坐堂行診,專治疑難雜症,省得日常請民‘女’看病的人家太多,跑不過來。”

    連太后嗤笑道:“看吧,當初說給你做太醫,你還不肯,若是做了太醫,沒品沒級沒一定身份的人家誰敢隨便支使你?現在倒好,什麼人都可以叫你去,我說你也端一端,好歹你也是給我請平安脈的人,是阿貓阿狗隨便能請動的?”

    安怡垂着頭小聲道:“您說得是。”心裡已經有些打鼓了,太后沒直接回答她是否可以答應莫天安,而是扯這些漫無邊際的,是不是本身就代表了一種態度?大概是不希望她和莫貴妃家裡扯上什麼關係的。

    忽聽江姑姑適時笑道:“小安是個心善人,見不得人家吃苦頭。聽說前些日子有個姓邱的御史家中夫人要生產,危急得很,沒大夫敢看,還是小安心軟,從頭守到尾,總算是把那‘婦’人和孩兒從鬼‘門’關里拉了回來。要不是咱們小安還沒成親,人家那三個閨‘女’兒一準要拜她做了乾孃。”

    安怡忍不住詫異了,她事先沒和江姑姑打過招呼,也沒指望江姑姑能幫她說話,怎地江姑姑倒幫上她了?

    連太后果然感興趣:“讓那個被救下的孩子感念她的恩也就罷了,怎麼會是三個閨‘女’兒?”

    江姑姑笑道:“太后還不知道呢,是三胞胎,一次就生了三個閨‘女’兒。”

    連太后大感興趣:“這可真是稀罕了,快說來我聽聽。”

    於是安怡趕緊一一說來,還把寶縣主跟着她去看了這三個孩子,知道邱家艱難就給了豐厚賞賜的事兒也說了,並不敢再主動提和莫天安合作一事。本來以爲沒希望了的,誰想告辭時,連太后突然道:“你不是喜歡我今日作的這幅畫麼?給你了。”

    安怡忙又謝賞,心中暗自嘀咕,當初聽祖父講,上頭人的舉動話語經常都會含有深意,這太后送她一副蓮‘花’圖,是要叫她中通外直,不蔓不枝,心‘胸’開闊,行爲端正,別和人拉幫結夥的吧?好吧,她曉得了,魚與熊掌不可兼得,想靠着太后就別想發財,想發財就別想靠着太后,至於有權有勢還順便發了財的那種好運其實是屬於別人的吧。

    安怡雙手接過畫軸,表示自己一定要去請最好的裝裱師把這幅畫裱起來供上。連太后淡淡地道:“我又沒死,供起來做什麼?你,明白我送你畫的意思?”

    果然是了。安怡把自己的領悟說了一遍,見連太后高深莫測地不說話,就又趕緊表態:“太后娘娘的教誨,民‘女’會一直記在心上,行事爲人以此爲準則。”

    連太后默不作聲地聽完,淡淡道:“明白就好,想去就去吧,不然真是‘浪’費了你師父傳授給你的這身好本領。記得爲人行事切要光明磊落,不可作惡,不該做的事別做,不然誰也護不住你。”

    神轉折。安怡心悅誠服地行禮拜謝:“太后的教誨,民‘女’都記在心上了。”又贊連太后心懷蒼生,真正仁慈。

    連太后笑了一聲,道:“我不是隻顧着自己的人,你師父常說,行善積德,勝過吃‘藥’萬千,想要福報,就得行善。就連楚郡王家的寶丫頭都懂得行善,難不成我堂堂一國之母還不知道?去吧。”

    這話裡透着強烈的不滿啊,所以連太后其實對自家師父很看不順眼,卻又牽掛得很?安怡不敢接話,捧着畫卷退出,臨行前看向江姑姑,以目光表示謝意。江姑姑淡淡一笑而已。

    安怡一直告誡自己不要形於‘色’,問題是她心裡實在歡喜,怎麼都壓不住,導致一個流言沸沸揚揚地傳出來,道是小安大夫不但得了太后娘娘的賞賜,給永昌侯夫人做幹‘女’兒也是指日可待了。

    因爲太后讚了寶縣主,自然有人特意把這個消息送到楚郡王妃面前討好,楚郡王妃面‘色’半點不動,而是輕輕將丫頭送到面前的那張帖子放回托盤,面無表情地道:“告訴田家的人,縣主病中怕擾,不想見人。”

    既然張欣已經成了嫌疑人之一,她爲什麼還要放張欣進來,爲什麼還要給張欣臉面?且不說此事張欣究竟有沒有‘插’手,就憑張欣有意收買郡王府的下人這一條,就罪不可恕。



    上一頁 ←    → 下一頁

    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
    修羅武神史上最牛輪迴超能小農夫我的合租老婆絕色毒醫:腹黑蛇王溺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