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183章 大了一輩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183章 大了一輩字體大小: A+
     

    許久沒聽見謝滿棠的聲音,安怡轉過頭去瞧,但見其人沉着一張俊臉不知在想些什麼,便大着膽子笑道:“我記得,永昌侯夫人算是大人的舅奶奶?”她若真做了永昌侯夫人的乾女兒,豈不是比他大了一輩?

    謝滿棠當然也聽出了安怡話裡話外的意思,當即擡眼冷冷地看着她,斬釘截鐵地道:“想都別想!”

    安怡佯作被嚇了一跳,驚恐地撫着前胸道:“我做錯了什麼,要讓大人壞了我的前程?”

    謝滿棠黑着臉盯了她一會兒,看到那雙黑白分明的眸子深處隱藏着的戲謔之意,不知怎地,一直擡着的肩膀就放鬆了下來,語氣照舊斬釘截鐵,不容置疑:“就憑你也想做我的長輩?也不怕夭壽!”

    安怡鄙夷,夭什麼壽啊,她怎麼就做不得他的長輩了?有道是幺房出長輩,在大戶人家,做姑姑叔叔的比侄兒小很多也不是沒有,何況就算是乾的表姑姑也是表姑姑!若非是擔心後頭難得收拾,她還偏就順水推舟,做一回他的長輩,看他怎麼辦。

    謝滿棠繼續恐嚇她:“聽說永昌侯府有意與廣寧伯府聯姻,只可惜沒有合適的人選,廣寧伯的獨子,是個獨目瘸腿的病秧子,你若去了,正好能學以致用,兩廂便宜。”

    呸!你才嫁個獨目瘸腿的病秧子呢,哪有這樣討厭的人啊,果然是狗嘴裡吐不出象牙。安怡怒目而視,瞬間又笑了:“總能繼承爵位的吧?興許還是個懂得欣賞我的善良人。此事若能成就,將來我就是伯爵夫人了,對大人大抵也有些好處?對我們家的好處就更不用提了,委屈我一人,幸福一家人。我不好去問,不如就請大人幫忙敲定吧。”

    謝滿棠臉上頓時黑氣縈繞,狠狠瞪了安怡一會兒,道:“一個好好的姑娘家,硬生生把自己給弄成這副蠢樣,我都不好意思說我認識你!”

    “大人別再糾纏我這事兒了,您日理萬機的,難不成跑這一趟就是專來討論我的親事?”安怡就在馬背上衝謝滿棠彎了彎腰,笑眯眯地道:“我纔剛從產房裡出來,未及沐浴薰香,就不衝撞大人了。大人請吧。”事情辦完,你該走了。

    謝滿棠不屑地道:“你就是嫁個乞丐也不關我的事,只不過是趁便好心提醒你而已。是你爹有口信給你,叫你聽我安排,不得胡鬧!”言罷毫不留戀地轉身就走。

    切,什麼安保良有口信,這話從妖怪口裡說出來真是半點不能讓人信服!安怡根本不當回事,輕輕催動馬兒繼續往前走。這回不用她去操心,這個人都會去替她把那什麼永昌侯府幹女兒的事給推掉了。不然等她開口去求他,可不是又要給他個機會讓他趁機勒索她?至於陳知善的事情,還是等她再斟酌斟酌,實在沒辦法了再說。

    謝滿棠催馬走了一會兒,忍不住微微笑了起來,停下馬來轉頭去看安怡,只見安怡已經快要走到巷子口了,苗條健美的背影隨着馬兒前行的動作一搖一晃的,看上去特別好看。

    就這樣滿大街騎着馬跑,大清早的跑人家產房裡一呆就是半天,還想攀龍附鳳,做什麼伯爵夫人!誰家腦袋進水了纔會要她啊!這丫頭過得這樣的辛苦,根本不是想高嫁的模樣,她所追求的可能是包括他在內都想不到的。沒有關係,老焦就在她身邊,什麼能瞞得過他去?謝滿棠的心情漸漸好了起來。

    安怡回到家裡,一頭扎進熱香湯裡暢暢快快地泡了個澡,收拾妥當後就去尋安老太:“三個姑娘,一口氣生了三個姑娘,祖母您聽說過這樣的事兒嗎?那兩個穩婆直接和我說不可能,當初我給她瞧的時候只想着大概是雙胞,也沒想到真的有三個……這麼小,安愉剛生的時候應該比這樣大吧?”

    安老太含着笑聽她嘮叨,比劃給她看:“不,安愉比她們大,大概得有這樣長,肯定比她們重啊,你想啊,他是一個,她們是三個……”說到這裡,聲音低了下去,嘆道:“這幾個孩子只怕難得養活啊。邱家恐怕不是很富有吧?”

    三個早產且比正常早產兒更小更弱的孩子,不但意味着需要更多的精力也意味着需要更多的金錢,安怡高漲的情緒頓時低落下來,隨即想起一個人來,笑道:“有了!”

    寶縣主看上去是個面善的姑娘,即便當初在獅子山下遇着她和了然在一起相談甚歡,也不過是打量兼打聽,並未露出尋常貴女那種不可一世的,我看上的就不許別人碰的敵意和傲慢,這樣新奇的事情寶縣主應當會很樂意知道並參與。邱通大概不會接受自己的饋贈,卻不能拒絕身份高貴的寶縣主給幾個小嬰兒的賞賜。

    安怡當即回房,找出一方上好的墨錠,再裁了雅緻的花箋,精心寫了一封信,邀約寶縣主在十五那日早上出府與她相會,她請寶縣主去凌風閣喝茶,她有新奇好玩的事兒要介紹給寶縣主知道。寫好信後叫來蘭嫂送去楚郡王府交給寶縣主,她自己則又帶着欣欣前往孫家給孫老夫人鍼灸治病。

    孫家人今日待她卻又比昨日不同,熱情周到更甚,孫老夫人老遠看着她就笑,連聲道:“真神了,不痛了!”

    安怡笑得甚爲開懷。

    與此同時,迎鳳街田府,張欣陰沉着臉,面無表情地看着跪在她面前認錯的桂嬤嬤,聲線平直無半點起伏:“你自己說說是怎麼回事吧。”

    “奶奶,老奴昨日聽她說得再明白不過,武婆子就是收了一封信後纔去給安怡梳頭的,當時武婆子和兒子兒媳解釋說,那位對她有救命之恩,就憑這點也不能不去梳這個頭。誰知她今日竟會突然改口了呢?想必一定是有人威脅過她了!不然就算是她見財起意,亂說一氣,也不可能莫名就扯到那位身上去呀。”桂嬤嬤冤枉得要死,誰會想得到這武婆子的兒媳竟會出爾反爾,來個打死不認帳,堅決不承認說過安怡是借安九說事才能請動武婆子梳頭的話,可真是害死她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
    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金手指販賣商都市最強裝逼系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