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181章 陳知善的遭遇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181章 陳知善的遭遇字體大小: A+
     

    原來陳知善進京後就到處打探哪裡有名醫,誰家有不傳的好藥,一旦問着了,就跑去想方設法地偷師學藝,在此過程中,偶爾見着危急疑難病症,他也會出手診治。他自以爲做得很隱秘,卻不想所有的行止都落到了旁人眼裡,先是被人狠狠揍了一頓,打得半死,又被人救下。

    救他的是個賣藥的段寡婦,那段寡婦是個獨生女兒,有祖傳的手藝,專治跌打損傷,獨到的手法配以獨門秘方,療效極好,奈何她本人是個女子,能力有限,父母又老邁,便一心想要尋個上門女婿來幫她支撐門戶,贍養父母,養育孩兒,這一瞅就看上了陳知善。愛的是陳知善年輕俊俏斯文,還有一手好醫術,看模樣也是個忠厚本分之人,但她也知道自己這樣的條件,人家肯定看不上,於是就精心設計了個圈套給陳知善鑽。

    崔如卿想着安怡到底是個未婚女孩子,這種事情說得太明白就是污了她的耳朵,少不得迂迴婉轉了又迂迴婉轉,安怡暗自慶幸自己好歹是讀過幾天書的,不然真是聽不懂他在說些什麼。不就是陳知善傷好了,要和段寡婦告辭,段寡婦也不提其他,好言好語好酒好菜,道是要給他餞行,席上推心置腹說了許多做人做事的道理給他聽,又將自家的不傳之密拿出來說道,二人倒也說得甚歡。

    不知不覺間,兩人都喝得酒酣耳熱,忘了時辰,陳知善什麼時候昏睡過去的都不知道。等天亮他一覺醒來,才發現自己和段寡婦躺在一張牀上,外頭還有段寡婦的親爹孃在跳腳大罵,段寡婦百忙裡還顧着掩護他,段家老爹和老孃卻不肯輕饒陳知善,非得揪着他去順天府衙門,最後故事的結局當然是朝着和諧方向走,段寡婦的舅舅、舅媽等人過來勸架,就都勸陳知善不如娶了段寡婦好了。

    陳知善到這裡也知道自己是被坑了,他本就是獨子,家裡又富有,對段寡婦也沒那個意思,更沒有自己曾經碰過段寡婦的印象,當然不肯,於是又被捶了一頓,關了餓個半死,還是陳喜精明,千方百計趁着段家人不注意,把他偷了出去。二人本是想要回昌黎的,奈何自家鋪子也給段家人砸了,段寡婦一心想要成就此事,成日就使人在城門外守着,還使人去昌黎陳家鬧着要找人。

    陳知善無奈,只好在那個老鄉開的小雜貨鋪子裡藏了起來,日常也不敢再行醫學醫,只偶爾一次纔出去晃一晃。卻沒想,恰恰地給安怡碰見了。正因爲這個原因,蘭嫂便打聽不着這裡頭的事,崔如卿也是頗費了些周章纔算弄清楚。

    崔如卿搖頭嘆息:“那段寡婦一家子的潑辣兇狠是出了名的,要怪只能怪陳公子太過單純天真,錯信了人。按說,他本就是姑娘的師兄,與姑娘師出同門,醫術能差到哪裡去?卻還這樣的刻苦好學。”

    這刻苦好學四個字,不過是因爲陳知善是安怡的師兄,所以才得了這客氣的評述,若是換了不客氣的說法,崔如卿其實就是說陳知善腦子裡進水了,貪心不足,自招其禍。

    安怡半晌無語,她最清楚陳知善這樣做的原因,他無非是覺着,她之所以拒絕了他,是因爲他醫術不如她精湛,她才瞧不起他的緣故。也許他是爲了賭一口氣,也許是還不曾放下過往,想要學成後令她刮目相看,但只要她知道了他的處境,她就不能坐視不理。便問崔如卿:“那段寡婦是個什麼樣的人?”

    崔如卿立即猜着她要做什麼,乃笑道:“段寡婦不足爲慮,難的是她身後的人,她與重華大長公主不知怎地有舊,日常就在重華大長公主的護佑下度日,聽說這事兒暗裡也得了重華大長公主的允諾,不然以她一個寡婦,哪能過得如此招搖大膽?”

    重華大長公主,安怡有些印象,如果要問當朝誰是最具政治眼光的公主,非此女莫屬。她是先帝的同胞妹子,今上的親姑姑,當年任何人都只看今上與連太后母子二人爲沒有未來的人,唯獨她待這二人從始至終十分親切並很關照。然後今上登基了,她也就水漲船高,成爲備受尊敬的大長公主,即便是太后和皇帝也要給她幾分面子。

    但這位公主最有名的不是她目光獨到,提前圈中了未來的皇帝,而是她是個三嫁的公主,第一任駙馬死了,然後再嫁,第二任駙馬養外室,被她弄死了,接着又美滋滋的嫁了第三個駙馬。這樣一個人,當然會舉雙手贊成段寡婦的追求,太后和皇帝當然不會爲了一個小小的陳知善去拂她的面子。你說強扭的瓜不甜?她會說,吃幹抹盡就想走?必須得負責啊,不然就去死吧!

    所以太后這邊的路就等於斷了。

    安怡明白崔如卿這是提醒她,這事兒難辦,不能從太后那裡直接下手,必須得迂迴婉轉的辦。想了一回沒想着好辦法,索性笑道:“還請先生教我。”

    崔如卿也不含糊,直言:“謝大人與大長公主的長子是至交好友。”

    所以又要去求那姓謝的妖怪?安怡沉默不語。上次她去求謝滿棠,結果差點被太師府的人當成庸醫當衆給打了個半死,更是險些身敗名裂。接着他就不聲不響地給她塞了個車伕,成日跟着盯她的稍,這次她要是再去求他幫忙拉拔陳知善,還不知道他又要提出個什麼要求呢,奚落一頓更是免不了的。

    崔如卿心知肚明,也不勸她,躬身一揖,道:“有路可走卻不走等於浪費,還請姑娘仔細斟酌一二。”

    安怡叫住他:“先生,你覺得莫天安此人如何?”不行了,她必須得另外尋一條路,不然長此以往,遲早會淪落爲謝妖人的掌中之物。

    崔如卿想了片刻,慎重道:“此子風流不羈,放浪形骸,名聲不是太好,卻也不是太差。這是因爲他自幼多病,居家非長,又是貴妃幼弟,需要避嫌處極多,從而誤了前程的緣故。姑娘若是與他交往,只需守住本心即可,其他方面倒也無礙。”

    守住本心這件事對她來說再簡單不過,安怡點頭:“多謝先生提點,我知了。”既然如此,只需得到太后的首肯,她便與莫天安合作吧。這都是姓謝的妖怪逼的,實在怪不得她。



    上一頁 ←    → 下一頁

    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
    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我是系統之女帝養成計劃重生落魄農村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