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179章 夢魘(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179章 夢魘(二)字體大小: A+
     

    奇怪,死去的安九怎會與安怡有瓜葛?又是誰在五年前就爲安怡定下衣裙?莫非是早就預料到有這樣一日?張欣百思不得其解,卻有種‘毛’骨悚然、背脊生涼的感覺,疾聲道:“那些信呢?拿來我看看。”

    桂嬤嬤爲難道:“白老三規矩嚴不好‘弄’,‘花’了好大價錢纔算打聽着那點消息,武婆子的那封信已是燒了。”

    張欣詫異地拔高聲音:“燒了?!”

    “說是從前與那位有舊,那日見了那封信後還哭了一場,空了就去祭奠那位,在墳頭上把信給燒了。”桂嬤嬤小心地打量着張欣的臉‘色’,準備一旦不妥就及時剎住話頭。

    張欣垂着臉,把扇柄上垂着的絲絛扯得七零八落的,半晌,猛地擡頭,凶神惡煞地瞪着桂嬤嬤道:“我不管你用什麼方法,務必把白老三那裡的信給我‘弄’出來。”

    桂嬤嬤不寒而慄,垂下頭輕輕應了聲“是”。

    “問清楚安怡這兩日都去了些什麼地方麼?”張欣站起身來,鮮紅的蔻丹掐下一串尚且幼嫩碧綠如米珠的葡萄,再狠狠地用指尖將其碾成綠‘色’的汁水和碎末。

    桂嬤嬤擦了把冷汗:“問清楚了,她當日才從永昌侯府出來就去了興善寺,馬車在街邊停了好一歇。除此外都是去給人瞧病,沒什麼不同。”

    果然只有瞭然和尚才能讓寶縣主突然間對那個低賤的醫‘女’那般親熱,雖然不能知道她們究竟要做什麼,但也能猜個八九不離十,多半是寶縣主想通過安怡與瞭然相‘交’。打蛇要打七寸,這難不着人,張欣惡毒地笑了起來:“那就好。你這樣……”

    桂嬤嬤附耳過去,聽得連連點頭。

    “你二人在說什麼?”田均才進院子,就瞧見自己的妻子亭亭‘玉’立於葡萄架下,同心腹桂嬤嬤說着悄悄話,忍不住發聲問道:“你二人時時都在一處,怎會也有這許多的悄悄話說不完?”

    “還不是在說你的事。”張欣收了眼裡的厲‘色’,朝田均嗲嗲一笑,再給桂嬤嬤使了個眼‘色’,桂嬤嬤匆忙行禮退下,自去辦事。

    “說我什麼?怪我昨夜沒歸家?”田均見左右再無其他人,便上前帶了幾分輕佻地挑起張欣的下巴,將拇指在她‘脣’上輕輕拂過。他年近三十,正是男子年富力強,剛褪去青澀愈顯成熟的時候,加上他人才自來就好,看上去也是頗具魅力,張欣就勢往前一倒,酥軟在他懷裡,輕輕摟住他的脖子,有意無意地將‘胸’脯在他‘胸’前擦了擦,仰頭撒嬌道:“說什麼呢,說得好似我是那夫君不在家就不安分的輕佻‘女’子。”

    “你安分不安分,我最知道。”田均果然給她逗得火起,急速在她‘脣’上印下一‘吻’,‘舔’着她的耳垂輕聲道:“爲夫有幾句貼心話想與夫人說,咱們屋裡去,‘牀’笫之中細談,如何?”言罷又狠狠捏了她飽脹的‘胸’脯一把。

    張欣兩‘腿’已經軟了,讓田均半扶半抱着自己進了屋。屋子裡伺候的丫頭婆子早就極有眼‘色’地退了個乾乾淨淨,田均什麼都不顧,一頭把人攔腰抱起扔在‘牀’上就合身壓了上去。

    張欣冷眼看着,看他提槍上馬,快要忍不住時,利落地一推一滾,冷冷看着他道:“你不是要夜裡纔回來的麼?怎地這時候就來了?”

    田均雖被掃了興,卻也不生氣,討好地哄她:“嬌妻有‘交’代,道是這兩日房事最易受孕,如此大事,爲夫豈能忘之?來來來……”說着又要拉她過去行那好事。

    你若真的把這大事放在心上,昨夜如何會不歸家?也不知是跑哪裡去和什麼妖‘精’鬼‘混’去了。張欣暗裡恨得咬牙,卻偏忍着,先往田均嘴裡塞了一顆秘製的據說有特效的生子丸,‘亂’七八糟叫了一氣後,見田均已然事畢,便趁機將他的肩頭咬了個稀爛,田均疼得大叫一聲,猛地把她推開,怒道:“你做什麼?”

    張欣珠淚漣漣地哽咽着詐他道:“他們和我說,你在外頭養了外室,兒子都有了。我一夜沒睡着。”當初安九始終不曾生育,他雖未曾在外養外室,卻也和她眉來眼去,‘私’下里早早成就了好事。同樣的情形輪到她自己頭上,她當然要警醒幾分。

    田均一怔,隨即怒氣平緩,嘆息了又嘆息,輕聲道:“我不是那樣的人。”

    張欣哽咽着慢慢抱緊了他,輕聲道:“我爲了你,什麼豁出去了,你不能對不起我。”

    田均微皺眉頭,眼裡‘露’出幾分不耐,終究還是緊緊地回抱着張欣,輕聲道:“我對你如何,你自己沒有數麼?我什麼時候不是把你嬌寵得上了天?你讓我往東,我便不敢往西,你說要月亮,我便給你撈了來,你還要如何?”

    張欣轉嗔爲喜,又抱着要和他恩愛,盡力多榨些出來,以便能成功受孕。田均本來體力不支,因爲要討好嬌妻,也只得強撐着上陣。少傾事畢,張欣心有不足,便道:“是她好,還是我好?”

    田均困得要死,‘迷’糊地道:“誰?”

    張欣勃然大怒,她就不信他不知道她說的是誰,如此迴避,肯定是心頭有鬼,便又狠狠捏住田均的耳朵,恨聲道:“你說還有誰?你有沒有想過,你我成親這許多年了,看過多少大夫,都說是無礙,爲什麼就是沒有孩子?莫不是她心有不平,在暗裡作祟?”

    猛然間,一雙溫婉深情的眼睛浮現在眼前,仿似有人在耳邊輕柔地叫了聲:“夫君。”田均被嚇得一顆心險些從‘胸’腔裡跳了出來,全身冷汗如漿,好不容易纔緩下來,冷着臉起‘牀’穿衣,背對着張欣冷聲道:“好不好的你提起她來做什麼?”

    張欣從未見過田均如此冷淡,略有些心慌,也很快穩住了,故作不在意地冷笑道:“提不得她麼?她是神仙?既然這麼捨不得,你當初何必要來招惹我?我也不過就是這麼一說,有什麼打緊?”

    田均最不願意提起的就是往事,見她沒完沒了的,當即起身要往外走:“你閒得沒事做就去多陪母親說說話。省得她成日抱怨沒人孝敬,連帶着我也受氣。”



    上一頁 ←    → 下一頁

    都市極品醫神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
    隔墻有男神:強行相愛1誘婚試愛:總裁老公太會都市逍遙修神透視醫聖神醫小獸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