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174章 出手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174章 出手字體大小: A+
     

    “吃雞腿,這雞腿涼了就不好吃了。”柳七客氣地再次招呼他吃喝,微笑道:“也沒什麼,既然你不肯說你何故會與小安做外管事,我也不強迫你。但你需得記清楚了,別對她生出不好的心思來,否則,你會後悔一輩子。”

    崔如卿也不客氣地回敬道:“新來的車伕最好安分守己,不然也別怪我不客氣!你我合作,僅只一次,下不爲例!”

    柳七並不與他彆氣,仍然笑眯眯的:“既然咱們都是爲了小安好,那就更好說了。”

    此刻,田府內,張欣的心腹陪嫁桂嬤嬤正小心地替她褪去珠花簪釵,再捧過一隻裝了湯藥的玉碗,提醒正對着鏡子發呆的張欣:“大奶奶,藥得了,趁熱喝吧。”

    張欣厭惡地閉着氣一口飲盡湯藥,再飛快漱過口,含了一粒蜜餞,陰沉着臉想,這樣的日子也不知何時纔是個盡頭。看過的大夫都說她是好的,怎麼就一直沒喜信呢?也不知是不是地下的安九在作祟。想到安九,一雙清冷中總帶了幾分嘲諷的眼睛就直衝衝地撞入她的腦海裡,安怡,這算是除去安九之外,第二個讓她從初次見面開始就不喜歡,再次見面就厭惡的人了。

    桂嬤嬤見她臉色陰晴不定,小心翼翼地道:“大爺說今夜院裡有緊急公務不回來了,明日也要晚上纔回來。”

    孃家暗裡請來的那個醫婆提醒過自己,最易受孕的日子就在這兩日,他倒不回來?敢情急的只有她是吧?張欣勃然變色:“明日他不是休沐麼?”

    桂嬤嬤不敢看她,忙着低聲道:“大爺說,有幾個同僚約他明日一早前往獅子山遊玩,不好推卻得。”

    “咄”的一聲響,卻是張欣將手裡的梳子用力拍在妝臺上。

    屋子裡伺候的丫頭僕婦俱都鴉雀無聲,半晌,張欣閉了閉眼,道:“桂嬤嬤留下來,其他人都退下去吧。”

    待得其他人都退下去了,張欣方纔叫過桂嬤嬤:“今日那位風光無限的小安大夫,你瞧見了?”

    桂嬤嬤點頭:“瞧見了。”

    張欣道:“你去辦兩件事,一是去白老三的鋪子裡打聽打聽,那位小安大夫身上穿的衣裳是誰出面訂做的,再問武婆子的兒媳,是誰介紹她婆婆給小安大夫梳的頭。二是去問問,那位小安大夫這幾日都與什麼人有接觸,特別是今明兩日。重點,是興善寺。”即便那兩個人都瞞着她,她也大致能猜着寶縣主何故如此對安怡感興趣,無非是爲了那個漂亮和尚。

    桂嬤嬤做起這些事來自是駕輕就熟,立即響亮地應道:“是!”

    “下去吧。抓緊時間,該花的錢別省,別誤了大事。”張欣一揮手,低頭看着自己手上鮮紅的蔻丹,微微笑了。想和她鬥?那就且試試吧。

    張欣默坐了一會兒,從妝臺下的暗隔裡抱出一隻小匣子,從貼身處取了鑰匙開了鎖,對着燈光明亮處仔細檢驗那幾塊晶瑩剔透、約有拇指大小的紅藍寶石、貓眼、祖母綠,以及十多粒龍眼大小,晶瑩圓潤的金色珍珠,忍不住心醉神迷。難怪人家都說安九的娘王大小姐受寵,王學士家裡的泰半財富都做了她的嫁妝。這樣難得見着的珠玉寶石在安九手裡居然能有這麼多,難道王、安兩家不知,三歲小兒捧金過市,自招其禍的道理嗎?

    手指觸到最底下的那張紙,張欣的臉頓時沉了下來,惱火地想,安九的印信到底是在哪裡?爲什麼掘地三尺也找不到?沒有印信,這張銀票就等於廢紙一張。張欣又抓起匣子裡的珠玉寶石,對着燈光細細篩查了一遍,最終無奈地嘆了口氣,低聲罵道:“可真是個死了也讓人不愉快的賤人啊。”

    這一夜,張欣睡得極不安穩,總是夢見從前的安九在笑着招呼她,等她過去了,安九就又變成了冷笑的安怡。

    清早,安怡沐浴着晨光練完了十篇字,吩咐小丫頭欣欣:“去瞧瞧崔管事用過早飯了沒有,若是用過了,叫他過來我有話要吩咐。”

    欣欣自從昨夜跟着安怡出了趟門,便覺着自己要開始受重用了,聞言立即丟了手裡的抹布,飛奔着跑去請人。不一時,崔如卿含着笑進來,垂手立在廊下隔着門簾子道:“請姑娘吩咐。”

    安怡道:“進來吧,我長時給人瞧病的,卻也沒分男女避什麼嫌,這大戶人家裡的規矩不適合我們家。”

    崔如卿進了屋,也不東張西望,先就遞上兩張帖子來:“今早有兩戶人家想請姑娘上門瞧病,這是帖子。”趁着安怡看帖子,一一與她彙報:“孫家是請姑娘去給他家老夫人看病,孫老太爺乃是前任禮部尚書,雖已經致仕,但他家大老爺卻是中書省郎中,別看官階只是五品,卻是要職,沒幾個人敢輕易得罪他們家。因此,小的斗膽先替姑娘應下了。”

    安怡凝神聽完,道:“可。”

    崔如卿又道:“另一戶是都察院邱通御史家,其妻即將臨盆,據說是雙生子,但肚腹過大異於常人,好些大夫都不敢給他家看,他與夫人青梅竹馬,感情頗深,是以千方百計請到了太醫院專長婦科的桑正榮太醫,桑正榮卻只是隨意看了看就不發一言搖頭而走,再問就說讓做兩手準備。小的也斗膽替您應了。”

    安怡皺眉道:“他是如何知道我的?誰叫他來尋我的?”這種事情,弄不好就是一屍三命,太醫院的太醫們並不是吃乾飯的,例如這位專長婦科的桑正榮,真正很有幾分本領。他都發怵不敢碰的人,想必真是不好弄。

    崔如卿早料到她會有此一問,不慌不忙地道:“我之所以應下,是因爲邱通其人耿直端方,有一腔正氣熱血,正是姑娘需要的人,若是姑娘能救其妻子於危難之中,想必他一定會爲姑娘鞍前馬後,赴湯滔火。至於他爲什麼會尋上門來,卻是因爲聽說了姑娘昨日飛針急救蔡太師一事,今早就忙着送帖子上門來請了。咱們家的地址,並不是太難打聽。”

    爲什麼不難打聽呢?因爲安怡實在太出名了。從邊陲小縣城來的縣令之女,放着好好的官小姐不做,非得做個拋頭露面的女大夫,野心勃勃的直接殺到太后跟前,百般諂媚討好做了太后跟前的紅人,一不小心就把好生生的蔡太師給治得半身不遂,她不出名誰出名?

    (智商低,忘了更新,趕緊補上)



    上一頁 ←    → 下一頁

    諸界末日在線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我的女友是聲優極品修真邪少斬龍
    都市極品醫神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武俠世界大穿越抗日之川軍血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