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172章 公子請自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172章 公子請自重字體大小: A+
     

    “小安,您總算是來了,看看我都成什麼樣子了?我還以爲再也見不着你啦。”莫天安手捧一面銅鏡照着正面,又叫他那紅衣美貌婢女在後頭替他託着一面銅鏡,左照右照,不住唉聲嘆氣。

    一旁的瞭然和尚盤膝坐於茵席之上,手持佛珠,含笑與安怡打招呼:“小安辛苦了。”

    安怡接了婢女遞過來的熱帕子擦手,湊過去瞧莫天安,一看之下,忍不住笑了。風流倜儻的莫五公子的臉腫成了豬頭,還是那種被燙紅了的豬頭。

    莫天安猛地將鏡子往下一扣,怒道:“笑什麼笑?你還我的花容月貌來!”

    瞭然慈悲地道:“阿彌陀佛,花容月貌的是女子,五公子果然病得神智不清了。”

    被這一鬧,安怡忍不住更笑,把戒心放鬆了不少。其實她知道,莫天安這樣的病症,此刻臉上肯定是又痛又癢難受得很,難爲他能強忍着不抓還保持愉快的心情,實在不像是個心理陰暗的下流人。鑑於謝某人的黑歷史,她決定對他的話聽一半信一半。

    莫天安不動聲色地審視着安怡的表情動作,懶洋洋地往茵席上一躺,紅腫着豬頭臉撒賴:“我不管,我是爲了你才成這樣子的,你要麼給我治好,要麼就要管我的終身大事。”

    安怡上前給他號脈,口裡應道:“行啊,若是真的治不好,我給五公子保媒,一準給您尋個般配的。”母豬不錯吧?兩個豬頭靠在一起很不錯。

    若是其他女子,若是聽他說起要自己管他的終身大事,早就羞得不知所以,更會浮想聯翩,偏這個女人淡定自若,還將保媒般配之類的話朗朗上口,這說明什麼,自己在人家的眼裡根本不夠看,人家就連一點心動都沒有。莫天安很有些沮喪,卻更不服,可憐兮兮地看着安怡道:“我是不是快要死了?好多年沒發作得這麼厲害了,今日暈厥的時辰也很長。”又尋同盟:“和尚,是吧?”

    瞭然慈悲地道:“的確如此。”

    安怡收回手,提筆寫方子:“怪公子太大意了些。早前我曾提醒過公子,病根未除之前還要小心謹慎,公子絲毫不放在心上,藥也沒吃好。若是換了其他病人,這樣不聽醫囑的我是堅決不治了。但公子今日也是幫了我的大忙,所以不提了。”

    莫天安不承認:“我哪裡不遵醫囑了?我最聽話了。你別想趁機甩脫我,你休想!你今日欠了我的情,我是爲了你才病成這個樣子的,你要負責!”接過方子一瞧,臉頓時皺成一個肉包子:“怎麼又要吃黃連?小安你確定沒弄錯?”

    安怡自動忽略他什麼負責欠情之類的瘋話,呵呵冷笑道:“說起來,上次我給五公子開的黃連,五公子並沒有吃吧?”

    莫天安喊冤:“我吃了的,我吃了的,紅袖你作證!”

    紅衣侍女果然要上前作證,安怡淡淡道:“若是吃了你今日就不會成這個模樣!你只當我是與你開玩笑,捉弄你,可我早說過,我不會拿這種事開玩笑。”

    莫天安大哭兩聲,將方子扔給一旁候着的甄貴:“還不去煎藥來!”見安怡收拾藥箱,不甘心地道:“就這樣算了麼?你不給我扎兩針試試?”

    “你這個不適合扎針。若是趕上你暈厥,或可一試。”安怡從藥箱裡翻出一隻瓷盒遞過去:“這是我特意爲你配製的碧玉膏,洗了臉就塗上吧。明日就會好很多了。”

    莫天安接過瓷盒,打開了看,再湊近了聞,覺着顏色好看氣味也好聞,不像是什麼怪東西,這才謹慎地挑出些塗在腫脹癢痛的臉上。藥膏才塗上肌膚,頓時就覺得清涼舒緩了許多,不由興沖沖地叫婢女:“快給我打洗臉水來!”又笑看向安怡:“小安安,你心裡還是有我的,早就給我配下了好藥,我記得了。”

    安怡先是被那聲突如其來的“小安安”叫得嚇了一跳,待想起這不過是莫天安的惡作劇,卻又被他後頭的話弄得很無語,只得道一聲:“公子請自重。”

    莫天安恍若未聞,繼續追問:“你是不是就要走了?你不怕我又暈厥過去麼?是不是我隨時發病隨時可以找你?”見安怡要拒絕,可憐兮兮地道:“因爲你,我都不敢回家了。”

    安怡嘆口氣:“只要我不是走不開身,都行。”

    “你什麼時候又再來?”莫天安繼續扮可憐。

    安怡無奈地道:“明日我又過來瞧。夜深了,我還有事,得走啦。”又問了然:“不知能否請大師送我出去?我有事要請教大師。”

    瞭然當然沒拒絕。

    莫天安這才肯放安怡走,眼巴巴地叫紅袖扶着他送安怡出去,倚門相送,見安怡一去不回頭,很快就和了然走出了院門再看不見,方纔收了那副刻意做出來的柔弱滑稽模樣,沉了臉問甄貴:“她防着我呢,是不是?”

    甄貴並不直接回答,而是把剛纔安怡在外頭叮囑車伕的話說給他聽。莫天安坐回燈下,將根銀籤子挑着燈芯,紅腫不堪的臉上滿是凝重的神色,半晌方道:“她白天見到我時並不是這樣的。多半是有人在她面前說我什麼了。”

    而這個人,多半是謝滿棠。想起之前自家四哥弄出的醜事惡事莫名就被爆了出來,弄得自己焦頭爛額的,差點就去不了永昌侯府赴宴。莫天安諷刺一笑:“他也會玩這些見不得人的小把戲,可見他真的是護食得緊,我還偏就跟他耗上了!”轉頭叮囑甄貴:“你給我盯着,若是小安大夫有什麼需要幫忙的,你只管盡力去幫,別捨不得錢。”

    甄貴應了,莫天安輕輕撫摸着手裡的瓷盒子,笑道:“難爲小安大夫有這樣一手漂亮的醫藥才能,她一個女孩子行走此道也是艱難,不如,我與她合夥兒開一家醫藥鋪子,替她把這賢德善良的好名聲傳遠些。她有了名望並錢財傍身,總要輕鬆些。”越想越開心,用力一拍桌子,興奮吩咐甄貴:“你即刻着手去辦此事,務必要辦得妥當漂亮,讓她一瞧見那鋪子就不能拒絕!”

    瞭然和尚從外頭回來,笑道:“你又打什麼主意了?”

    莫天安反問他:“她尋你何事?”



    上一頁 ←    → 下一頁

    女村長的貼身神醫絕品敗家系統諸界末日在線獨家婚寵:老婆送上門我的女友是聲優
    極品修真邪少斬龍都市極品醫神六零小甜媳重生棄女當自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