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152章 宴前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152章 宴前字體大小: A+
     

    五更時分,天空尚且漆黑一片,一盞燈籠引着武婆子婆媳二人進了安宅後院。武婆子善於梳頭的名聲多年前就已經響徹於整個京城,也算是往各式名流權貴家中常來常往的一個人,什麼精緻輝煌的庭院早已經不能輕易落她的眼,但今日她偏還對這個安靜寧然、格局不大的安宅上了心。

    腳下的花徑小道則是用碎瓦片斜着鋪嵌的,青苔綠草的古意昂然。只憑着這點,她便覺着這位突然出現的小安姑娘不是個俗人。百年老宅可以租,可以買,百年老樹倒也罷了,卻不是人人都會喜歡這碎瓦片鋪的路,遇着那暴發戶,只怕被人看輕了自己,定要換了名貴石頭的。

    武婆子滿懷心事地跟着前面那個體型粗壯、面上含笑、卻無一句多餘話的婆子七轉八彎,終於走到一排三間相對獨立,四周都用花樹遮住的房子前停了下來。正中那間房亮着燈,依稀能聽見裡頭有低低的說話聲,年輕女子的聲線清亮溫和,語速不急不緩,聽之令人喜悅。

    挑燈籠的婆子輕輕敲了兩下門扉,道:“姑娘,梳頭的武媽媽來了。”

    一個小丫頭走出來笑道:“姑娘讓快把人請進去。”

    武婆子忙領着兒媳一併入了房內,不及打量房中之人,先就蹲了個福禮,含着笑恭敬客氣地道:“老婆子給姑娘請安,姑娘萬福。”

    “快起來,難爲武媽媽這麼早的天兒就趕來與我梳頭,真是爲難你了。欣欣,快給媽媽看座上茶。”女子的聲音含着笑,十分的溫柔客氣。

    欣欣?小丫頭的名字挺不同的,不似於其他人家的丫頭總是花花草草,福壽喜祿,金玉珠釵的。武婆子擡起頭來看向前方的正主兒,紅燭高照之下,雪膚花貌的少女端坐於椅上,一雙黑亮含笑的嫵媚美目目不轉睛地看着她,飽滿紅潤的菱角小嘴微微翹着,看上去又可愛又俏皮又讓人親近。少女見她看來,十分自若地朝她綻開一個燦爛溫和的笑臉,微微擺手示意:“媽媽不必拘禮,坐吧。”

    就是這樣普普通通的一個笑容和一個動作,在突然間推開了武婆子記憶深處的那道大門,若干年前,她去田家給新嫁的田大奶奶、從前的安九小姐梳頭,田大奶奶也是這樣微笑着看這她,和和氣氣地請她坐下說話。

    真是太像了,這世間竟有如此巧合的事情?武婆子由來打了個寒顫,又很快忍住了,堆着笑輕聲道:“姑娘客氣,都是老婆子的罪過。本該挑個好時辰給姑娘梳頭,以免擾了姑娘安睡的,怎奈今日實在是沒有法子,下次姑娘再有吩咐,請使人早些來說一聲兒,必然給姑娘安排個好時辰。”

    這出場效果不要太好纔是,安怡沒放過武婆子眼裡一閃而過的驚慌和疑惑,若無其事地笑道:“媽媽客氣了,這時候就是好時辰,我本就是沾了九姐姐的光才能得您梳頭,再給你添麻煩就是不懂事了。”

    武婆子這些年見多識廣,很快就壓住了心頭的異樣,含着笑熱情地道:“姑娘說笑話了,能得九小姐信任,能得姑娘親眼,那可是老婆子的福氣,求都求不來的,何來添麻煩一說?”

    安怡知道武婆子是忙人,也憐憫她討生活不容易,便不耽擱她,笑道:“那我就不客氣了,時辰不早,不敢耽擱媽媽,這就請吧。”

    武婆子便問:“不知姑娘要穿什麼衣裳,戴什麼首飾?”

    蘭嫂立即將衣架推過來給她瞧:“是這個。”

    燈光下,櫻草色繚綾製成的廣袖衣裙如一襲月華傾瀉而下,朦朧生煙,又有星星點點的黃色碎晶石閃爍於裙襬之間,真如一朵帶了露珠、盛放於清晨陽光下的璀璨之花,讓人看着就挪不開眼睛。

    “這是宮裡出來的料子和白老三的手藝吧?”武婆子忍不住讚歎了一聲,卻是摸也不敢摸,再看她兒媳,早就把眼睛都看直了。

    “不錯。”這些衣料還是她的嫁妝裡莫名多出來的,貴族公卿之家嫁女娶婦,無一不有清單,她的嫁妝照樣列有清單,卻在嫁過去之後突然發現多了這麼幾匹十分難得的衣料。她只當是祖父悄悄使人放進去的,便不敢聲張,一直將布料小心存放,直到她將要滿二十歲的整生纔想要做了衣裙慶祝,誰知居然沒能穿上。

    “真是難得,也只姑娘這樣的品貌才能配得上。”武婆子見過的好東西多,很快就回了神,又問安怡:“戴什麼頭飾?”

    安怡反問她:“媽媽見多識廣的,覺着我這未婚的小女子穿着這樣精緻貴重的衣裙,該配個什麼樣的髮式,戴什麼樣的頭飾才叫錦上添花,而不是給衣服首飾埋汰得找不着人?”

    武婆子給她逗得笑了:“姑娘真風趣,您若信得過老婆子,就這樣……”

    武婆子把一朵小巧瑩潤的珠花簪在安怡烏亮的髮髻上,再舉起一把鏡子照向安怡的後腦,微笑道:“大功告成!還請姑娘看看,可否滿意?”

    “不錯。媽媽確定我這身裝扮並不與你所知道的那幾位貴客相沖?”雖然昨夜已經得了謝滿棠的提醒,安怡卻不敢把所有的信任完全託付到他的身上,多問幾句,多上點心,小心謹慎些總是沒有害處的。

    武婆子打包票:“當然。除非是她們臨時又改了主意。”但這種情況並不多見,爲了防止撞衫尷尬,貴婦們私底下都會人通通氣,通常她這個梳頭婆子就是最合適的人選。

    見換好了衣裙的安怡立在鏡前凝眸而笑,武婆子就又小喘了口氣,真像,並不是說這兩人的眉眼有多像,而是那份氣質風韻真像。那本想借機推薦自己的兒媳給安怡的心思也就不知不覺地熄了火,不給這樣的人梳頭,她是要給什麼樣的人梳頭呢?就當是還安九小姐的情。

    武婆子婆媳得了豐厚的佣金,歡欣鼓舞地離去。安怡輕輕吹滅了離她最近的一盞燈,天就要亮了。長時進出各大宅邸的武婆子,總有一日將會成爲她各種小道消息的來源,她不會永遠都只能靠着謝滿棠的。

    (用力地往前趕啊,殺死壞人)



    上一頁 ←    → 下一頁

    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
    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全服最強刺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