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151章 安九還在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151章 安九還在字體大小: A+
     

    安怡一邊聽一邊喝着謝某人的好茶,喝淡了一壺正要叫甘辛再上一壺時,突然發現謝某人沒了聲音。擡頭一看,謝某人生氣地瞪着她,一臉便秘的表情,便鎮定自若地將茶杯放好,看着謝某人非常誠懇地道:“大人說的都是對的,我年輕不懂事,很需要您指點。實不相瞞,我在宮中之時不能得到大人的教誨,總是心虛憂慮不已。還有,上次大人讓柳七哥給我的分紅,真是雪中送炭,多謝您了,當初一句玩笑話,難爲您就記在了心裡,您真是正人君子。”

    被批判的人不但將你批評她的話全盤照收,一點怨言都沒有,還滿口都是對你誇讚和感謝,你還能做什麼?繼續挑她的毛眼,和她過不去?那不是和那嘮叨沒見識、心胸狹窄的婦人一樣了麼?謝滿棠絕不肯承認想說卻沒能說出來的感覺很憋屈,板着臉順着安怡的話頭道:“你知道就好。以後不許再這樣沒見識,更不許自作主張。”

    安怡繼續裝乖巧:“記住了。”

    謝滿棠根本不信。一時的柔順不過是爲了要求他幫她做事而已,但他今日偏就不讓她得償所願,便道:“回去吧,收拾妥當,別給人看了笑話去。”見安怡不死心地還要舊話重提,將眼一瞪:“可是沒聽見我方纔說的話?”

    安怡默默嚥下一口老血,起身告辭,因見一旁還放着她帶來送禮的那盒出自莫天安的白茶,很是乾脆利落地抄起收入袖中帶走若是事後給這廝查着這茶來處,她豈不是又要受一回冤枉氣?還不如帶回去自喝也好,送人也好,總不至於好處沒沾着,倒惹一身腥。

    謝滿棠看得清楚明白,不由一陣鬱悶,有這樣的人嗎?這茶分明是帶來送給他的吧,怎麼好意思又帶回去了?不由一陣氣悶,卻又不好意思追着安怡要回來。只得恨聲命下人把那剩下的十一個青團蒸熱了來,想象着自己在吃安怡的肉,嚼她的骨頭,喝她的血,於是很是解氣愉快地把一整盤青團吃了個精光,末了,看着那兩朵被下人一併蒸熟了的蘭花,正好趁機發飆罵人散氣:“是哪個蠢貨乾的?!把他的手也放進去蒸熟了!”

    小樣兒,他不就是好心點撥了她幾句嗎?竟敢把送他的東西又帶回去了,給他等着瞧。

    安怡回了家,崔如卿規規矩矩地站在門前恭候,服侍着她往裡走,問道:“姑娘,事情可成了?”

    雖然沒能得到準話,但憑着她對謝妖人的瞭解,這事兒已是有了七八分的把握。要得做不成,除非是謝妖人的力量不足以成事,要知道,蔡太師這老貨紅火的時間可長了,最擅長的就是見風使舵,當年謝妖人的爹出事時他就在先帝身邊伺候,可也沒見他幫着說過一句好話。固然謝妖人不至於將仇恨轉移到他身上,但也絕不會喜歡他就是了。若能損害這樣一個人的利益成就自己的利益,安怡相信謝妖人是絕對不會心軟手軟的。

    這是一種直覺,安怡本待要將自己的推測說與崔如卿聽,但看到崔如卿那雙始終含着笑意的小眼睛,果斷多留了個心眼,裝作十分困擾擔憂遺憾地搖着頭嘆了口氣:“哪有那麼容易的事呢?我被狠狠罵了一頓。來日方長,也不急在一時。”謝滿棠說得對,這事兒即便是要做也不能讓她和他之外的任何人知道,不然就將是一個天大的把柄,一輩子的心病。

    崔如卿倒也沒表現出什麼異常遺憾或是不信的表情來,只是跟着嘆息了一聲,再誠懇地寬慰安怡:“看着姑娘就是個有福氣的,也不用太擔心,遲早總會功成名就。”

    “只能希望如此了。”安怡隨手把袖中那盒白茶遞給崔如卿:“這茶不錯,崔管事拿去喝。”

    崔如卿也不拒絕,含笑謝過,告辭離去。

    安怡回了房,默坐許久,起身對了鏡子將眉毛細細剔作了遠山長眉,再隨手換了個婦人髮式,錯落有致地插上幾枝頭釵,然後微微一笑,於是鏡子裡這張青春貌美的臉便與記憶深處那張熟悉的臉更多了幾分相似。

    安氏一族的美人通常生得長眉大眼挺鼻雪膚,安怡是這樣,從前的安安也是這樣,她只需稍作改妝便可令得這二人形似幾分。至於那最要緊的氣韻舉止,她本來就是她,只需將壓制着的本性一一自然發揮出來就是活脫脫的安九重又站在了衆人的面前,裝都不用裝。

    安怡微笑着拿起螺子黛,將眉毛細細地描了又描,再將些脂粉撲在臉上,精心描紅了脣,托腮凝眸笑看着鏡中的自己,輕聲道:“安九,你還在。”

    她若是穿上櫃子裡的其中一套衣裙,再這般好生改裝一番走出去,會不會讓那些人心跳加快,夜裡做噩夢?果斷是要的。安怡將櫃子裡的幾套衣裙一一取出來,挨着試了一遍,再叫來蘭嫂:“去把崔管事才請來的針線上人帶過來,把這裡、這裡都收一下。你親自看着,務必不能出任何差錯。”

    當年的她更豐滿一點,現在的她卻更緊實纖瘦一些,白老三的手藝固然極好,衣服卻必須得合身纔是。她猶記得,當年矢志爲未婚夫守一輩子寡、不得不裝扮得清淡樸素的張欣,每每見着她穿了白老三精心製作的衣裙,梳着武婆子替她弄的最新穎的髮型出席宴會時,那種又酸又痛還要拼命隱忍的彆扭表情。

    別人心裡不舒坦,自己卻只當人家觸景生情,十分不過意,便處處爲張欣說好話,對張欣格外憐憫照顧,這一憐憫照顧,就把自己的身家性命和丈夫全都照顧了張欣。自己還真是大傻瓜一個,一個真正想要清心寡慾地爲未婚夫守寡的女子,又怎會如此熱衷於出席各種聚會活動呢?哪怕她就是穿着打扮得再樸素,也掩蓋不了她喜歡熱鬧,想要藉此出名的實際願望。

    張欣,你可別讓我失望,你一定要去喲。安怡微笑着把要戴的首飾一一挑了出來。

    (所以我決定變態)



    上一頁 ←    → 下一頁

    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魔禁之萬物凍結
    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深情不枉此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