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150章 收買不了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150章 收買不了我字體大小: A+
     

    安怡被看得有些尷尬,眼神飄忽地道:“我也曾給我家祖母打下手幫忙來着,菜是我親手擇洗的,糰子也是我團的……”話未說完,只見謝滿棠已經伸手拿了一個青團,慢條斯理地喂入口中吃了起來。

    看來是不需要她解釋了,他應該是還滿意,也是真的喜歡吃,並沒有懷疑她下毒什麼的,剛纔一定是在拿喬端架子。安怡笑眯眯看着謝某人吃東西,有種挑食不聽話的小朋友終於聽了話的欣慰。

    味道不錯,謝滿棠吃了一隻青團,從容不迫地接過甘辛遞過來的手巾仔細擦淨了手,又接過絲巾擦嘴,瞟着一直笑眯眯地看着他,好像在說“好吃吧?好吃吧?誇我吧!誇我吧!”的安怡,面無表情地道:“難吃死了!這種東西都拿得出手,你確定不是想毒死我?”

    你去死!噎死你!吐不出來就拉死你!安怡差點掀桌,內心無數咆哮,真心覺得自己此生就沒遇到過比謝妖人更招仇恨值的人,這就是個不討喜的千年老妖!

    謝滿棠看着安怡的臉從喜悅期待瞬間化成暴跳憤怒,再從憤怒暴跳變成憋屈隱忍,心情不由大好。有事時想得起他,沒事就想不起他,把他的話全部當成耳旁風,他都還沒去安宅裡閒逛喝過茶呢,憑什麼莫天安那個不要臉的就可以?這丫頭欠收拾,別以爲幾個野菜糰子和兩朵花就能收買了他,他不稀罕。

    安怡忍了又忍,將謝妖人問候了無數遍,勉勉強強擠出一個笑容來:“大人既然不喜歡,這青糰子吃下去就會不消化的。我這裡有消食的藥丸,大人要不要來兩丸?”

    “不用了,沒事吃什麼藥!你以爲我是那種沒事就把藥當飯吃的病秧子嗎?”謝滿棠擡擡下巴,示意甘辛把食盒收下去,倨傲地看着安怡道:“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說吧,又想求我幫你做什麼?”

    都被無情奚落了,再被他氣走了不是挺吃虧的?我不氣,我不氣,安怡默唸着不氣歌,笑得格外諂媚:“是這樣,我覺得永昌侯府這場宴會必須要慎重對待,爲了不讓太后娘娘失望,也爲了不丟大人的臉,我覺得我需要一個契機……”

    謝滿棠冷着臉聽完她的計劃,道:“那你覺得誰最合適呢?”

    安怡不確定地道:“不知道蔡太師會不會去?”其實她知道蔡太師一定會去,當年祖父之所以會落敗,固然最主要的原因是皇帝要收權,但蔡太師和太后孃家人的聯手也是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之一。況且蔡太師爲人最是奸滑,歷經風雨而不倒,發展至今已隱然有蔡半朝之稱,今上不喜朝臣弄權,自是遲早總要拿他開刀。他非常需要一個有力的人能在他出事時替他說兩句好話,故而太后孃家弟媳奉懿旨做壽,他無論如何都會去晃上一晃,以表重視與親近。

    “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敢設計朝中重臣,國之棟樑!真是想出名想瘋了,你這是不想活了?若是活膩歪了,趁早去跳金池河死個乾淨,別拖累了別人!”謝滿棠色厲內荏,心裡卻爲安怡喝彩,果然野心勃勃,膽大妄爲,挑的人也挑得極不錯,他沒看錯人。

    “我錯了,大人批評得極是。”安怡立即站起身來,垂着兩隻手老老實實地站好聽訓。誰讓這老頭兒當年和她的祖父做了對手呢?有名望又年老體衰,皇帝已經厭倦並提防着他,怎麼看都是最合適的對象,不算計他算計誰?

    認錯認得這樣的快……謝滿棠沒了脾氣,心裡莫名地既煩惱又舒坦,板着臉不耐煩地揮揮手:“算了,也就是我才忍得你,這話不許當着其他人亂講,不然誰也保不住你。”

    這話透着股子咱們是自己人的親近意味,安怡偷偷瞟了眼謝滿棠,見他臉上果然沒有真正生氣憤怒的跡象,就又大着膽子輕聲道:“您要是覺得不合適,那您瞧瞧誰合適就是誰了。”要不,你挑個仇人來成全我吧?但這話她是不敢明目張膽地說出來的,不然謝妖人一定會瞪着她義正詞嚴地說:我是那種人嗎?

    還沒死心呢!不怪得親手做青團,又捨得在盤子裡擺放蘭花。是要不達目的不罷休嗎?要是他就是不鬆口呢?她會如何?就此翻臉?還是去求別人?謝滿棠皺着眉嚴厲地看着安怡道:“不行。”

    這句“不行”聽上去好像沒什麼力度啊,安怡從前見過他安排指揮手下人做事,那叫一個乾脆利落,說一不二。若他真不答應,那應當是不容拒絕的“不行!”而不是慢吞吞的“不行。”既然他今日要特意爲難她,那她就順從他,只要最後他肯答應她,就一切都是值得的。安怡小聲應道:“哦。”

    “哦什麼?屬鵝的啊?”謝滿棠難得找着安怡肯乖乖聽訓的時候,越說越順口:“小安大夫還記得自己姓什麼嗎?恐怕早就被病秧子吹捧得忘了吧?”特別是那種女人似的病秧子。

    安怡小聲道:“沒什麼人吹捧我啊。”

    還敢頂嘴?打量他是瞎子、聾子呢?謝滿棠惡狠狠地瞪過去,語氣涼薄得很:“既不肯聽又何必來?你這段時日不是治了不少病秧子麼?隨便拉個出來溜溜就夠了。”

    安怡垂了眼,努力保持沉默。求人不必端着,端着就別去求人。病秧子,病秧子,左一句病秧子,右一句病秧子的,這是指的……嘿,不就是指莫天安嗎?安怡頓時有種茅塞頓開的感覺,再看黑了臉的謝某人,就覺得有幾分好笑了你說你想說什麼就直說好了,這樣的轉彎抹角,說了許久也始終沒說到正題上有意思嗎?

    謝滿棠一板一眼地說了許久,打量着安怡定要發飆的,誰知她從始至終就是低眉順眼地左一個“是”,右一個“好的”,倒把他噎得不輕,於是那想要等着安怡發飆時趁機點出來的,“很可能”是莫天安介紹來的白老三及武婆子等“被人吹捧的事實”就沒能點出來。

    (深深的被訂閱數所打擊)



    上一頁 ←    → 下一頁

    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豪門小妻子情陷極品美女上司:無限初婚有刺
    魔禁之萬物凍結我的功法全靠撿婚不由己,總裁情深不負總裁的女人兩界搬運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