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142章 弱點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142章 弱點字體大小: A+
     

    當夜,安怡替莫天安配藥熬到三更才睡下,次日睡到午後才起身。梳洗過後邊吃午飯邊翻看田七拿來的小冊子,看到中間不由冷笑出聲。

    她的死對於安侯府、田家來說不過是件無足輕重的小事,在如願瓜分了她的嫁妝之後,保全了所謂的“兩府名聲”之後,田氏照常與孃家來往密切,田均照舊以田氏內侄的身份隔三差五地自由出入於安侯府中,她的生父安保鳳照舊待他如親侄,交際遊玩都會帶着他,更是把兩個續絃所出的兒子安懷和安憫託付給這個有出息、穩重大度的前姐夫兼表兄。甚至於張欣,也因爲和安侯府的大奶奶尹氏關係好而時常出入於安侯府中。

    真是一家親啊,她死得其所,死得活該,死得有價值。安怡悲憤莫名,想不出還有什麼能比這更悲慘的。做女兒的不明不白的不見了,活不見人,死不見屍,婆家和孃家瓜分了原本屬於女兒的財產之後,歡欣鼓舞地照舊做好親戚,後妻光明正大地出入於前妻的孃家,和前妻的家人做好友,風花雪月,玩耍歡樂。沒有人關注這個女兒的去向生死,也不在意她的墳塋裡躺着的是誰,而這個女兒之前還以爲自己是很幸運的人。

    生母雖然早逝,卻給她留下了足夠豐厚的嫁妝,生父雖然不愛,位高權重的祖父卻把百般寵愛盡數給予了她。繼母雖然不疼,祖母雖然看不順眼,卻沒人敢動並能動祖父給她添的那份嫁妝,只能眼睜睜地看着她帶着豐厚的嫁妝嫁給自己喜歡的人。雖然去了婆家後多年無出,公婆百般怨言,英俊挺拔、文采出衆的夫婿卻百般體貼愛重,夫妻琴瑟和鳴,從未紅過臉。儘管和家中姐妹相處得不好,卻結交了張欣這樣出身高門、以孝道節烈貞靜而聞名,知情識趣,體貼大度,文采風流的好朋友。

    當初有多完美,如今就有多諷刺。安怡一陣反胃,猛地衝到痰盂旁乾嘔起來,嘔得眼淚長流。

    “姑娘這是怎麼了?身體不舒服?飯菜不對胃口?”譚嫂不明所以,緊張地拿筷子翻看着桌上的飯菜:“還是這些飯菜有問題?”

    安怡擺擺手,接過小丫頭遞來的茶漱過口,擦拭乾淨眼淚,仰頭笑道:“沒什麼,只是突然想到一件噁心人的事。”

    什麼事能讓人想起來就噁心得把午飯都吐光了?蘭嫂疑慮地看了看那本小冊子,慎重地把飯菜收下去,讓廚房另做清淡好消化的送上來。

    安怡將那冊子拿起接着往下看,翻到田氏所出的大兒子安懷去年中進士併成爲庶吉士時,黃鸝自外而入,行禮笑道:“姑娘,今日有好幾家遞了帖子來,老太太命婢子給您送過來。”

    言罷遞過一疊散發着清香的精緻帖子,有灑金的,有壓花的,描畫的,每張都很精緻。安怡邊瞧邊笑,沒想到了然和尚與莫天安的名頭這麼大,她不過是往獅子山下走了一趟,這些原本一直觀望的人就找上門來了。

    前些日子找上門來的多是下層小官的家眷,五品以上的幾乎沒有,今日這些帖子卻差不多都是五品以上的官宦之家,甚至還有一家伯爵府。安怡的目光停留在一張淺粉色的帖子上,精緻的壓花紙紋,漂亮的簪花小楷,散發着濃烈的蘇合香味,還是一如既往的風格。

    “田氏素紈,三月十九,賞牡丹。”安怡將那張帖子拿起來,含着笑,譏諷道:“這麼大把年紀了,兒子都快要成家,卻還是這麼個調調。”這位因爲父親早死,家道中落,不得不屈尊嫁給安保鳳做續絃,給她做繼母的田家嫡幼女,儘管已經中年,卻仍然還把自己當成是當初那個年方二八,熱愛風雅的小媳婦,這麼粉嫩的顏色也多虧她用得出來。

    蘭嫂重新端了飯菜進來,見狀跟着安怡笑:“這帖子可真好看,姑娘認得這下帖子的人?”

    安怡笑道:“小時候見過幾面。安侯府這是終於想通了?”之前她還在宮中時,安侯府曾派了個倨傲的管事來請安老太去做客,被安老太不客氣的拒絕之後就再無音訊;待她出宮之後,安侯府也並未藉着同族的名義以及她在宮中和安侯老夫人的所謂“交情”再使人上門相邀,而是一直等到現在才由田氏這個小兒媳婦出面下帖子請她。

    這說明,安侯府之前應該是一直在等她主動上門去求見拜訪,等她主動去依附的。現在則是一直等不到她的人,又聽說了某些事情,比如她明日及以後都將繼續入宮爲太后診脈,並未就此被太后遺忘拋棄,比如瞭然和尚親自來接她去給莫天安治病,莫天安對她給予了極大的希望,大張旗鼓地送來這麼多的藥物禮品,表現得十分敬重她。

    這些都說明,她還是那顆冉冉升起的新星,她會繼續上升,而非是隕落。她有繼續投資的價值。

    所以安侯府端不住了,之所以安排田氏出面請她賞花,卻又是這個沒落的老侯府在盡力保持體面,她若去,最好,她若不去,丟臉也只不過是田氏,而非是侯府。

    蘭嫂見安怡神思不屬,少不得追問:“那姑娘去嗎?”

    她當然要去,卻不是輕易就給安侯府這個面子,說她狂傲輕浮也好,不知天高地厚也好,她就是要先晾一晾他們。不然那羣自以爲是的侯府老爺太太們真以爲但凡是個人,都該跑到他們跟前去跪舔才正常,不然就是不應該。安怡懶洋洋地將那張淺粉色帖子遞交給蘭嫂:“先擱着。若有人來問只管推,別說要去也別說不去,就是別給準話。”又另外挑出兩戶與安侯府關係從來不太好的人家,“使人去回這兩家的話,我會如期赴約。”

    吃完早飯,安怡繼續翻看冊子。張欣進田家門四年,同樣一無所出,卻不似她當年一樣不懂事。她當年不但不肯主動給田均納妾,還把婆母給的通房丫頭也盡數趕走,而張欣在進門的第三年就主動給田均添了兩個房裡人,但不知什麼原因,這兩個女子也同樣一無所出。

    難道,其實是田均的問題?安怡撐着下巴微微笑了,這就是姦夫****最大的弱點。



    上一頁 ←    → 下一頁

    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
    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妾本驚華:彪悍小王妃佛本是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