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140章 我有分寸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140章 我有分寸字體大小: A+
     

    (今天三更,這是第二更,第三更在下午5點,大家要是看着還喜歡,請戳一戳收藏及5分評分、留留言吧,多謝)

    這金針續命之法安怡還是第一次使用,雖然有些生疏沒底氣,但她自來有個好處只需拿起金針,就會自動忘了周遭一切,從始至終都可以做到心無旁騖。

    謝滿棠將手肘撐在圈椅扶手上,背身藏在燈影裡,垂眸看着一旁專心施針的安怡。燈光下,她長如蝶翼的睫毛在臉上投下一片小小的陰影,小巧好看的鼻頭俏皮地稍許上翹,雙脣飽滿潤澤如新摘的菱角,最爲吸引人是她專注認真的神情以及那雙形狀優美如蘭,舉止優雅的手。閃閃發光的金針也不過是因爲這雙美麗靈巧穩定的手纔會有了生命,纔會更多地吸引了衆人的目光。

    安家出美人。謝滿棠不期然地想起這句話,京城裡年代比較久遠的幾大家族中,安家是出名的盛產美人,不拘男女,隨便拉一個出去總是要比其他家的人長得順眼幾分。就算是當年英雄一世,卻落魄而死的前任首輔安歸德也是個鼎鼎有名的美男子,更別說他好幾十年前那位以美貌而聞名的安貴妃。

    家世、容貌、才情都有了,爲什麼後來安家女人就再沒有選拔入宮的呢?難不成那個關於太祖皇帝因爲太過寵愛盛年早逝的安貴妃,所以答應其不讓安家的女兒入宮受罪的傳言是真的?謝滿棠放任自己的思緒亂飄,又想起根據柳七打探來的消息,根本無人能證明安怡和安九小姐曾經有過任何來往瓜葛,甚至於有很多暗示着安怡很可能在說謊的證明。

    由於當年安保良一家子的析產紛爭中,安歸德不聞不問,放任安侯老夫人文氏收受族人賄賂,導致安保良母子遭受嚴重不公的待遇,這兩家人差不多是結成了死仇的,即便是安保良出仕之後這種關係也沒有絲毫好轉。所以在這種情況下,安怡根本沒可能進入安侯府,更沒有和深居簡出的安九小姐安安接觸交好的機會,即使是有,她一個幾歲的懵懂孩子,又如何能與安九小姐結成莫逆之交?因此,之前她所說的話很可能都是假的。

    想要出人頭地,卻不想做大豐有史以來的第一個女太醫;想要嫁進高門擇良婿,卻拒絕了黃昭;想與本家根基最深厚的安侯府交好,卻打着要替安九小姐安安查明真相併報仇的旗號。藉口還挺好的,那死人不但託夢還指點她得了一種世間罕有的奇藥。安怡,安怡……謝滿棠輕輕搖頭,她愛做什麼想做什麼,是瘋子還是傻子,說謊話還是說真話,又關他什麼事呢?他想要用的不過是她這手精湛的醫術和絕佳的配藥天賦而已,還有就是安保良那份不甘於被人踩踏一輩子的野心。互惠互利的關係,哪裡用得着管這麼多閒事?

    “成了,但最多隻能再活一日。把我剛纔開的那個藥熬好給他灌下去,他就會醒了。”安怡慎重地落下最後一根金針,有些沮喪地擡起頭來看向謝滿棠,只怕他會嫌棄她沒用。卻見謝滿棠目光沉沉地看着她,眼裡包含的內容太多太重,讓她看不透的同時又有些畏懼。她本能地飛快避開他的目光,起身走到一旁問其他人要水洗手。

    “老七,你送她回去。藥好了嗎?趕緊拿來灌下去。”謝滿棠立即清空腦子裡所有亂七八糟的想法,把所有的精力全部投入到榻上之人身上。

    柳七上前替安怡背起藥箱:“走吧。”

    安怡這次沒拒絕柳七,沉默地看了眼謝滿棠的背影,疲憊地耷拉着肩頭跟着柳七快步走了出去。待坐上馬車才輕聲問道:“柳七哥,我請你打聽的人和事如何了?”

    柳七早有準備,從座位底下摸出一個包袱扔給她:“拿去,都在裡面。”

    包袱裡有一本記錄了這幾年田府、安侯府大小事的冊子,又有一疊銀票。安怡不由皺眉:“柳七哥,莫不是弄錯了?”

    “沒錯,這是謝大人給你的皮毛鋪分紅。”柳七朝安怡露出一個大大的笑臉,稱讚道:“你表現真不錯。你值得這個價,所以別推辭了。”

    誰說她要推辭了?古墨固然很好,卻只能博取名聲,始終不及金銀踏實好用。謝妖人一如既往的踏實。安怡理所當然地將銀票收入懷中,飛快地將小冊子從頭翻到尾,道:“牛四呢?怎麼沒他的?”牛四是當年張欣誘騙她的主事人,有很多真相必須找到此人才能解開。要說她最恨的幾個人裡,除去張欣、田均、繼母田氏、胡三賴等人之外,就屬這個牛四了。

    柳七道:“這人五年前就不見了。最後一個看見他的人說他去了南方做生意,也有人說他發了大財,還有人說他已經死了。”

    多半是被張欣殺人滅口了。安怡的心情瞬間跌入低谷,難道線索就這樣斷了?只讓狗男女和惡毒後母受懲罰是不夠的,她還想要揭露真相,正大光明地把安九小姐安安的屍骨從青龍山深處尋找回來,入土爲安。這不只是還自己清白那麼簡單,更是要證明安歸德最寵愛的孫女不是人品卑劣之人,祖父沒有寵錯她。

    柳七見安怡不高興,輕聲道:“你也別急,活要見人,死要見屍。這事兒大人已經着人去南方詢查了,一旦得到消息就會和你說。”眼看着安怡心情稍好些了,便又貌似好心地道:“還有件事你一定得記着,莫天安乃是京城中人稱百花叢中過,片葉不沾身的風流公子,你可千萬要小心些,別被他給迷惑了。”

    怎麼這兩人都在說莫天安的壞話?安怡故作不信:“我纔不信呢,他看着挺和氣知禮的。”

    柳七急道:“你瞧瞧,已經被迷惑了吧?你說他一個男人,沒事兒長成那模樣,見着個好看些的女子好話就似不要錢一樣的只管往外倒。這還是生了怪病,要是你給他治好了,他可不得翻天了?”

    安怡順着他道:“好像是有點啊,那我不如別給他治病了吧?”

    柳七十分滿意:“就是這麼個意思。你也別擔心他會找你麻煩,有我們呢。”

    “他得罪過你們?”安怡見柳七啞口無言,知道自己猜中了,因見馬車已經駛到自家門前,便提起藥箱利索地跳下馬車,朝柳七揮揮手:“多謝七哥提醒,我有分寸。”



    上一頁 ←    → 下一頁

    庶子風流星級獵人絕世兵王霍太太她千嬌百媚重生之悠哉人生
    鄉村小仙農冷婚狂愛野性小叔,別亂來!地獄電影院異世妖姬:科學家的修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