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117章 諱疾忌醫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閱讀紀錄

    醫手遮香 - 第117章 諱疾忌醫字體大小: A+
     

    蘭嫂是個直性子,哪裡懂得這彎彎繞繞的一套?她只知道自己的職責就是寸步不離的跟着安怡,在安怡有需要的時候當仁不讓地站出來聽命擋刀。當下就毫不猶豫地拒絕對方:“謝過這位姐姐的好意,婢子要替我們姑娘提藥箱子呢。”

    對方笑着去接藥箱子:“這個交給我好了。”

    蘭嫂火了,把藥箱子往懷裡一藏,冷了臉要開口,安怡忙道:“蘭嫂,把藥箱子交給這位嬤嬤。你先跟着她們去烤火喝茶,我一會兒就出來了。”

    哪能讓她在這人生地不熟的一個人呆着呢?蘭嫂不放心:“可是姑娘……”

    安怡給了她個警告的眼神:“沒事。”

    蘭嫂只好不情不願地鬆開藥箱帶子,眼睜睜地看着安怡跟着那兩個臉上始終帶笑,笑容彷彿不會變化半分的婆子走進了庭院深處。正擔心時,那奇怪的白麪饅頭一樣的男子笑着走了過來,和和氣氣地道:“你是蘭嫂吧?你們姑娘要些時候才能出來,這邊喝茶烤火吧。”

    蘭嫂不想去,只想站在這裡等着安怡出來,又是一個婆子帶着笑走上前來扶住她,和和氣氣地道:“好姐姐,來來來,這邊走。”暗裡一較量,蘭嫂就泄了氣,她不是這婆子的對手。

    兩個婆子臉上帶笑,卻無一句多餘話地把安怡引到一座掩映於臘梅花中的精緻小院前,一個年輕漂亮、衣飾講究的丫頭含着笑迎出來,道:“來了?”

    安怡矜持地微微一笑,那兩個婆子在她身後答道:“來了。”

    兩個婆子止步於此,那丫頭一手去接藥箱子,一面朝安怡笑道:“姑娘裡面請。”言罷將安怡引至左側第一間精舍門前,推開門請安怡入內。室內陳設精緻,暗香沉浮,暖氣迎面,卻不見半個人影。

    安怡並不以爲稀奇拘束,不過掃視了一眼便沉穩入內,依着那丫頭的安排在熏籠邊坐了,卻不喝茶吃糕點,只安靜等候。片刻後有腳步聲傳來,安怡只當是正主兒來了,正要起身準備行禮,就見身着銀藍色常服,髮束金環的謝滿棠漫步走了進來,挑剔地將她上下掃視了一遍,頗有些不情願地道:“這身裝扮倒也罷了,中規中矩,勉強見得人。”

    安怡十分乖巧地起身站定,與他規規矩矩地見了禮。

    “不必拘禮,坐。”謝滿棠走到一旁的檀木椅子上坐下來,道:“沒有吃過味道濃重的食物吧?”

    果然被她猜中了,只有那幾位貴得要不得的人才會有這些窮講究啊。安怡暗裡歡欣鼓舞,面上照舊沉穩淡定:“不曾。”

    謝滿棠看了眼矮几上沒動過的茶和糕點,又問:“趙春去接你去得急了些,想必你還不曾用過早飯吧?先喝些茶吃些糕點墊一墊肚子。”

    安怡道:“多謝大人美意,因爲知道今日要出診,可能有所不便,我就先吃了些耐餓清淡的食物,此刻並不飢渴。”

    好呀,他因爲生怕她不知道即將要見的人是誰,準備不當而導致失儀獲罪,所以特意安排她在替那位貴人診治前先到這裡來一趟,以便當面提點並替她糾正,誰知人家早就什麼都準備好了,從衣着裝扮到吃食細節都準備得極其妥當,倒顯得他這提醒十分多餘並來晚了似的。

    憑着安家那樣的家庭出身和見識,若無人提點安排,安怡怎會準備得如此妥當充分?一想到有人先於他之前替安怡把這些瑣事都安排好了,而他竟然不知那人是誰,謝滿棠心裡莫名生出幾分不悅,就想雞蛋裡挑骨頭:“誰讓你塗脂抹粉的?你是來給人瞧病的還是來和人比美出風頭的?”

    “……”安怡莫名其妙地摸了摸臉頰,不焦不躁地解釋:“回大人的話,我不曾用過脂粉。”

    “你還狡辯!”謝滿棠正要說沒用過脂粉怎會如此好面色,突然想起她的肌膚本就如此粉嫩細膩,那一夜觸及她下巴時的溫潤柔膩之感仿若猶在指尖盤桓不去,趕緊改口冷哼道:“反正你就是沒有把心思用在醫藥針技上!昨日早上我與你怎麼說的?叫你不許丟我的臉,老老實實在家鑽研醫技,你卻是盡數當成耳旁風了!”

    這人瘋了,所以纔會不知所謂。安怡冷靜地給謝滿棠下了判斷,不是神智不清就是心火太旺,總之是一定生病了,因此她很好心地問謝滿棠:“敢問大人可是太過辛勞,卻又接連幾日不曾好好歇息?”

    謝滿棠很警覺:“……你問這個做什麼?不許顧左右而言他!”

    安怡很認真很負責任地道:“大人睡眠不足,導致肝火旺盛,情緒不穩,暴躁易怒。這樣下去不好,說不定什麼時候那面癱之症就突然復發了,還是讓我給您診診脈,開個方子吧?不然長此以往,大概還會出現幻聽幻視幻覺的症狀。”

    “……”謝滿棠冷冷地瞪着安怡,片刻後才從牙縫裡擠出一句:“你才瘋了。”

    真聰明!居然能聽出她轉彎抹角的罵他瘋了不正常。安怡暗讚了一聲,無比真誠無辜地看着謝滿棠道:“大人何故罵我?諱疾忌醫不好的。不論什麼病,都要及早防治纔好。”

    謝滿棠默默地磨了磨後槽牙,笑得涼且刺骨:“走吧,別讓人等太久了。”

    長而曲折的走廊似乎永遠也走不到頭,謝滿棠在前面走得飛快,安怡揹着那個沉重的藥箱跟在他身後快步相隨。藥箱雖沉且大,但她的身體可不是一般的閨閣女子那樣嬌弱,她能輕鬆跟上他的步伐。

    小樣兒,以爲不讓人給她提藥箱子就能爲難着她了麼?安怡正得意間,前方的謝滿棠突然加快了步伐,轉眼就甩下她一大截。安怡半是着急半是不服氣地跟着加快腳步追上去,剛要接近謝滿棠,謝滿棠卻又再次加快了步伐。

    好嘛,這小心眼兒剛纔鬥嘴輸給了她,此刻故意刁難她來了,既然追不上他她就不追唄,省得那位貴人見她氣喘吁吁的還以爲她怎麼了呢。有些人啊,之前隔着距離時以爲無比高貴冷酷狂傲拽,真的接近了才知道其實幼稚可笑加無聊變態。安怡乾脆放慢腳步慢吞吞地走,走了沒多會兒,就見謝滿棠黑着臉在前方轉角處等她,不等她開口就給她戴帽子:“既然不想做好這件事又何必巴巴兒地求了你師父來?”



    上一頁 ←    → 下一頁

    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
    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三界紅包群寒門狀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