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115章 雪晨偶遇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115章 雪晨偶遇字體大小: A+
     

    安家位於金魚衚衕的新屋是請託薛大舅出面買的,兩進的院子帶一個小花園,面積不大卻勝在精巧雅緻。前主人是個告老還鄉的老翰林,品位極佳。安怡走一圈下來,覺得十分滿意。安老太不會欣賞,只從實際出發,認爲小了些,不夠氣派。但聽安怡說,家裡人太少,房子太大不利於聚氣,她就立刻改了主意,滿口誇讚薛大舅會做事,大方體面地賞了薛家留下來伺候的管事和婆子。

    沒多少時候,薛大舅和薛舅母等人聞訊而來,與多年不見的親外甥女見面敘家常,幫着祖孫倆安頓。這些年裡兩家人書信上也有來往,對於彼此的情況還算熟悉,雖然薛家人對於安家竟讓外甥女拋頭露面行醫養家頗有微詞,但木已成舟,且安怡又似是十分喜愛堅持,也只能委婉勸了兩句就不好再多說。

    待薛家人離去後,安怡先打發安老太睡下,自己則舒舒服服地泡了個美容解乏的藥浴才躺下。她本以爲自己會興奮得睡不着,誰知頭才挨着枕頭就睡得人事不省,夢裡竟然連前情往事和那些人都不曾見着半點,睡得別樣踏實安寧。

    半夜裡,洋洋灑灑地下起了大雪,及至四更,整個京城已經白茫茫一片。安怡穿衣起身,將用一根玉釵將滿頭烏髮緊緊綰了,披上玄青錦緞火狐皮裡兜帽斗篷,靜悄悄開了門。

    蘭嫂早就收拾得當候在廊下,見安怡出來忙迎上去小聲道:“馬匹已經準備好了,廚房裡也備好了早飯,姑娘先用過早飯再走?”

    安怡搖頭:“不餓,回來再吃。”

    主僕二人一前一後,穩穩當當地穿過被雪染白了的庭院,於側門外上了馬,朝着街上走去。

    此時尚早,街上黑沉沉一片,偶爾才見有人家亮着燈火。主僕二人沉默地走了約一刻鐘後,街上的車馬和人逐漸多了起來。景象卻又與昌黎邊城不同,不管是坐車的還是騎馬的,都是沉默井然的模樣,無人爭先也無人喧譁,唯有隨行燈籠忽閃的火光顯得熱鬧幾分。

    蘭嫂從不曾見過這麼多人在暗夜裡無聲行走,少不得多了幾分好奇。安怡撥馬沿着街邊慢行,輕聲道:“今日望日,九品以上文武百官都要上朝。這些都是去上朝的官員。你瞧那些騎馬坐轎有人伺候的就是品級高的,獨自一人行走或是騎驢的就是小窮官了。”

    蘭嫂聽說都是些做官的,不由得先就怯了幾分,更有些好奇安怡爲何會挑在這種時候上街,目的地又是哪裡。只是安怡自來性子冷硬,不樂意和她說的事根本不許她打聽,故而她也不敢多問,只是小心翼翼地跟着安怡沿着街邊隱蔽陰暗處前行。

    將至正陽大街中段時,安怡忽然勒住繮繩,悄無聲息地停在了街邊一處牆角里,挺直背脊沉默地往前看去。蘭嫂順着她的目光往前看去,只見正陽大街中段一條巷子裡緩緩駛出一張車來,車旁又有一騎,栗色的馬,青色的官袍,玉白微髯的臉,兩道正義凜然的劍眉,黑亮的眼睛,挺直的鼻樑,正是個三十左右的美男子。

    看到這張越來越顯正氣的臉,安怡緊緊抓住手裡的繮繩,輕輕吐出一口氣,然後微笑着無聲說道:“田均,你好呀。還記得我嗎?我好想你啊。”她好想把他這張正義凜然的臉皮撕下來,看看裡頭的猙獰和污垢,再將它扔到地上,用力踩爛。

    田均似有所覺,轉頭朝這個方向看過來,看到的不過是兩匹藏在陰影裡的馬和兩個看不清臉面裝飾的人影。見他看過去,後面那個人有些不自在地低了頭,前面那個人卻還照直看着他,看得毫不掩飾。

    雖然隔得有些遠,田均還是確信自己感受到了對方隱隱釋放的惡意。這也不算什麼,他少有才名,卻因那樁親事而被拖累蹉跎多年,近年來纔好容易翻了身,漸有崢嶸之勢,每次上朝時總會遇着幾個嫉妒自己的人。只管嫉妒去吧,反正也沒誰敢衝上來咬自己一口。看這模樣也不過是兩隻翻不起風浪的小蝦米而已,田均有些得意的轉過頭,輕飄飄地繼續往前走。

    安怡默默清點着和田均一道的人。坐在車裡的是田均之父田志光,原來的六品大理寺正,與張家結親之後才升的五品左寺丞,一個道貌岸然的僞君子,惟利是圖的老色胚;跟着伺候的兩個僕從,一個是田均最信任的長隨楊商,另一個眼生的她雖認不得,卻也不難猜,看那倨傲的模樣應當是張欣帶來的人。

    “你如何會在這裡?”

    身後傳來的聲音清冷悅耳如金玉相擊,內含的質問壓迫卻猶如實質給人壓力。怎麼到處都有他?安怡收回心神,有些不滿地轉頭朝發問之人看去。只見謝滿棠高坐於紫騮馬上,微皺着眉頭居高臨下地俯瞰着她,竟然是離她不到兩尺遠的距離。近到彼此的呼吸幾乎糾纏。

    雪花如同鵝絨般一團團的往下墜,一團雪花飄落於安怡蝶翼般的睫毛上,化作了一滴晶瑩如淚的水珠。

    “問你話呢,怎麼不答?”謝滿棠的眉毛越發皺得緊了幾分,用了力氣才壓制住想要伸指替她拭去這顆水珠的衝動,語氣也就因此更加不耐了幾分。

    安怡綻放出一朵燦爛的微笑,對着謝滿棠盈盈一禮,溫婉笑道:“鄉野之人,久居邊陲,沒什麼見識,難免對京城巍峨的風華氣象多了幾分好奇,特意趕早來瞧瞧熱鬧。不可以麼?”

    她笑得燦爛,表情語氣裡甚至於帶出了幾分嫵媚。偏謝滿棠覺得自己從中看到了悲涼她的黑色斗篷和只用一根素淡玉簪綰就的素髮,以及被黑色的牆和白色的雪所包圍的身影,都在彰示着她的悲涼。

    這份悲涼讓謝滿棠的心口突如其來地微刺了一下,讓他不太舒服,他更喜歡那個生機盎然、野心勃勃的安怡,而不是這個難得溫婉嫵媚卻透着悲涼的安怡。



    上一頁 ←    → 下一頁

    網遊之倒行逆施外室女民國小地主極品學生重生千金歸來
    網遊之虛擬同步縱天神帝惡魔校草:吃定獨家小甜極品小農場放開那個女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