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104章 梳洗之刑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104章 梳洗之刑字體大小: A+
     

    謝滿棠冷冷地看着安怡,所以她就猜着了,猜他家境不比其他宗室公爵之家,開支卻很巨大,不得不以此爲副業補貼家用。可這生意不但是他精心經營的情報網、人情網,也是他府裡開銷的一大支柱。

    謝滿棠非常不高興,他覺得他被人窺探了。他十分憤怒地拒絕了安怡:“不要得寸進尺,我肯幫你送禮走人情提點護佑你爹就已經足夠。僅憑替我去說動吳菁就想多吃多佔,尚且不夠份量。想要更多更好的,自己憑本事來拿,先付錢再取物,概不賒賬!”有什麼稀罕的,她還真把自己當寶了,他自己去求吳菁!

    “我只是因爲認識的獵戶比較多,更方便收到又便宜又好的山貨纔會有此想法,您要不肯就算了,不必因此生氣,您那個病是氣不得的。若是再復發很可能會嘴歪眼斜,水都含不住。”安怡好心的建議一番,默默一福,偷看一眼謝妖人鐵青近黑的臉色,果斷轉身迅速退了出去。談判是一定要談的,但能得他答應提點幫助安保良,已經算是很不錯的收穫。其實妖人的心地還真是不錯,要是她啊,遇到她這樣貪心的人,乾脆一樣都不給了。

    柳七在外候着她,滿臉佩服地朝她豎大拇指:“你狠!”可沒見過誰這樣大的膽子,竟然敢和謝某人討價還價,一套連着一套,居然還能順利逃生。

    安怡巧笑嫣然:“我哪有七哥狠?你居然敢在外頭偷聽!他要是知道了……”

    柳七唬了一跳,忙殺雞抹脖子似地拼命朝她使眼色,小聲道:“你再使壞我就不幫你忙了!”

    安怡一笑,隨他往外走去,和他打聽:“剛纔謝大人提起曾讓我家姨娘觀望梳洗之刑,這是什麼刑?我從前還不曾聽說過。”

    柳七驚詫地道:“他自己和你說的?”

    安怡不明白這裡頭有什麼好驚詫的:“是啊。”

    柳七漾起一個似笑非笑的表情:“你確定真的想知道?”見安怡毫不遲疑地點了頭,就神秘兮兮地道:“所謂梳洗之刑,非是女子梳妝打扮。而是指用鐵刷子把人身上的肉一下一下地抓梳下來,直至肉盡骨露,不等肉刷乾淨,人就早疼死了……”

    柳七刻意讓自己的聲音顯得陰森可怖,見安怡大皺眉頭,越發來勁:“這人身上的肉也不好太弄,就好比你要剁一塊生肉,那也得好生費點力氣。那要怎麼辦呢?最好就是用滾開的水往受刑之人身上澆上幾遍,然後,一刷子下去,嘖……下來一大層皮肉,受刑的人往往疼得死去活來,不管多硬的骨頭,也得開口了!”

    安怡聽得骨頭酥,柳七還在後頭追着她繼續說:“你家姨娘運氣好,恰逢我們手裡有那麼一個需要動刑的人。當時大人只讓她看了一會兒,她就直接暈死在刑房裡了,大人很耐心地等她醒了,告訴她,行刑的人還沒梳洗過女人,很想知道和男人比起來,女人的皮肉是否真要嫩一些,不知她是否有興趣試一試?得,她又暈死過去了。怎樣?她現在很聽話吧?是不是一聽說我家大人的名號就嚇得瑟瑟發抖啊?”

    人都殺過了,還怕這個麼?謝滿棠特意告訴她這件事,其實也是想嚇唬她吧?安怡索性站住了,微笑着道:“的確是,大人的名號很好使。日後若有機會上這些新穎別緻的刑法,或可讓我一觀,練練膽子。”又搖頭,“看不出謝大人和柳七哥是這樣下得去手的人。”

    柳七微笑着:“所以呢,我們都不是什麼好人。你可害怕?可後悔?還敢找我們替你辦事嗎?”這世上的陰暗太多了,無非是陰暗裡行走的人知道得多,陽光下行走的人知道的少,所以可以一邊心安理得地享受着太平安然,再鄙夷着他們這種所謂心狠手辣無人性的人。他想知道,安怡這樣冷情冷心的女子,是哪一種人?

    安怡仰頭看着房檐上的冰棱,輕聲卻堅定地道:“有什麼不敢的?我也不是什麼好人,對什麼人就用什麼樣的手段,是不是這樣?”

    柳七十分贊同:“對,你家那姨娘品行惡劣,你待她太文雅了些。惡人就要惡人磨!”

    謝妖人又多了個名字,謝惡人。安怡哈哈大笑:“是,不如我今夜回去就嚇死她得了。”大概是因爲當初吉利加諸在原身身上的那些卑劣手段她未曾親身體驗到,後來吉利又一直都是她的手下敗將,所以她就那麼一直冷眼看着吉利自取滅亡,雖然鄙夷卻不痛恨,甚至覺得吉利不值得她花心思去恨。因此就只任由薛氏和底下的劉婆等人去磋磨吉利,收取各自的欠債,但若是換了京中那些人,安怡在心裡冷笑了一聲,她會比謝滿棠做的還要可怕冷酷的。

    謝滿棠背手立在窗前,透過雕花窗櫺看着安怡笑意盈盈地和柳七別過,身態輕盈地離去。出聲叫柳七進來,問道:“你們相談甚歡啊。”

    柳七一聽,這話不陰不陽的,忙討好道:“大人不是想嚇唬嚇唬這不知天高地厚的丫頭麼?我就好生和她描述了一番那梳洗之刑!”

    謝滿棠淡淡道:“可她一點都不怕?”笑得那樣開心,當然不會是害怕的樣子。

    柳七道:“是,還說以後再有這樣的機會,可以讓她一觀,練練膽子呢。”

    謝滿棠的心情頓時莫名好了幾分,卻冷哼道:“真是個白大膽!冷情冷心的,沒良心,沒點女人樣兒!枉自長得人模人樣的,將來誰娶誰倒黴。”

    柳七贊同,同時又腹誹,你也是個長着張騙人的臉的壞東西,將來誰嫁誰倒黴。

    安怡出了驛館就直奔仁心醫館,果不其然,還在門前就聽見譚嫂和老張興高采烈的說話聲,口裡每聲必叫“姑姑”,知道吳菁真的回來了,忙快步趕進去見吳菁,又讓人去外頭訂酒席。

    正堂裡,吳菁正坐在火籠前喝着熱乎乎的薑茶,含笑聽譚嫂和老張說話,瞧見安怡進來,微笑着招手叫她過去:“這些日子你辛苦了。”

    (繼續翻滾ing~我要票票~喵~)



    上一頁 ←    → 下一頁

    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
    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我統領狐族那些年一劍獨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