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玄幻奇幻 都市言情 武俠仙俠 軍事歷史 網游競技 科幻靈異 二次元 收藏夾
  • 放肆文學 » 都市言情 » 醫手遮香 » 第102章 雪中行
  • 熱門作品最新上架全本小說

    醫手遮香 - 第102章 雪中行字體大小: A+
     

    曲太太卻沒那麼好的性兒,她原本就不喜歡安怡,現在就更恨了。因爲安怡和庶母鬥法,平白惹出這麼個驚天大案,累得她丈夫丟官不說,這樣的大冷天裡還不得不趕路,就是年也得在路上過,她這一生就沒這麼淒涼過。安保良父女倒是爽了,安保良這個連家事都打理不好的糊塗蟲,不但毫髮無損,此刻還代行縣令之職,安怡更是聲名遠揚,硬生生被個謝滿棠翻雲覆雨的弄成了聰慧能幹、一心爲民的大好人,大孝女,大神醫。

    不就是靠着女色和醫術討得了黃昭和謝滿棠的好麼?兩面討好且不守婦道,這樣的壞女人居然活得這樣的滋潤明媚。人比人,真是氣死人了。

    曲太太坐在車裡翻了個白眼,沒好聲氣地罵曲媛媛:“哭什麼哭?哭喪麼?好好兒的都給你哭得倒了大黴!說你是個喪門星也不差的。不想見你,還硬攆着趕上來。”

    她平時輕易捨不得罵曲媛媛,此刻開口就是這樣惡毒的話,誰都知道她是在罵誰。曲縣令脾氣很好地勸慰着她,曲媛媛尷尬得要命,連眼淚和悲傷都忘了,打着嗝兒和安怡輕聲道別:“多謝你給我的好丸藥,你別忘了我,記得給我寫信,我到了就給你寄我說的那種臘梅香的澡豆。”又輕聲道:“你別生我們太太的氣。她都氣病了。”

    “不氣。你也別忘了我。”安怡收回手,突然覺着腦後有些異樣,彷彿是被什麼盯緊了似的,照着直覺一擡頭,恰恰瞧見了站在城頭上的謝滿棠。

    城頭上的男人如玉如鬆,容顏被牆頭的冰雪映得如同雪峰頂上最璀璨潔淨的冰花,耀眼奪目,讓人不敢直視。

    長成這個樣子就別隨便出來晃了麼,她要是個很厲害的山大王,一定搶了他回去,不做什麼,就日日看着他,就當是養了株賞心悅目的花。想象着敵不過她,被她關起來不得不奉承她,委委屈屈的謝滿棠,安怡怎麼想怎麼覺得爽快。於是脣邊露出了一絲淺笑。

    曲媛媛見她笑了,好奇地隨着她的目光看去,一時瞧見了謝滿棠,頓時目瞪口呆,連最後一點離別愁緒都忘了,只使勁兒掐安怡的手:“那是神仙嗎?我沒看錯吧?”

    安怡不動聲色地拉起曲媛媛的另一隻手塞進她手裡,換出自己那隻無辜遭殃的手,看曲媛媛掐她自己掐得厲害,表情還癡癡呆呆的,半點不知道疼,忍不住大笑:“是,那是神仙。夢魂顛倒了吧?”

    曲媛媛反應過來,羞紅臉白了她一眼,嗡着鼻子曖昧地朝她擠眼睛:“你以爲我不知道?他就是他們說的那個絕世美男欽差大人吧?你……嗯?”

    安怡把車簾子放下來:“別瞎說!去吧。”轉頭看向城牆,城牆上的人已經不見了。

    她想,將至年關,他也快要走了吧?

    自城頭驚鴻一瞥,安怡再見到謝滿棠已是三日之後。

    驛館裡的人忙而不亂地收拾着行李,又有飛龍關和附近幾個縣府的官員進進出出,安怡就猜,這大概是謝滿棠離去前的最後一面了。謝滿棠並未立即就見她,而是讓她在偏廳裡等了近大半個時辰。貪吃好玩的柳七在炭盆裡埋了一大把栗子,安怡去時正是爆香的時候,她愉快地和蘭嫂剝着栗子就着熱茶,吃得心滿意足。

    及至謝滿棠使人來召她,她嘴裡還含着半粒栗子,忙忙地洗手漱口跟着來人去見謝滿棠。謝滿棠坐在炭盆邊的躺椅裡看信,擡起頭來掃了她一眼,嚴肅地道:“女兒家貪嘴也要有個度。”

    安怡吃驚地微張了口,使人盯着她,不叫她見黃昭倒也罷了,連這個他也管?未免管得太寬了些。真讓人不屑啊。

    謝滿棠雖未擡眼,卻似是知道她在想些什麼,十分不耐煩地道:“整整儀容。”

    安怡忙低頭一瞧,看到自己的胸襟上灑了幾點淡黃色的栗子瓤,想是剛纔吃的時候不小心灑落的,因急着趕來見他,就只顧了漱口洗手,卻沒想着檢查一下衣襟。她最是注重儀表的,卻被他當面笑話,又羞又惱,趕緊背過身悄無聲息地收拾乾淨了,決心不給謝妖人好臉色看。沒見過這樣小氣較真的男人,別人見了這種情況不是都裝沒看見或是委婉提醒麼?偏他就愛當面叫她難堪。

    謝滿棠挑了挑眉:“你不服?”

    安怡十分驚奇:“大人怎會有這樣的想法?您老好心提點我,我感激尚且來不及,怎會不服?”又腹誹,他這張臉治了也和沒治沒什麼兩樣,照樣的沒什麼表情,只讓他更加方便說話刺人,刻薄嗆人的話一句比一句氣人。

    “這樣最好。”謝滿棠一指面前的座椅:“坐。”

    安怡忙挑了個離他最遠的地方坐下來,十分嚴肅地正襟危坐:“大人有何吩咐?”

    謝滿棠道:“安縣丞的小妾還剩幾口氣?”

    安怡大皺眉頭,這樣驚悚的開場白往往預示着下面沒好事。但她還是十分配合地道:“現在用藥吊着,大概能熬過年去。多虧了大人,她現在若是不安分,只需一提大人名號,她便立即安分了。”看吉利那樣兒是真的非常害怕,真是鬼見愁啊,謝妖人一出手,立即就蓋過了她的神仙茶。

    謝滿棠並不覺得自己讓人害怕有什麼不好的,反而有些自得,勾起脣角道:“我不過讓她觀了一回刑。”略頓了一頓,弧度優美的薄脣輕描淡寫地吐出兩個字:“梳洗。”

    安怡不明白:“梳洗?”

    “梳洗之刑。”謝滿棠惜字如金,將手裡的書信放下,直奔主題:“我就要回京,不久你爹升任昌黎縣令的文書就會下來。”

    安怡少不得起身道謝,心道,問完了吉利的狀況,又提給安保良升職,兩重示好兩重提點,難道接下來的事情很難辦?

    “我有一事相托。”謝滿棠微一側頭,線條堅毅的下頜迎着光,將美麗與陽剛的完美結合盡數展現給安怡看。



    上一頁 ←    → 下一頁

    王者榮耀之最強路人王邪風曲媽咪17歲:天才兒子腹影視世界旅行家特種歲月
    斗羅大陸隨機懲罰一名幸運觀眾洪荒歷異界極品紈?我修的可能是假仙